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发黄的信,几张照片,瞬间可以把记忆拉回到30年前甚至更早...

这是我30年前收到的由鎌倉市市民相談室寄给我的一封公函。东京都駒場留学生会館是我当年的住址。

  信是以市长名义回复我的咨询,寻人。大概意思就是人是寻着了,但根据日本法律不能随便将人的隐私告诉他人。不过已经将有人在寻找她的信息转告了当事人,当事人表示会直接与寻找自己的人取得联系……

  然而30年前,我一学生怎会有日本朋友要寻?而且是无奈到只能通过衙门找寻?

时间还要倒回去8年,1980年我大三。当时学习外语除了有限的文字教材和一周有一次由老师半夜收听并整理日本广播电台播放的内容作为我们听力教材外,没有更多的学习资料和与日本人面对说话的机会。中日友好交流协会出面搞了一个"笔友会"为在校学习日语的学生牵线搭桥使我们能够有机会与日本朋友通信以达到练习日语的目的。

寺家孝子便是我当时的笔友。与她通信时间大概有一年(当时一封信一来一往起码一个月时间)记得她每次总是很认真地回复我并将我写的信中用词语法的不妥一一指出并修改。感觉已经是好朋友了。但不知道从哪天开始突然就断了音讯……我的信整个就石沉大海……然后我毕业离开了大学所在的城市,与寺家的联系算是彻底中断了。

  信上的日期"昭和63年"相当于1988年,我有机会考取了日本文部省奖学金留学于日本東京学芸大学。心想既然来到日本,为什么不寻找一下学生时代帮助过我的寺家?当年我寄出去的信石沉大海再直接按以前的地址也同样不可能有回音!于是抱着试一试的侥幸,给当时寺家居住地的鎌倉市市役所写了一封信希望帮忙寻找。没想到意外地收到了回信,而且找到了寺家!

  寺家知道我去了日本,而且还用那样的方式寻找到她,非常高兴和激动,马上就安排时间来会馆看我。很遗憾当时连手机都没有更别说其他方式来记录我们的见面!原来当年由于她的家庭有大的变故,搬离了原住所一个人得拼命干活养活三个小孩...

她来看我的时候带了半纏(日式棉袄)和広辞苑(很权威的一部日本大辞书)。照片上的我身披棉袄写着论文,(桌上其中一部辞书就是寺家送我的広辞苑)多么周到的礼物!

  1996年我再次赴日学习。这是我与寺家在游江之岛时拍的。

那以后我们虽然不怎么联系,但在心里寺家是走进我与日本有关联生活的第一位日本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