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鼓励小孩走向大自然,去接触一草一木,哪怕亲昵原野上的风。


今早出门,带着小孩去观看田园,绿色的稻禾正努力生长,青翠的蒜苗在东风中摇摆娇躯,小而嫩的荔枝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哦,那是青春之光。


正好,有一个稻草人竖立于田园,左手挥舞飘带。


小孩问我:“阿爸,稻草人是怎么做”


我说:“找些木头,包些稻草,戴个笠帽,再装两支手,就可以赶走麻雀,咱农民稻田就少些损失”


小孩说:“小鸟不劳而获,太不像话”


其实,每个人都有一张嘴,都有生存的权利,“抢食”是自然世界动物的本性。


走到庵兜村大榕树文化广场,我坐在秋千上荡了几回。在文化广场东面遇见石磨,小孩说:“这是什么”


我说:“古代石磨,碾大豆玉米等,做成自已喜欢的食物,现在已被人造机器替代了,新新人类不识这货色”


在城市呆久了,稻草人和石磨小孩根本不认识,城市没有自然景物,它有太多人造风景和噪音,它缺乏阔的海空和原野

林伟煌,曾出版《静水深流》,入选《闽派诗歌.散文诗卷》,系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