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如果一部电影能够感染影院里的绝大多数人,随之欢笑、惊呼、狂热,那无论从什么角度说,这部电影都已成功。如果它的寓意恰巧还足够深刻,那就很可能成为一部经典。


《头号玩家》就是这样一部电影。


从电影一开始,蝙蝠侠攀登珠峰起,热烈的情绪就充斥在影院。随着绿洲上线,各种熟悉的动漫、游戏人物惊鸿一瞥、次第登场,对经典电影、游戏场景轻重不一的花式致敬,影院里不时冒出“啊”“是他是他”的低叫,观众似乎已摆脱围观的姿态,以互动者的身份与电影进行着深度交流。高达出场更是燃爆全场,几个小伙直接站起身高喊“高达!高达!”可以想象,如果不是没买下版权,银幕上真出现奥特曼大战机械哥斯拉,场面该是何等疯狂。

正如一位朋友观影后在朋友圈所说:“这部电影就是在找彩蛋!”


的确,戏里戏外,似乎“彩蛋”都是主宰情节走向和观影乐趣的核心所在。而对于像我这样对美漫、日漫和动作游戏基本无感的观众来说,抛开找彩蛋的干扰,注意力反而更集中到了影片本身。更多地注意到炫目特效的外核下,萦绕始终的怀旧情怀;感受着商业大片外衣里,不输于文艺片的哲思与温情。


影片中,解开谜题找到彩蛋,获得哈利迪庞大遗产的三条关键线索,影射了三个耐人寻味的人生哲理。第一关,当众人在赛车场勇往直前,与恐龙、金刚等众多怪兽拼得头破血流之际,男主帕西法尔从哈利迪遗留影像中触碰到他的内心,悟出了逆向思维,以退为进的道理,抵达终点,夺取了黄铜钥匙。第二关,面对哈利迪在现实与爱人面前的犹豫与退缩,男女主通力协作,用智慧与进取、勇敢和决断弥补了哈利迪的遗憾,获得了翡翠钥匙。最后一关,在游戏与现实里经受一次次生死考验,并目睹IOI公司一系列失败之后,帕西法尔终于顿悟,所谓游戏,最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娱乐和体验的过程,是找回我们在时光中丢失的初心和遗落的“玫瑰花蕾”,最终拿到水晶钥匙,捧起了那枚金光闪闪的彩蛋。

逆向而行、勇敢追寻、坚守初心。三把钥匙,三个道理,简单朴素,却发人深省。华丽的美国商业大片,内核却与中国哲学不谋而合。王国维曾说,古今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三把钥匙,与这三种境界,细细品味,多么异曲同工。

哲学上有异化与物化的概念,无论是游戏还是人生,当我们忘记自己的初衷,过于执着和沉迷于一种结果的时候,很容易被我们创造或追寻的物质操控,丧失了主观能动与掌控,最终迷失了本心。就像多年前,刚接触电子游戏时玩《枫之舞》,被吸引的是浓厚的水墨风和战国文化底蕴、感人的故事情节和宏大世界观设定,每进入一个城市,会兴趣盎然地和每个NPC对话,慢悠悠和一帮孩子玩猜谜游戏,不想错过设计者隐藏的每一处线索和机锋,情节推进和过关反而是其次的了。慢慢地,游戏特效越来越酷炫,如何充钱打装备冲排行刷存在成为终极目标,真正“玩”游戏的愉悦感却越来越淡了。

前几天朋友圈里有篇爆文《深度思考能力是如何被毁掉的》,似乎把一切归咎于娱乐业与游戏业。其实,娱乐与游戏是没有原罪的,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无底线的诱导和不自律的沉迷。人,如果自身不愿意思考,哪怕天天抱着鸿篇巨制,同样没有走心地思索。正如一度很流行的那句话——我想和你虚度时光,当你真正放空了心胸,听风起花落,看云走潮生,闻茶暖日香,世界与烦扰都暂时弃之一旁时,反而可能有别样的感悟与收获。

放空的时候,也许正在获得。从来没有真正虚度的时光,前提是,你清楚地把控着内心,懂得节制与平衡;你在真正享受“虚度”,而没有另怀功利。


说来容易,其实很难。就像《头号玩家》里那枚千辛万苦,也不一定能寻到的金色彩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