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吗?


上中学的时候,马克思主义就告诉我们,社会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在很长的时间里,我们对此是深信不移的,因为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原理。然,后来人们发现,这个基本原理对某些现像又解释不通。比如,有的人年龄很小,还没有那么丰富的人生阅历就创作出了脍炙人口的作品,这样的例子很多:李贺在六七岁就能吟诗作赋,洛宾王七岁就写出“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当代作家王蒙,16岁写出了《青春万岁》,刘绍棠十岁时就创作了长篇《西海子游记》。当今的一些网络作家,不少也都是在少年时期就出道了。
还有的人,根本就没有到过某地,单凭想象就写出了不朽的名篇。比如,范仲淹,没有到过岳阳楼,只凭着朋友的介绍和自己的想象就写出了千古绝唱《岳阳楼记》。还有许多历史小说,都是作者根据有关的资料记载和个人的想象发挥写出来的。当然,没有亲身经历,凭想象创作出来的名篇巨著,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有一个鲜明而深刻的中心思想。《岳阳楼记》让人们记住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姚雪垠的长篇历史小说《李自成》,向读者揭示出:无论何种政治力量,也无论它曾经多么伟大和辉煌,如果不能始终代表人民的利益,最终会被历史和人民淘汰。
另外,有许多科幻作品,描写的是这个星球还未发生的事,比如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郑渊洁的一些童话作品,还有风迷世界的美国科幻大片等,更是超越现实生活的。
从上述事例我们是否可以提出这样的疑问:社会生活真的是创作的唯一源泉吗?
二、创作还有其他的源泉吗?

社会生活如果不是创作的唯一源泉,还有其他的源泉吗?这个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因为世界上的事,谁也不可能都亲身经历。许多作家写书和写文章,除了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更多的是靠个人的想象和道听途说的故事,或者是间接的经历。关于这一点,古今中外的文学家和思想家们有许多论述。
1、创作来源于灵感。古希腊哲学家和文艺理论家柏拉图认为,万事万物都有一个抽象的永恒不变的“理式”。现实世界是模仿“理式”世界的产物,艺术世界又是模仿现实世界的产物。他认为创作特别需要“灵感”,艺术家要听从“神灵的召唤”。
2、创作来源于感悟。我国战国时成书的《乐记》指出,音乐的产生是“本于人心之感于物也”。陆机、刘勰、钟嵘等进一步发挥了这个观点。如陆机《文赋》:“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刘勰《文心雕龙·明诗》:“人禀七情,应物斯感,感物吟志,莫非自然。”钟嵘《诗品》:“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这种观点在我国古代文学理论中占有主导地位。
3、创作来源于游戏。德国哲学家康德认为,文学艺术是一种想象力与意志力的自由活动,它来源于游戏,并同游戏一样,能使人产生快感。随后德国作家席勒和英国社会学家斯宾塞进一步发挥了这个观点,认为游戏是过剩精力的发泄,是文艺创作的动机。德国艺术史家朗格更认为,游戏是孩提时代的艺术,艺术是成熟时代的游戏。
4、创作来源于魔法。德国学者雷纳克认为,最初的文学艺术是原始宗教魔法的直接表现。如原始人描画动物是为了把动物当作膜拜对象,戴上野兽面具跳舞是为了使自己具有召唤野兽的魔力,等等。
5、创作来源于欲望。奥地利心理学家、文艺理论家弗洛伊德认为,文艺创作导源于人本身固有的某些欲望,或称为“潜意识”。当这些欲望受到压抑时,便潜伏于人们的意识之下,用文艺的形式表现出来。文艺创作就是这种潜意识的表露。文艺作品的价值就在它以形象的形式,使人的某种欲望得到满足。
6、创作来源于理念。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认为,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存在一种绝对精神——理念,客观世界是这种绝对精神的表现形式。同时他也承认,客观真理即绝对精神,包涵在客观世界中,提出了艺术是“理念的感性显现”的著名论断。
除了上述的观点,还有“放射说”、“天才说”、“直觉表现说”、“苦闷的象征说”、“模仿说”等等。总之,对创作源泉这个问题,古今中外的文学家、思想家们一直是争论不休的。这些观点和看法各有各的道理,没有哪个是绝对正确或绝对错误的。

