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丈夫因工作事宜回来得晚,进内室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多。说是外边下雨了,近两天有雨,会降温,要我在家注意保暖。
心中生出暖暖的感动。自从上周六我脚踝崴伤至今,丈夫是无微不至地照顾我,还要照管孩子们的生活,还要干好各项工作,真的是忙得焦头烂额,身心俱疲。看着丈夫疲惫的样子,我心里又心疼又感动。真希望自己快点好起来,既减轻丈夫的负担,也早日投入工作中,减轻同事的工作压力。


在床上躺了六天的我,深切体会到了不能轻松自由行走的苦痛和不便。虽然踝骨未见明显异常,但韧带拉伤和毛细血管的损伤还是相当严重的,整个脚踝脚面小腿都肿得圆鼓鼓的,淤血青紫泛亮,看着都觉得吓人,不用提那种钻心的疼痛了!

回想受伤的经过,真觉得不可思议:就是想图个便捷,出去吃个早餐,经过地下室门槛时,不小心崴了脚跌倒了。那门槛高不过三公分,门槛外有一道窄窄的台阶,高不过两公分,右脚跨出门槛在台阶上没踩稳就崴倒了。

刚跌倒时,没想到有多严重,被路过的两位阿姨拉起来,还能一瘸一拐地行走,也没那么疼痛,且没有明显肿起来,我也没那么在意,坚持去吃了饭,又一瘸一拐上了六楼走回家,这时才发觉脚已肿得很高,连脱袜子都有点困难了。

生活道路上,得处处小心谨慎。若不留心脚下,小小的一个坎儿,就能使人受伤跌倒!人常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却在小河汊上翻了船!说的也是这个理儿啊!

  时间已是凌晨一点多,我毫无睡意,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躺都觉得不对劲,腿脚困疼,没法伸屈。
  窗外的雨声时小时大,时疏时密,一会儿滴滴沥沥,一会儿沙沙啦啦。平安健康时听起来如音乐般轻快美妙的春雨声,此时听来却凄凄惨惨,悲悲切切,一如清明节里听雨的感觉!

  去年秋季,我们居楼的楼顶为防漏加盖了彩钢瓦,窗户上方也装上了雨搭,这样以来,每逢雨天,雨声加大,本来不很大的雨被张扬得声势浩大,令人心惊。

回想三十多年前,我们一家老小全都居住在陈旧破漏的土坯墙房屋内。那时,无论春夏秋冬,就怕下雨刮风。几十年的老屋每逢下雨,尘泥渗漏,大雨大漏,小雨小漏。下雨天需要在漏雨的地方摆上盆盆罐罐来接着,否则屋内总有几处被漏湿。

最让人惊慌害怕的是风雨交加的天气,风吹雨飘把土坯墙淋湿透了,会发生房倒屋塌人受伤的悲剧。夏秋大风雨的天气里,常会听到某某村谁谁家下雨天房塌人伤的不幸消息。

那个年代,每逢雨天常做噩梦,梦到自家房屋因风雨倒塌而又从梦中惊醒。

小时候最讨厌的就是下雨下雪天。雨天没有雨鞋,常常是赤脚走在泥泞的土路(那时还没有水泥路)上,不小心就会踩上鸡粪猪粪牛粪蚯蚓,引发一阵恶心,有时还会踩在枣刺、碗碴儿,玻璃碴儿等尖利伤脚的东西上,因此受脚伤。下雪天因没棉靴穿,脚趾脚跟被冻烂长时间不会好也是很常见的事。…………

唉,物质生活极其匮乏的年代,给人留下了多少心灵的创伤!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国家改革开放了,百姓也渐渐富起来了,破旧的土坯房变成了暂新的砖瓦房,昏暗的煤油灯换成了明亮的电灯,狭窄的土泥路变成了宽畅的水泥路,百姓从吃不饱穿不暖变成了吃得饱穿得暖,再不用担心害怕风雨交加会房倒屋塌,再不用担心穿不上雨鞋棉靴会伤害双脚!  
后来,我喜欢上了雨雪天。喜欢细雨濛濛,柳绿花红的春雨天;喜欢大雨滂沱,酣畅淋漓的夏雨天;喜欢雨打梧桐雨打芭蕉的秋雨天,也喜欢玉蝶飞舞梨花盛放的冬雪天。正是这些雨雪天气,衬托了晴日的亮丽美好,增添了生活的诗情画意。

  听窗外潇潇雨声,忆往昔对雨天的爱恨情仇,心绪又慢慢平静下来。春雨本无过错,她自天而降,滋润万物,浇灌大地,这是怎样的一种舍己,这是怎样的一种奉献!而我却因人为的原因,迁怒于她,我是多么的自私与狭隘啊!省察自己,认识自己的不足,重新归正对雨的认识与评价,重新欣赏春雨的美好!

其实,昨晚的这场春雨来得正及时,是清明与谷雨之间正适时的一场雨。她息止了”渐欲迷人眼“的乱飞的杨花:她降低了清明之后升高太快的气温;她清凉了因燥热而浮躁的人心;她滋润了因干旱而打蔫儿的禾苗花草;她净化了因干燥而污浊的空气;更重要是她为农民的"点瓜种豆”带来了适时的墒情。

看!花儿在雨中更加鲜艳,草儿在雨中更加青翠,麦穗在雨中更加饱满,油菜在雨中更加金黄,农民在雨中绽开笑脸,我们在雨中聆听最美妙的和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