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文画:阳光中的谜

当你的孩子遭遇校园欺凌时,你会怎么办?

有些孩子遭遇欺凌时,反而选择不告诉他的第一监护人父母。为什么?第一不能说,你的观点太正统,孩子因为种种原因不能说。第二不敢说,孩子遭到胁迫,被勒令不许回家告诉父母。第三不愿说,孩子自尊心强,觉得这是耻辱,尤其是男孩子,选择默默放在心里消化吸收,不愿意说出来。

我朋友家的儿子在学校里因为女孩喜欢他,而喜欢这个女孩的男生就找了几个人打他一顿,他就选择不说。因为家规严,父母不能接受这个被打的理由。还因为自尊心,初中的男孩非常要面子。结果朋友在儿子衣服的后背上发现了一个大大鞋印,判断孩子被打了。百般问他,孩子还是不愿意说。

有许多父母,也是在几年之后,才知道孩子曾经有过一个纠结的童年时期、少年时期。大多数人平稳地渡过了,可是有少数情况,真的是酿成了日后的大祸。有些孩子在打击中受伤了,有些孩子在打击中混事变坏了。这都源于当初小小的一个源头,源于父母老师的不察觉。



我來說說我兒子被打的經歷吧,我兒子小學的時候個子小,人也瘦弱。當時有一個同學,他也是和我們住在一個小區,這個同學不僅在學校里時常與兒子相遇,也常常在小區里相遇。其實,與其說是相遇,不如說是遭遇。因為兒子總是飽受他的欺凌。

這個小孩呢?我就在這裡用化名叫做陳小強吧。小強同學個子也比較瘦小,在小區玩耍時,也時常受人欺負。可是有一天,弱勢群體的他發現,他有一個能打過的人就是我兒子,於是他就經常打我兒子,小孩子動手嘛,也不是很嚴重,也沒有什麼傷,就是經常性的踹兩腳,或者是搗兩拳,或者是摔跤在地。而我兒子的自尊心很強,每次玩耍回來都非常鬱悶,其實不是疼。就是心裡難受,又不大想說出來。

終於有一天,我發現這件事情,發現已經發生了很多次了,我當時那個氣啊!一天也等不了了,於是我就去找他們的班主任,班主任也很氣憤,因為我兒子當時是班裡的學霸,也是班主任的最愛。班主任就給他叫到辦公室,狠狠地訓斥了一頓,還勒令他帶家長,結果帶家長的過程當中我發現,原來他的父母都到南方去打工了,他的爺爺奶奶在帶他,也就是說,他是一個城市留守兒童。因為他是留守兒童。我心裡面就有一點不忍,覺得不能這樣簡單粗暴的處理。我就耐心地和小強談,請他們好好相處,以後不要再打我兒子了。

結果這個小強,在我們大人面前表現的很膽怯,放了學,就堵在校門口,我兒子一出來,就上去踹兩腳,還勒令他不許告訴家長,最後還說,你別讓我見到你,我見到你一次打你一次。

當時這一幕被我婆婆發現了,婆婆一直不放心,那些天就天天去校門口觀察著,於是我婆婆又接著去找小強的爺爺奶奶,可是他的爺爺奶奶也管不了小強。

我覺得這個事情就很嚴重了,我介入了也不行,我不介入也不行,事實上老師也不能妥善地解決這問題,小強的家長也不能解決這問題。我們是大人,又不好意思去揍人家孩子,這怎麼辦呢?

於是我就和我兒子談:我說,我幫不了你了,這件事情只有你自己能幫自己,我可以給你提供些方法,你願意去學跆拳道嗎?

兒子很堅定地說:"我願意,媽媽"。

兒子從那以後,勤學苦練,毅力驚人,且常常不要接送,這個變化簡直是讓我覺得難以想象,連教練都贊他是練功最刻苦的孩子。

我有一次去看了練功現場,當時非常的心疼兒子,說,你要是覺得不行的話,你就別練了。兒子堅定的說,我一定要練下去,結果從白帶升到綠帶升到黃帶升到藍帶升到黑帶……,這個後話且按下不提了。

兒子練跆拳只一個暑假,成效顯現了。小小年紀的他,很有骨氣,沒有去小區玩,就是去了,見到小強也是遠遠避開。到了開學後,終於有一天,小強把兒子又堵在門口了。他那個架式就準備一言不發地過來準備那個揪耳朵呀,踢他呀什麼的。他剛一揚手,我兒子頭一偏,後跳兩步,然後就起跳起來,飛起一腳,就踢到他膀子了,借著這個慣性,兒子旋身轉半圈,另一隻腳又連踢過去,因為兒子踢腳的基本功每天都練,再然後……小強當時就趴地下了,就起不來了。整個過程,小強沒有還一下手,也沒有時機還手,然後我兒子就和他說,以後你別讓我看到你,我看到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后来,小强和儿子还渐渐地成为了朋友,也许都是孩子吧!但是再也没有欺凌事件的发生了。儿子和我说起与小强和好的这个事,我说这个事过去就过去了,你也别再用同样的方式再去欺负他了。你既然在校门口把他打了一次,你的面子也挽回了,你那两脚多厉害,我都担心小强受伤。以后他能和你好好相处,你就好好相处,他不能和你好好相处,那就不好好相处,因为人就是这样,你不能保证,你能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处到,都处好。总有一些人,他是不高兴你的,你要检查一下他不喜欢你的理由,相处不好的理由,如果那个理由不在于你那就算了,你别再勉强,也别纠结,因为你是勉强不了所有的人的,你也是讨好不了所有的人的,你只要求自己做好你自己就行了。

