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清明必定要回乡扫墓。说是回乡其实也不远,在云山溪水过去陆城的一个小乡村,开车不用一小时就到了。
面朝长江,春暖花开。开车选择从道仁矶老渡口上长江堤,一路春光明媚,草也青青牛羊成群。
开车不要多久就到了陆城镇上,每次回来都把车开到中学围墙边停,因为旁边就是菜市场和一些门店,可以买些菜,当然这次还要置办好扫墓祭祖用的物品。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每次都能隔着围栏看一看曾经的母校,这里留下了我读书时代的所有美好。弹指一挥间二十年过去了。
从青山湖桥拐进,沿着捌洪渠走五公里到钢铁我老家,走八公里到洋溪湖。之所以叫捌洪渠,是因为它的尽头到鸭栏长江闸口,洪水高峰期时作为长江一个分流渠。在七十年代全靠人力挑土修建起来的,一到冬天冬修时全区各乡各村的劳动力都要去修堤,我父母都曾是其中的一员,每次听他们说起当时的状况都感叹不已。
回家之前先到爷爷奶奶的坟前扫墓祭拜。爷爷从未见过,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留下。经常听邻里长辈说起爷爷生前的一些事情,所以也不感到陌生。奶奶从小带我和姐姐长大,对我们关爱有加可以说是倾尽所有。奶奶过世二十年了但她的音容笑貌依然清晰,往事一幕幕浮现,有好吃的肯定要留着给我和姐姐吃,哪怕走亲戚有一块饼干都要带回来给我们。夏天喜欢奶奶给我抓背,抓一会儿就停下了以为我睡着了,我一动又立马快点抓现在想来都觉得幸福一直伴随着我长大。奶奶会编各种竹器活儿,家里用的竹篮竹筐收鱼用的竹豪竹笼无所不能样样都编得精致实用,亲戚朋友都用过奶奶的作品。奶奶也喜欢打点上大人的纸牌,那时候打二毛钱的输赢也就一二块钱每次都把钱数了又数用手绢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好放在贴身的口袋里。奶奶是在我读初三时过世的也是清明这时候,年后奶奶就病重了,我当时正上初三读寄宿学校,因为面临毕业所有很少回家,生活费都是托人带到学校。直到有一天上历史课,读农校的姐姐来学校找我说奶奶去世了,我才知道。等我们回家时看到奶奶已闭上眼睛安祥地躺在床上,听妈妈说奶奶离世还在说要看到我中考完,可只有二个月了还没等到就离开了人世,留给我们的只有悲伤的泪水。
祭拜完回到家里,喜洋洋吵着要爷爷一起干活,母亲忙着准备饭菜。我则到门前田畈走走看看这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近距离感受着泥土气息。
老家门前有棵古老的皂角树,据说至少有三四百年了。树干粗壮,根系发达错综复杂,不知什么原因造成树中空心,深不见底。真可谓树怕伤皮不怕空心,经历了几百年风雨依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好不壮观。据说这屋基以前出过东晋老爷和善王爷还有升旗的汉白玉石雕石台,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在抗日战争时期,屋场出了个沈凤生参加洪湖赤卫队回乡招兵被叛头告密,从陆城来的日本小队正好碰上被日本鬼子枪杀牺牲了,就葬在我家后山竹林里。
田间有口古井,小时候各家各户都是从这口井挑水喝。在我三岁时,有一回看到有两个大人,当时也就十几岁吧,在挑水前用荷叶端水坐在不远处边喝边聊天。我也学他们用荷叶到井里端水结果掉入井中,在水中打转转只感觉眼前全是蓝色,现在还有印象。刚好那两个大孩子喝完水过来挑水看到,一把把我拉了起来,捡回一命。当时爸妈都干农活去了,姐姐带我玩,因这事我和姐姐事后都被爸妈打骂罚跪了好久。为了感谢我的救命恩人,奶奶用她整个夏天摘的夏枯草去卖了几块钱,买了几筒发饼送给救我的恩人。可能是命中注定吧,大难不死。现在早已不到这口井挑水喝了,都装了自来水,各家自家屋前也挖有水井。这口水井已经被野草覆盖得只剩很小的口子了。
田间感慨良久,直到家里喊要吃饭了,才愰然回神。家里的老亲戚长辈,姑姑姑爷大娘等都已过来扯话许久了,我便忙着打招呼摆桌子,菜基本上都炒好了,准备开餐了,老家的腊鱼腊肉土鸡土菜都蛮好吃的,大家边吃边聊,亲情浓浓如此甚好。希望老人们都身体健康不要生病,去年的清明时节同样到我家吃饭的就有一位姑爷过世了,在朋友圈翻看到去年同期的照片,真是世事无常,所以不求别的,只愿身体安康。饭后一起聊天,说说各家的情况,去年的收成,今年的打算,各家各事好不热闹。母亲因为平时都在城里带喜洋洋也少有回来,所以也非常热情邀请亲人们到家中一聚也多说说话,姑姑也都是你带来些土鸡蛋她带来些菜送给我们带回岳阳,我也经常把我的一些衣服胶鞋,还有3517的一位朋友送的各种胶鞋等每次收好给我都带回老家给邻里乡亲干农活穿,他们都很喜欢。
聊天间,不时有燕子飞进飞出。堂屋墙角做了两个燕子窝,有好多年了。好像从我家房子2001年建好燕子就过来筑巢了,每年都来。后来又有燕子来筑了另外的新巢。现在里面的小燕子已出来了,大燕子不停找来食物来喂自己的宝宝,喂完立马又去找一下又飞来了,如此反复。正如天下的父母长辈为了自己的儿女好,再苦再累也没有怨言,只是付出从不求回报。
下午和父亲一起到屋后竹林挖了一些春笋,父亲说今年的竹笋很少,没有去年多,然后把竹笋剥得干干净净便于携带回城。新鲜竹笋炒腊肉挺好吃的。
春天的乡村就是好,到处都是一派春意盎然,到处都有美味佳肴,还扯了野荞头,水芹菜,鱼腥草等还有亲戚乡邻送的土鸡蛋,收获满满都是。
喜洋洋则忙着干活忙着和龙虾打招呼,我们要走了,我们下次再回来,我的老家在钢铁,我叫沈童,童声童气,天真无邪。
下午回城时,依然选择走的江边,一路微风拂面一派春和景明,江边踏青烧烤者络绎不绝。我也停车感受下这暖暖春日盈盈笑语,喜洋洋也把风筝拿出来试飞向前奔跑无拘无束尽情陶醉于大自然的怀抱中。踏青出游正当时,三岁沈童放纸鸢。
休息片刻后,起程要回城了,告别亲人乡邻,告别老家风景。
家乡的风景很美,家乡的人更亲,这是生我养我的土地,因此我爱得深沉。一个战士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我终究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