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吉尔莫·德尔·托罗执导的影片《水形物语》于2018年3月5日荣获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该片讲述的是一个哑女与异形生物之间的爱情故事。


以人类与其他生物之间的爱情为题材的影片并不鲜见,比如欧美国家根据童话改编的电影《青蛙王子》、《海的女儿》、《美女与野兽》等,而中国的此类影片也不在少数,聊斋故事频频被搬上银幕就是例证。但是,这些电影作品,大多摆脱不了王子与公主、俊男与靓女的刻板模式,片中与人类恋爱的生物,无论是青蛙还是鱼儿,是花仙还是狐狸,最终都是以俊俏的人类面目出现在影片的结尾。


很显然,《水形物语》不属于此类影片。剧中的男主是个像巨型蝾螈般丑陋不堪的半人半鱼,它始终以本来面目示人,没有幻化成人形,也不会人类语言,却同样赢得了女主艾丽莎的爱。


  艾丽莎是政府科研实验室里的一名普通清洁工,因年幼时一场大病夺走了她的声音,她无法说话,生活中处处被歧视,始终游走在社会的边缘。


在遇到人鱼之前,一直在沉默中过着形单影只的枯燥生活:每天早上起来,煮几个鸡蛋,上好闹钟,然后在浴缸里自慰一小会,再用刷子刷亮自己的皮鞋,穿着齐整后,到同性恋邻居家看几眼电视,接着出门去上班。


可就是这样一个社会边缘人,冷漠孤独的外表下,依然有颗跳动的心,她会模仿着画家朋友家的电视里的舞蹈,踩着舞步走路;会在琳琅满目的橱窗面前驻足,略带羡慕地看着一双高跟鞋;会在打扫卫生的时候俏皮淘气地与拖把同舞……


她的外壳有多么孤独寂寞,内心就有多么跃跃欲试,只待一次爱情就可以将其彻底唤醒。


  为什么艾丽莎没有爱上其他人,偏偏爱上了丑陋的人鱼呢?


影片中艾丽莎对同性恋画家讲的一段话,为观众解开了谜团。当艾丽莎偷听到科学家团队企图解剖人鱼的计划后,想要营救人鱼,但是,苦于自己势单力薄,便去找画家邻居,希望对方能和自己一起去解救人鱼,画家朋友无法理解艾丽莎何以对一个水怪如此用情,艾丽莎用手语告诉他:"当他看着我时,他那样看着我,不在乎我的缺陷和不足。他看到的是我最真实的样子。他见到我很高兴,日复一日,次次如此。"


原来艾丽莎爱上人鱼,只因人鱼懂她,只因人鱼并没有人类的美丑观,在人鱼眼里,艾丽莎就是艾丽莎,而不是一个人类眼中的干枯、瘦小、贫穷、丑陃的哑女。他们不用语言,仅仅靠眼神与动作的的交流,就懂得了彼此。因为,你懂我;所以,我爱你!


  哲学家尼采说过:理解和赞誉都是在同一水平的同类中发生的。虽然艾丽莎和人鱼属于不同物种,在外观与肉体上是异类,但他们在内在与精神上却是同类。

人鱼被科学家团队从亚马逊海域捕获,关进水罐里。可怜的人鱼,本是亚马逊海域土著部落敬奉的神灵,却因科学家们想要从它身上提炼出能够制造生物武器的物质,而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虐待,其处境比艾丽莎更为悲惨,其心境比艾丽莎更为孤独。


毫无疑问,孤独是可怕的,世人无一人能真正忍受孤独,恐怕连神也不能。艾丽莎与人鱼这两个际遇相同的灵魂,一样的失语,一样的孤独,一样的缺爱。他们隔着水罐的玻璃,彼此凝望,掌心相对,初次相遇就相互吸引,惺惺相惜。



  正如严歌苓在小说《芳华》里所言:没有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得善良。艾丽莎不但不惧怕人鱼,不视它为怪物,还教它吃鸡蛋,用留声机放唱片它听。经常被鞭打、被电击的人鱼从艾米丽的眼神与行动里看到了善意,从水里露出一双萌萌的大眼睛。艾丽莎见状,故意转过头去,让人鱼悄悄拿走鸡蛋。


此后的相处间,他们彼此都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自己,开始彼此靠近,彼此熟悉,彼此安抚,彼此理解,并日渐生情。就如同艾丽莎用手语对画家所说:我的所有人生与经历,都在指引着我与他相遇。他们之间这种感情,是完全建立在心灵之上的,与外貌、地位、权势、金钱无关,它可以超越世俗观念,甚至超越物种,超越生死。


影片的色调也处理独具匠心,大部分的画面,都是晦暗的绿色,连艾丽莎的工作服都是绿色的,这晦暗的颜色有极强的暗示性,凸现出艾丽莎工作与生活的环境之压抑。但人鱼出现在她的身边后,影片的色调有了些许变化:艾丽莎和画家商量要营救人鱼时,画面变成了明黄色;艾丽莎的衣著也渐渐发生了变化,绿色的发箍悄悄换成了红色,后来还穿上了鲜红色的大衣和红色的高跟鞋。这些色彩的变化,都暗示着艾丽莎心境的悄然改变。不得不说,爱情,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它让人重获活力,让人体味到生之快乐。


  影片的最后,中弹的艾丽莎被人鱼抱着跳进水中,在人鱼的亲吻下,艾丽莎脖子上的伤痕化为在水中呼吸的腮,他们紧紧相拥,从此不再分离。


就如片中台词:


你之形 难具化

我存在在你的存在

我眼中溢满你的爱

我心臣服于你

因你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