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兰,

你穿越尘世的山高水长,

走过田间林下的嫣花草丛,

恬淡安静的守望着一方疆土,

轻风过处,万紫微曳。

那一年,

在开满二月兰的山岗上,

你用二月兰

编制了一个地老天荒的花环,

戴在我的头上。

那一年,

当二月兰开满了山岗,

你消失在茫茫人海,

用热情洋溢的青春

把生命定格在永无回眸的时刻。

从那一年

我永恒不变的爱上了二月兰,

当牡丹雍容,樱花吹雪,

当粉杏梨白,海棠盛开,

你若轻风着紫裳,百花丛中藏芬芳。

这些年

每当二月兰开放的季节,

我都把时光与它相拥,

独处静然飘飞的思绪,

不是为二月兰而二月兰,

也不是为动情而动情,

只为倾诉岁月而感动。

我赞美你,二月兰

不在大雅之堂,

不被众人瞩目,
立足于青山,
芬芳于丛绿之中,
用简单的柔美,
点燃生命的色彩,
用无言的坚韧,
震撼着心灵的冲击,
随春来桑田,陪秋去沧海,
岁岁又年年,花开又花落。

又到了

二月兰花吐紫霞,

清香悠悠遍天涯的季节了,

我在匆忙里,

与二月兰度过了一场轻风淡影,

思昨忆往的时光…………

当二月兰

被风轻轻吹落,

我的记忆变成了一首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