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说?!画里有话,一语道破!我与他的岁月。。。

  画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1985年从他一出国,便注定了一个流浪者。。。

流浪者,竟也成了我,我的思念开始往返奔波于月光下的小河。。。

  

画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我穿越了元明清,在冯玉祥夫人亲手栽种的紫藤花盛开的2000年里,我听到了他心中的悲落。。。


  《鞋儿破帽儿破》,让我想起了"落迫"时的我,捡起的那双"孩子",还曾被他笑话过。我怡然自得,像他画中的笔墨。"你笑我他笑我",管他呢!!!


  《狗老兄,你有冇搞错啊》,的确,我们不是一类"人",你有冇搞错?就这样,时间将我们永远地定格了,镌刻进了岁月。相遇的那一刻,便注定了,我与家永隔着河。


  画说《哥哥外出打工》,你不知道哥有多疼我。那个破了的包你丢弃了又被我找回。一针一线我缝补着与哥的点点滴滴,你才知道那个包的意义。是亲情,是哥唯一留给我的气息。。。


  太多的话想说,都像被"五指山压着",取经路上,我把《井底》坐破,终于见到了那半湾月。

  自然中,我开始感受着一切的美好。

《三人行必有我师》,2013年四月,我开始了全新的生活,我的微信记录着、传达着,属于"我"每一天的花开喜乐,就这样我开始蜕变着。


  《春花一去不复返》,你依旧坚持着。你在有意与无意之间用刀、用泪用你满腔的热血挥洒着,而"我"还有什么?只有默默地陪伴着,见证着。你甚至不知道,你笔下所呈现出来的将是未来世界里关于"我们"一生的探索。


《古城二度梅花开》,与你一起的路,早己注定"梅开三度"。。。

  这!!!才是艺术!!!


富贵功名如粪土。。。。。。


2018年4.8晨8:28三月写于东莞丰盛名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