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秋天,我在西藏帕里镇执行民兵训练任务期间,有幸结识了边防一营生产班的几个同乡战友,并在他们的帮助下学会了骑马。

帕里镇北面的公路边有一片边防一营机炮连的生产基地,战友们从营区到这里要横跨草原有很远一段路程,他们一般早上骑马来地里生产,下午骑马带蔬莱回去。他们饲养的战马个头高大而且膘肥体壮,马背上都备有漂亮的骑安,看到战友们骑马驰程的英姿使我羡慕不已。面对宽广的草原,看到眼前威武的战马,我多么想亲身体验一下在草原上骑马奔驰的感觉。老乡们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并主动向我提出了邀请。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民兵们下地干活,我终于有了休息时间相约去到生产基地。战友们选了一匹性格较好战马教我骑行,他们讲解了基本的动作要领后叫我上马。第一次站在和我一般高的战马旁我显得忐忑不安,为如何上到马背而发愁,在战友们的再三鼓励下我手握缰绳,左脚踏上了脚蹬,一个战友用力推着屁股我笨拙地上了马,在马背上既紧张又害怕,感觉一不小心就会摔下来。我勒紧缰绳尽量不让马过快跑起来,两个战友各骑一匹马护在我左右并不时鼓励着,我的自信心一点一点增强起来,原来的紧张情绪也就烟消云散了。

再经过往后几次练习,我很快掌握了骑行要领,胆子越来越大,身体也感到自然和轻松多了。战友们有意让马跑起来,我身下的战马也不甘示弱飞奔向前,三匹马你追我赶像离弦的箭奔驰在广阔的草原,耳边只听到呼啸的风声和马蹄在地面均匀的撞击声。我在马背上忘却了一切烦恼,内心是那样轻松和愉悦,感到无比洒脱和满足。

此后每当营部放新电影,战友们都会牵一匹马来接我。我们骑马而去,看完电影再飞奔回来,很远的路程好像近在咫尺。在那些艰苦寂寞的日子里,是战友们给了我友谊和快乐,回想往事我终身忘不了他们。

民兵训练基本结束后我有了几天休息时间,这时我又想起在中锡边境守点执勤的同乡战友们,我们在新兵连分别后就没见过面,再过几个月他们就要退伍离开部队了,我想利用这次机会去看望他们。于是我找到区武装部长白玛同志,请他与区委书记商量为我安排一匹骑马,准备尽早动身。

第二天一大早白玛部长就去到我的住处说一切安排妥当,可以出发了。早饭后我准备了一点干粮,带了一壶水和一件皮大衣去到区委大院,书记和部长已等候在那里,旁边还拴了一匹大白马。书记迎上来握住我的手微笑着说,这几个月来你也辛若了,现在有了时间就放心的出去玩几天吧。部长指着拴在一旁的骑马说,这是我们这里很出色的一匹好马,几年来区里赛马它都是第一名,路上你要爱护它并自己注意安全。你走后我会打电话通知那边村子的民兵,到时马就交给当地民兵喂养。为了赶路我谢了书记、部长趁早上马出发了。

过了公路,离开村庄前面就是平坦的草原,我抖动缰绳马开始飞奔向前,我在马背上任由驰程,严然是一个老练的骑兵。身下的白马不但高大威武而且生得均匀协调,它一次次腾空跃出,四蹄非常有力和矫健,人在马背上觉得十分平稳、舒服。它还很有灵性,我在缰绳上的细微动作它都能心领神会。马在奔驰,我的心情也在放飞。不一会我们已从东边跨越草原到了西边,前面是一座不陡不缓的高山,我轻勒缰绳,马儿善解人意停止奔跑慢了下来。接着它改成稳健的慢步沿山爬行,马蹄得、得很有规律,使人少有颠簸的感觉。马在慢行中得到休息,我在马背上悠然自得地观赏着沿途的风景,不知不觉已上到山顶。,前面又是一段平缓宽阔的山路,四周一片寂静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马儿和我相伴而行,在蓝天白云下,我们沐浴在灿烂的阳光里。回望帕里草原已离我渐远,我抖动缰绳策马向大山西边奔去。

沿西边山坡顺势而下海拔越来越低,一片片绿色开始映入我的眼帘。谷底是亚东河的上游,边防二营一连就驻守在这里。中午时分我到达河边的丁嘎村,民兵前来牵走了我的骑马,我先到连部见连首长说明来意,连部通信员通知后老乡们把我接到班里,连里的所有永胜战友听到消息都来与我相见,大家握住我的手问寒问暖,好象亲人来到他们身边,一个个显得异常兴奋。战友们拿出平时省下的水果罐头让我解渴,忙着烧水倒茶,准备午餐,表现出浓浓的战友之情。分别多年以后,又在遥远的边防线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战友们,我忘却了沿途骑马的疲劳,感到的是快乐与温馨。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