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江亭长独撑一支篙

却始终渡不过时间的河
芳草萋萋
荒芜不了霸王走过的路
然而 夜莺的啼哭声并未在
泪水的枯竭中渐渐隐去

乌江岸

宛若虞姬的裙裾在飘飞

瞧那裙裾划过的痕迹
江东父老沿着她去的方向
仿佛看到她在舞剑 放歌
“汉军已略地 四面楚歌声
大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 ”
顷刻一株海棠悄然绽放
紧接着
被十万大军的喊杀声击落
只见零落的花瓣染红了乌江

一代鬼雄

悲愤地从琴声中走来

唱着“力拨群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虞姬虞姬奈若何…….”
那声音是何等的哀鸣
象望断难飞岸的征鸿
从乐声里似乎见到乌江岸口
有一对情人在彼此守望
在缠绵中见到江东父老
而又无处躲藏


寒风萧萧 冷雨凄凄
纤纤素手 轻轻一拨
便奏出了一段遥远的故事
十万大军在手指间奔腾而来
喑呜则五岳崩颓
叱吒则风云变色
金戈铁马 刀光剑影
楚汉争霸的最后一搏
从远古中向我们走来

两千多年的今天

人们还在抒弹这不该的遗憾
西楚霸王啊 历史在质问你
你攻下咸阳为何要给阿房宫一炬
你为何要坑杀二十多万秦军降卒
你失去了人心 成就了对方
最不该的是塞了忠谏之路
将亚父如此深谋远虑的良臣逼走
其实在鸿门的结局就已定
范曾一句“竖子不足以谋”何其经典
包羞忍辱是男儿 卷土重来未可知……

动图

天哭地泣 秋水暴涨

面对乌江滔滔的流水
留给江东父老是永恒的遗憾
秋风撕破了岁月的伤口
缕弦幽幽 弹碎了迷朦的烟雨
泪水打断了琴弦
弦断难续 戛然而止
听众在余音中陷入深深的沉思
在悠悠思索中
望着历史 望着乌江
望着驾舟的老翁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