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四月桃花颜

梦死春日雪星帘

尉为苍龙飞云端

重山不过是蓝天

  自17年至今已去过箭扣长城3次,2次独行,1次与战友同行。每次去都有不同收获,比如认识新的摄影人,尽管拍的片子还是不甚满意😃!  

清明节前夕,分别收到了北京邬老师和“小五”的一条信息,不约而同对我说清明节期间箭扣长城有两场春雪,并伴有有可能出现的大云海……。特大诱惑来了,怎能熟视无睹?更何况还有满山遍野的山桃花呢😍😍😜?!起初有纠结,因为路途遥远,再者在济南从未见到过四月雪,怎么可能?万一老天爷不赏脸,岂不白跑?!但是,邬老师和小五毕竟是“老长城人”了,对天象判断应有一定把握……  

最终在万一没有雪,没有大云海,最起码还有山桃花的想法下做了抉择……依然是千里走单骑,不知上辈子欠谁的,就这命啦……😇!

  说是迟,那是快,打点行装就上路😜!还是老习惯,边开车,边听喜欢的音乐;解乏避困。当车驶至河北沧州时,空中飘落下了小雪粒,心中窃喜,有希望啦……😂!

图中云海中露出的山尖右下方是慕田峪长城。

  

在廊坊和北京东六环时,雨加雪接踵而至,而且风势不减,同时水气增大,交通开始堵塞……心急如焚啊😝!自我告诫,安全第一😠!

  车行进到雁栖湖高架路时已至黄昏,雨雪已停,风速更快,能见度开始加大。然而,前方群山已云雾缭绕,仙境尽显……😄 激动、激动、激动啊……😄!

在严守交规的前提下沿着盘山公路一溜烟到了长城脚下的西栅子村农家,并与邬老师等共进了晚餐。睡时已是凌晨12点多……😊!

  凌晨两点起床,睡了不足两小时,稍作整理后,与邬老师和刚认识的摄影人郑老师开始重装(背拿近50斤的装备走荒山野路,对我来说是极限重量😛)登山。彼时,山下为零下1度。

  对于我这个非专业登山者来说的确准备不足。在荒野泥泞,湿滑陡峭的羊肠小路上登山,前方漆黑一片,没有头灯,没有登山杖;背着40多斤重的设备、水和食品等,一只手还提着无人机箱(无人机、5块电池),而另一只手还拿着手电筒照明。

这简直就是没事找抽来了!若遇任何险情时,要么扔掉无人机,要么……😥😥!

还算幸运,经历了踉踉跄跄、东倒西歪,偶尔将无人机箱扔到一边,没有遇意外,愣是给登上去了……历时约近两个小时😆!

  明月下的箭扣长城😊

  将要登上镇北楼(也称正北楼)前,沿途已足有20余次上气不接下气时,小五却站在楼顶上高喊:快、快点,大云海、大云海……!小五这是在催心催命啊(他当晚已露营镇北楼)😡😄!虽说早已汗流浃背,虽说已疲惫不堪,但是,不就是冲美景来的吗?!咬牙……上😊!!

  终于爬上了镇北楼烽火台(敌楼)。哇……大云海😍😜!在月光下依稀可见,长城漂浮在上,与云海泾渭分明,太美啦!同时,脚架、相机、灰镜神速齐上……😄!哪管大汗淋漓,哪顾腿软气短,当然还有风寒……😛!

  一阵极富有兴奋色彩的咔嚓咔嚓快门声后,才得以让自己休息;对自己还是蛮苛刻的,似乎有“自虐”倾向……😊?!不过,我们几个人都是争先恐后“自虐”……😜!

  凌晨5点左右,三五成群的摄影人陆继蜂拥而至镇北楼,挤得这个具有6百多岁的烽火台有些不堪重负……😥😅!大约5点40左右,伴随着咔嚓声声不息声东方开始红光初上。这意味着关键时刻即将到来……😄!

  此刻,红、黄、蓝光已悄然将薄薄的云由近至远尽染,且瞬息万变着……用相机逆、顺光光速般拍摄完毕,又神速般(原谅这番描述😊)无缝链接将无人机准备好并即刻升空……因为,那火红的太阳就要笑吻长城啦……😜!

  稍加预热后径直飞向“踩点区域”,调整光圈、速度、高度和角度,变换构图片子比例……咔嚓、咔嚓、咔嚓,好不过瘾啊……😀!

  不断更换着方向,不断更换着电池,飞啊、拍啊!激动导致了乐此不疲,寒冷造成了哆嗦,以致于按不下无人机遥控快门按键……😜!就这样,5块电池用完了,太阳已白光普照,云海也已近散去。此时,也感觉到累了倦了😂!收工……心中意犹未尽,美着呢😄!

  为了准备下午拍日落、次日日出,给无人机充电,决定下山“休整”。约九点多与邬、郑两位老师和曾在CCTV工作过的“小杜”(山东老乡)一起下山。下山时相比较上山的负重轻松了许多,然而由于湿滑又增添了几分紧张……

  终于下山回到了农家。吃饭、充电、准备下午上山的帐篷等时已无困意,打开电脑浏览凌晨前后拍的片子。由于暗喜有所收获就更无睡意,索性继续重温四面云海半山桃的仙境……😄

  午饭后的窗外又开始阳转阴,又有了下雪迹象。天气预报比10年前准确多了……😊!3点半,时晨已到,背起帐篷、睡袋、水、食品、无人机遥器和五块电池与小杜再次踏上上山的路……

  小杜是一帅哥,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主要拍视频。我们上山的路上时断时续的小雪花飘落着。为了在黄昏前能再次撞上大运,眼前再次呈现出如约的美景,我们加快了步伐……如果说不知疲倦是假的😜!

  再次登上镇北楼时,眼前已是无彩的世界。云山雾罩,雪急风大,座座山峰被瞬间淹没在乌云白雾和雪花之间……原来打算拍日落的我与小杜心头不免有了一丝失望。不过,眼前的景色也已十分难得。

  小五倒显的有些淡定,被冻地流淌着鼻子水,还直开玩笑。他虽是广西人(在北京生活),每年到长城拍片穿越应不下50次,兴许对这种天已司空见惯,不像自己奔袭近600公里,总想有所收获心情重些。

  天渐渐暗下来,风雪依然大且急。无人机无法起飞,小杜有些不舍眼前的自然风光而犹豫不决下不下山(他没有帐篷和睡袋)。最后,在我们的劝说之下,他冒着急风雪下山。说实话,当时为他提心吊胆……还好,他安全到达农家。

  对我来说,艰难的时刻到了。楼外风声不断,急雪不停,乌云密布,寒气逼人。楼内也是冰凉一片,寒颤一个接一个,真是自找受罪啊……😃

晚9点多,因无法抵御寒冷,早早地钻进帐篷。四周除了风声和偶尔的不知名的动物鸣叫声,剩下的就是背、腰、臀部和腿下的冰凉了!防潮垫似乎不起作用啦……😓!
  撞大运是要付出代价的……😉

  没有移动网络信号,寂寞、孤独,还有一丝恐惧感😜!实在睡不着就让小五放点音乐听,起初还是不能入眠,就想明天日出东方的美景……有记忆的是大约11点多竟睡着了!

  朦胧间听到似小五说有人上来啦,后确认不是做梦,看了一下手机时间为凌晨2点。这是第一波上来的,18个年轻人,从北京冒雪赶到山下并立刻登山。他们也是在雪地之上撑起帐篷睡觉的唯一团队。其中还有一女孩,山东潍坊人在北京工作,甚是勇敢胆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