  再后来,我儿子上了初中后,居然在小区里当上了孩子王,后面跟了20多个小孩,在他后面玩。我发现这点就和他说,你做小区的孩子王,你有没有发现?别的小朋友听你的,并不是因为别人都打不过你,与人相处的本质是:你让人心里敬你爱你,是因为你是一个善于和别人相处的人,你愿意帮助他们,你更多的能够理解他们,给他们更多的爱心,在他们有困难的时候,你能够帮助他,或者倾听他的心声,或者带领他们玩,玩得更开心,让别人觉得你是一个有吸引力的人。而不是能打得过他们。

儿子说,是的,妈妈,我从来不和他们打架,我只带着他们玩游戏。我并不是能够打得过他们,是因为我特别会玩,他们愿意来找我,愿意听我的,而且他们都特别喜欢我,我觉得挺好的。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一回家我就发现我们家楼道里都是小孩,我从两排小孩中间走过去,没想到那些小孩居然也认识我,此起彼伏的说:阿姨好,阿姨好,阿姨好!

更让我觉得可笑的是,有时候我回家,门一打开,就发现我们家地毯上,坐的都是小孩,都在这看电视,我说为什么不坐沙发?小孩们争先恐后地说,阿姨,我们刚在外面坐草坪,我裤子脏。

  我知道儿子在和小朋友的相处当中,慢慢的变得成熟了,也慢慢的掌握了一些与人相处的技巧,他玩的也非常开心,当然有时候也很淘气,让小区保安训斥。

去年,1米81的他在重点高中的门口遇到了保安,保安惊讶地说"你也考上这个重点中学了!

原来保安经常看他带着一帮孩子到处东奔西跑吗?东征西讨的,就觉得我儿子肯定不是一个成绩很好的人。

我儿子回来,笑着和我说这件事,说保安肯定想这个小孩,怎么也能考上重点中学呢?其实他不知道,我不仅是考上重点中学,我还考上了重点中学的火箭班呢。

其实在这里,我不止想说一个孩子成长的历程,我还想说的是:这个社会都主张要依靠老师,相信家长,认为这是最有效的。但是人性中的恶因子,远远大于我们的想像。校园欺凌事件也远远不止这么简单,有些甚至构成了刑事犯罪,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你认为学校能起多大的作用呢?学校毕竟不是公安局。


  而我认为想保护你的孩子,其实不仅仅是要去协助孩子去认知这个世界,认知人性,更应该让孩子明白,遇见欺凌事件,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家长,告诉老师,千万不要选择隐忍。

其二,我认为还应该增强孩子自身的能力,如果你遇到恶势力时,你不能够一味的退缩,退缩不能解决问题,要学会用同等的力量反击回去。

其三,要告诉孩子,要灵活。如果对方的力量、实力远远大你很多,比如说是五六个小孩,三四个小孩把你围堵了,也不要和对方硬碰硬,在这个时候,如果一味的不妥协,不认输反而是吃亏的。遇到这种情况,应该采取更机智的办法把自己保护起来,甚至可以在当时的情况下,服软,低头认输。我也知道我这个说法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也会有很多人指责我,但我真不主张硬拼。

我是这样和儿子说的,我说如果遇到这种情况的话你尽量把这个伤害缩小到最小程度,你可以认输、低头,但是你一旦脱离当时那种情景,你要立刻的告诉我,你要立刻的告诉老师,必要时立刻报警,立刻寻求用社会的力量来保护自己。你不要选择一味的默默的忍让。忍让退缩换不来真正的平安。

做人要有两面,红与黑,红的一面要要与人为善,要学会爱人,爱人可以使你获得更多的友谊而免于落单,被人欺负,爱人可以使你获得更多的帮助和有价值的信息。黑的一面,要能认清人有时候被欺负,并不完全说是这个人有问题有错误,不完全是这样,有时候被欺负的原因恰恰就是你弱小了,你没有力量,所以你才被欺负。你在和别人相处的过程当中,你要知道什么是不卑不亢。

  在这里,我说的是一个孩子的问题,其实放大而言,何尝不是一个民族的问题,一个国家的问题呢。弱国无外交,没有实力的国家还不是被人欺负。外交如果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何必要养军队呢。有利益关系、利害关系才存在外交价值,外交的有效性永远是建立在这个国家的军事实力、经济实力的基础之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