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完公事,返程还有一段时间。果断的一头扎到了一个叫幸福街的老街里。

城市在不断的扩张,这种老街小巷,乌鲁木齐已经难觅了。在这里估计不远的将来也会消失吧。

  随着深入到老街,发现这里完全是彩色的世界。少数民族用彩色装扮着自己的家园。

随处可见的这么粗的树,见证着这里的历史变迁。

鸽子谱写的是什么小曲呢?

三轮车里拉的是截断的树干,还发现了一个院子里堆放了许多大大小小树干,估计是销售木料的吧。

小巴郎两岁,个子好高啊,巴郎的舅舅说,他的爸爸妈妈个子都高。

粉刷小哥干的起劲。我夸他手艺好,还有点不好意思。还给我说,房子主人选的颜色不好看。

我的天哪,馕坑原来是这样做的啊。

洋刚子有两个娃,大的刚刚被接走,骑的小车都没拿回去。

立刻想起那首卖货郎的歌。老板很开心,生意不错。

招手的维族汉子问我:

“眼镜,到哪去呢?”

“转街着呢,房子拆掉盖新房吗”

“哎,这个地方不让盖了”

准备拍一个老树,老墙,一个送煤的小伙闯进了镜头。

这个小微型货车,能装3吨。

和送煤小哥自拍

我忍不住出镜,请忽略那个呲牙咧嘴的胖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