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做饭做菜,是我从小养成的兴趣。


记得9岁那年,母亲教给我学和面、包饺子、擀面条。母亲说,会做饭饿不着。有一次,母亲到别人家吃饭,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我突发奇想,从架上摘了两根丝瓜,削皮剁碎调馅,然后和了一点面,包了二十来个水饺。大概是和的面软,丝瓜又没挤水,饺子下到开水锅里,煮破了一半皮。好在全是自己弄得,怨不得别人,吃得还津津有味,挺有成就感。回来给母亲一说,直夸我干得不错,又教我了几个注意事顶,从此便喜欢上了这种“娘们家干的活儿”。


若干年后,我慢慢学会了包水饺、包包子、包馄饨,蒸馒头、蒸肉龙、蒸窝窝头,擀面条、烙油饼、煮咸粥……等等等等,学会了煎炸炒炖,做各种各样的家常菜,并经常变着花样创出一些新的吃法。可以说,厨房里的家什都能得心应手,想吃的饭菜都能会做,厨房成了工作之外的第二块领地。

做饭做菜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优势。工作忙完了,回家一进厨房,心就会静下来,专心致志地摆弄自己的小天地。这里是自己的地盘,自己说了算,没有杂音,没有干扰。自己既可以简单一点,也可以按心之所想创意创造。看着劳动的成果一个个端上桌,又一个个被扫光,尤其是看着一个个吃得那么香甜、那么带劲,心里总是美滋滋的,一袭劳累荡然无存。


八九十年代,一到过年过节,单位同事、同学之间时兴互请家宴,我这厨艺便派上了用场。提前下个预告通知,早回家两个小时,一桌丰盛的菜肴就会摆在大家面前。有一次去同学家吃饭,酒过三巡,迷迷糊糊地竟然跑到厨房,帮人家做了一盘拔丝山药,不想却一举成功,博得满堂喝彩。这是我的处女作,同学圈里一时传为佳话。

酥锅是淄博传统名吃,也是我们当地很多人爱吃的过年菜。但它原料多、耗时费力,大家都不会做、做不好。凭着我的品味和别人的言传,自己用高压锅(或电压力锅)做出了一般无二的味道,二十多年成为我家过年的常备菜,还经常多做点给亲戚朋友品尝。以至于每年春节后,亲戚朋友到我家来做客,都盼着能吃上这道可口的拿手菜。

因为我比较喜欢下厨,久而久之也感染了媳妇。我每次做菜的时候,媳妇总是给我打下手。久而久之,我俩就形成了默契:家常便饭由媳妇做,需要周末或家中有客人的时候我来主厨,她负责采购、择菜、洗菜,而且基本养成了无需提醒的自觉。


不仅如此,媳妇还总是尝试着从面食上搞突破,慢慢地也掌握了几手绝活。譬如面包、酸奶、馄饨、菜饼、凉皮,都喜欢自己做,味道也杠杠的。

因为喜欢在家里做饭做菜,各种厨具一应俱全,各种调料应有尽有。


拿厨具来说,除了正常的锅碗瓢勺外,大耳朵锅、压力锅、电压力锅、电饭煲、大小涮锅、电饼档、不沾锅、大小砂锅、大小蒸锅齐备,微波炉、烤箱、料理机、搅拌机、面包机、面条机、榨汁机、豆桨机、烙饼鏊子一样不少,就连烤串炉子、铁签、木炭都随时备用,弄得厨房摆得满满当当。


调味料就更不用说了。葱姜蒜天天不缺,油盐酱醋八角花椒香叶桂皮四季常备,香油、麻汁、炖料、涮料、腐乳等等时时存放。尤其是各种辣料、辣酱,须臾不可或缺,因为这是媳妇的最爱。因为爱吃辣,她每年都要选最好的辣椒自制二十多斤辣椒酱,还经常从宿迁的亲戚家要点辣盐豆子,摆得冰箱里、饭桌上到处都是。

喜欢下厨不仅是一种乐趣,更是一种责任。厨房不仅是女人的专属,也是男人的舞台。一个家庭需要夫妻两人共同经营,才能成为真正的港湾。男主外、女主内,或者女主外、男主内,这些都是角色的转换,不是严格的分工,更不是远离家务的借口。


经常听到有人抱怨自己的丈夫或媳妇一点家务都不做,油瓶倒了也不扶,而且我也没少看到过这样的现象,感觉不可思议,很难想象身处这样的境地到底是个怎样的滋味。试想一下,如果都能换位思考,互相体谅,互帮互助,分愁解忧,家庭是不是会更加和谐,生活会不会更加轻松愉快呢?

做饭做菜既是一种兴趣,也是一种科学。把饭菜做得既好看好吃、又健康营养是一门学问。做饭做菜讲究色、香、味俱佳,注重荤素搭配,需要一定的悟性。特别是在家庭中,天天吃同样的饭菜会令人生腻,需要经常变换花样,调节胃口。有句名言叫粗菜细做、细菜精做就很说明问题。人的一生很短,一日需要三餐,吃饭所占用的时间很长,饭菜质量对身心健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多用点心思在饭菜上,多花些时间在厨房里,一定不枉度此生。

喜欢做饭做菜,也让生活充满了情趣。家是有温度、有色彩、有味道的,本身就是一道有滋有味的生活大餐,而饭菜就是生活的调味剂。经常做些可口的饭菜,会创造家庭的温馨浪漫,真正给人以家的感觉。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更喜欢叫外卖、吃快餐、泡酒吧,据说吃的是那种味儿,要的是那种感觉。很多有钱一族也基本不在家做饭了,厨房成了摆设,有的一池子碗筷十天半月不清洗,成了垃圾池。尤其是一些这“漂”那“漂”,基本上从不动锅,随便应付,填饱肚子了事,两口子也很少在一起吃饭,结果既疏远了感情,还影响了健康。


相比去酒店用餐,我还是喜欢在家里的感觉。每逢周末、节假日,或隔三岔五,我们就会弄三五个小菜,闹上一杯小酒,边品边聊边看电视,十分享受这种静谧而温馨的气氛。



养成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习惯,感受着由此带来的融融暖意,使我对家的理解与家风的传承更加深刻。只要夫妻琴瑟和鸣,锅碗瓢盆也会奏出美妙动听的乐章。我经常有意识地给孩子灌输这种理念,希望他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并准备送他去正规学校专门学习一段厨艺,这不仅能掌握一技之能,学会看家的本事,相信也一定对他的一生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