今天有幸赏读了南风的踏莎行江南衣佳作,深感其婉约有致,故用韵试填几阙。余侄女最近一二年亦开始对诗词发生一点兴趣。余越庖把她的和作亦发在此篇。原玉和余侄女小作置上。瓦石在下。

踏莎行 - 江南衣

南风


月领银丝,梅生盘扣

洛阳诗意缠枝绣

那回陌上少年游,为君怅望君知否


竹外篱边,香怀襟右

春情还把香肌透

落花又惹旧时衣,谁来借问闲时候

踏莎行 - 旗袍美人

平安琪


凤绕香肩,凰衔结扣

和田玉嵌簪花钮

青衣输在掩冰肌,一团云扇兰花手


万种风情,几分肥瘦

动人更见和羞走

起身问蝶蝶儿惭,这般婀娜春知否

踏莎行 - 旗袍美人用南风韵


身段须长,束腰应瘦

玉肌裁却青衣袖

眉间浑不是相思,相思岂让君猜透


似紫丁香,作兰花手

断桥几步风摇柳

檀郎莫去解春光,春光只在胭脂扣

踏莎行 - 旗袍美人二用南风韵


曲意玲珑,香襟剔透

姚黄魏紫欺肥瘦

翻飞蛱蝶觅春光,忽然锁入盘丝扣


欲笑微嗔,故遮还漏

斜身却把桃花嗅

无须崔护解诗囊,眼前已是多情句

踏莎行 - 旗袍美人三用南风韵


百样儿娇,一些儿瘦

小荷尖上蜻蜓扣

檀郎莫只赋冰肌,有情多在眉间皱


似画中人,尽杯中酒

琵琶曲落相思豆

桃花扇底怨春风,卷帘醉唱折腰句

临江仙 - 夸夸旗袍美人


万缕千丝蜀锦,清描淡画云霞

腰身长短绣蒹葭

玉肌殊可漏,春色不能遮


几步凌波婀娜,三分出水莲华

紫罗团扇倩谁拿

由她妆样好,许我百般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