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鹳窝。”这是我儿时最早也最有记忆的一段童谣。相传祖上六百年前由山西大槐树迁至河北冀州城南廿五里的伍赵村,从此扎根这里,生生不息,枝繁叶茂成为村里一大家族。六十年前父亲又因工作调动从这里走出去,回到祖先曾经的故里——山西。

戊戌年时值清明时节,携妻子、儿、媳重返故里,寻根问祖、祭扫先辈,缅怀先人。

回到故里,童年记忆、儿时故事一涌而来,虽然只是片断,大多都已经模糊不清,但仍感那么美好,那么刻骨铭心,短短两天时间,先后拜访了近十几家亲朋好友,和他们一同回忆那一段段乡情、乡思和乡愁。

老村、老街、老亲仍然那么倍感亲切,那么熟知记忆犹新,村头的老树、地头的童趣、老屋的故事……

家乡现在仍不富裕,两白一红(麦子、棉花和辣角)还是乡亲们的主打产业,必竟单靠农田劳作富起来的步子还显慢些。

小时的玩伴在老屋前回忆儿时的情景,捉蚂蚱、掏鸟窝、拾柴草、捡干枣……,每每都浮现在眼前,也成为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远望静静的衡水湖,思绪万千,正如唐代诗人贺知章——回乡偶书所呤的那样: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家乡最让个人欣慰的还是那两所驰名全国的中学校——冀中和衡中,每年这两所学校都给全国多所著名大学输送众多优秀学生。

酷爱文学的堂兄在家乡小有名气,业余兼职衡水文联作家编辑,相见时赠予的几本参与写作编辑的文学书籍,是个人回乡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

中央推动京津冀一体化进程的重大决策,将是家乡快速发展的春天,相信在家乡人民的不懈努力下,不久将成为一个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家更美、民更富的好地方,也祝父老乡亲都过上幸福安康,快乐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