三、社会生活是最新鲜的创作源泉


我们对社会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的论断提出质疑,但不表示完全否定了这个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从人类的历史和文学艺术的发展史来看,社会生活仍是最新鲜的创作源泉。
1、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忠实反映了社会生活。《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里面的三百零五篇作品,真实而生动地反映了我国春秋时期的社会生活。如《周颂·载芟》头几句:
载芟载柞,其耕泽泽。千耦其耘,徂隰徂畛。侯主侯伯,侯亚侯旅,侯强侯以。有嗿其馌,思媚其妇。
这里描写的是大规模的劳动场面,上千对的人一齐耕田,父子兄弟个个身强力壮,劲头十足。正干着,送饭的嘻嘻哈哈地来了,都是些漂亮的女人。
《魏风·十亩之间》写劳动之后休息的快乐:
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
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行与子逝夕!
採桑结束时,大家结伴回家,边走边唱。几句诗歌表现出了浓厚的生活气息和鲜明的农作景像。
《小雅·采薇》写戍边的兵士久历艰辛,在还乡的路上又饱受饥寒。最后八句写到: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昔我往矣”以下四句被后人称为《诗经》中最好的诗,许多诗人一再模仿,不是偶然的。
《诗经》里还有不少描写男女爱情的诗。这些诗很多是当事者率真大胆的表白,反映出那时男女之间的爱情生活是比较自由的。
《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邶风·静女》: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悦)怿女美。
自牧归(馈)荑,洵美且异。匪女(汝)之为美,美人之贻。
这不光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在爱慕者看来,哪怕是情人送的一支红管和几根茅草,也是那么美丽可爱!
2、作家的亲身经历是最好的创作素材。古今中外的许多作家的成名作或不朽作,都是根据自己的生活经历创作完成的。我们都很熟悉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就是前苏联著名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根据本人的亲身经历写就的。他在书中有一句名言大家可能还记得: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碌碌无为而悔恨,也不因虚度年华而愧疚……保尔的精神,曾经影响了成千上万的中国年轻人!
长篇小说《林海雪原》的作者曲波,本人就是书中主人公少剑波的原型,亲身参加过东北林海雪原剿匪的战斗。全国解放后,曲波感到有必要把过去艰难困苦而又精彩纷呈的战斗场面写出来,有必要把牺牲了的战友们的英雄事迹写出来。从1955年开始,只念过五年私塾的曲波开始了业余创作。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和多次修改,1957年正式出版了《林海雪原》,在国内引起了轰动。
《敌后武工队》和《保定外围神八路》的作者冯志,十几岁就参加了八路军,在革命的大熔炉中锻炼成长。他先当警卫员,后来又当了武工队长。在战斗的生活中,冯志一边打仗,一边学习,很快提高了自己的文化水平。有一次,冯志路遇鬼子,正好村头有不少麦垛,他钻进其中一个。鬼子来了用刺刀乱捅那些麦垛。冯志以为自己暴露了,就在麦垛里面开了枪。谁知,枪口用麦秸堵住,没打响,鬼子也没有捅他藏身的麦垛,让他躲过一劫。冯志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加上艺术提炼,于1956年完成了《敌后武工队》初稿,1958年正式出版。
最近,我在央视一台“欢乐中国人”的节目里看到一位八十岁的老太太姜淑梅,她六十岁开始认字,七十六岁开始写书,四年已出版了四本书,还有一本已经交稿。她写的《乱时候,穷时候》、《苦菜花,甘蔗芽》、《长脖子女人》、《俺男人》等,都是写的自己经历过的事,而且笔下故事篇篇精彩传神,深受读者喜爱。
由上所述我们也可以看出,如果没有那几位作家的亲身经历,或者说如果没有那些精彩而生动的社会生活,就不会有那些脍炙人口的名著。
一个热爱生活,能从丰富多彩的生活中获得营养的人,必是一个能够笔底传情的人!请投入到火热的社会生活中吧,那里有你想要的创作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