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作者:海狼 朗诵:兰心无语

图/文来自百度网

我是骑着一匹飘飞的白马,去寻找当代地图上标明有着草原的地方。在那里,我听着《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的歌曲;在那里,我感觉到一股声音从四周响起。在额敏河的早晨,在昭苏草原的马灯里,我发现我的心灵早已先于我的身体溶进了这遥远辽阔的草原,溶进了散布在向阳山坡的羊群。我在一种牧歌一样的音乐里,抵达一种牧马人纵横天际,绵密深厚的梦乡。

我是这样的,我一点也经不住这种音乐的诱惑,我是在马头琴招头相唤的时候,缘定了一匹飘飞的白马,缘定了草原可能长出并且飞翔的翅膀。我说我看见了,炊烟的触角,从雪莲花似的毡房升起,直至远远的蓝天,那淡蓝色的飘带里,把一声声问候,放在了我的身边,放在了幸福而寂静的花瓣上。我说我听见了马头琴的琴声,深沉粗犷,欢畅通透的音韵,让我在重现的草原,达到一种人物两忘的境界。我流泪了,这是十几年来,我在城市找了很久,一直没有找到的感觉。

我在一把旧琴的思念里,只身返回草原。在草原的深处,如果说马的奔驰给我震撼,引燃我心灵的激昂,那么马头琴的音弦,则给了我神韵之美,那一声声醉人的音符,由远而近,直达我的心怀。它给我的感受是巨大的,无穷的,让我因某种渴望而激动万分,让我因某种爱恋而苍老庄重,让我在一种青草的暗香里,嗅到一种尘世之上的芬芳。

我袭一身简单的行装,寻找那匹可以飘飞的白马。我选择欣赏马头琴,我便有了一个非常大的想象空间,一片自由的草原,我便可以摆脱纷纷扰乱的人流,获得一种精神的释放,获得一种幻想的迷离,获得一种灵魂的超脱。我需要一种补给,这种补给,是精神上带有一些本能的原始,这种补给,只要你踏进草原,你就可以在某一个瞬间,获得一次真真切切的回放。你就可以深入一个民族的民风,民情和民俗,蓬勃着草原的激情,升腾着生命的火焰。你就可以看到一匹飘飞的白马被人爱,被人疼,被人喂养。

我是躺在一朵带露的马兰上,我闭上我的眼睛,聆听着马头琴的音韵,我一次又一次潜入草原的深处,数不清的缰绳,全攥紧在我的手心,只有按琴的手指,低回婉转的旋律,深沉激越的抒情色彩,向我呈现着牧歌一样生动的草原。我会遇见最美的女人,她在毡房的门前,用我听不懂的蒙语,比划着马的形状,比划着属于这个民族的传说。她闪动的眸子,犹如草地幽蓝的眼睛,并轻而易举地发现我,发现我是为马头琴而来,为寻找那一匹飘飞的白马而来。我看见她美丽的泪水,持久滚动,渐而进入我体内,高贵而幸福。

我在草原怅望,我把我已经触动的爱与被爱的根须,长久搁置在马头琴的怀里,我感受着草原潮湿而明亮的呼吸,我是一匹飘飞的白马,缓缓进入草原的暮色,在岁月的风口,在另一片草原上,咬住你慈祥的红唇,把心留下,我要用音乐完成一种真正让人感动的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