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总是来得很快。刚过完年逢好天气出门时,蓦然发现自己已经在春色中了。柳条儿爆芽,草坪泛绿,孩童们仰面憧憬,周末的山脚下多出了放风筝的人儿。

红梅白梅开篇了春光中的第一场醉,从一枝吐春意,到嫣红遍繁枝。人们开始趋之若鹜地往郊外寻,在园林里探,朝溪湖边跑,陶醉在迟迟春日里留连忘返。

玉兰花如脂如玉,让人心底生出脉脉爱惜;迎春花在河边桥头盛放,漫开一片孤静的芬芳;山茶花如此娇艳,难得你品性竟能如此耐久;海棠花下沐春风,迈不开步只为那艳繁姿容……

身伴方塔环堤绕,踏过樱花第几桥?当护城河边樱花尽发时,让多少人愿望守着花树不老,又让多少人想要守着这座小城终老呵。

桃花傍翠柳,掩映出二八年华的娇嫩,撞入眼帘之时,感叹世间是没有几个人不爱这颜色的。人生最终极的恋慕,终究是青春豆蔻的芳颜。想起《红楼梦》中,林黛玉翠竹苍苔的潇湘馆里没有桃杏树,贾母见她窗纱的颜色旧了,便立刻传命新换银红色的“软烟罗”糊上,要的就是这种浅粉淡绿相映衬的效果。娇嫩的美永远是人们的心头最柔软的爱。

此后的绿叶托海棠,绿林衬紫荆,同样是繁华相映的颜色,却微微渡向深重,一如女人年月叠加的韶华。

路边草地上冒出的蒲公英、蚕豆枝、马兰头,看到后会不由自主地弯下身去,边观赏边想挑摘。女人们逛游之余,都喜欢寻了蒲公英回去入药,摘了蚕豆耳朵托手里把玩,挑了马兰头归家做菜……春趣、野趣是无尽的,年岁在叠加,童心却永远会像个孩子似的跳出来,不会老。

马兰头,当地人称其“头”,都意为“嫩”,形样上嫩,作为菜肴口味上也嫩。它和菜枝头、香椿头、春笋头、草头是我心目中的春蔬“五头”。香椿头和马兰头同时段出生,形状虽不同,但在色泽上,特别是根茎部,细看都有一种红绿相交的过渡色,略带莹润如玛瑙一般,很令人喜爱。

菜枝头即是“菜苋”,是青菜生出的嫩枝苞,开春当头的第一道美味就是它了。一盘炒菜苋堆盘嫩绿,入口时的那一段新鲜,是一冬高热量菜品最清新的替代。有时候我盼望着春的到来,其实是在盼望着尝到菜枝头,然后差不多天天吃,生怕它初萌的枝苞很快开出黄色的小花,便带苦味了。

春笋也是餐桌时令常客。油焖笋、雪菜笋片、笋丝摊蛋……只要竹笋新鲜,全自带美味。竹笋也百搭,搭上肉、鸡、鱼一烧,肉带笋味,笋渗肉味,总之鲜美。典型的是“腌笃鲜”,过年家里亲制的咸肉还有,添加上新鲜五花肉,切块放入竹笋或莴笋炖烂,肉味咸鲜相交,汤中一股笋香,最是独特的。鲜嫩的竹笋头、酥烂的莴笋头常被捞选出来留孩子和老人吃。

草头在当地很常见。口感嫩的话谁都喜欢吃,口感一老就没味了,所以要挑嫩的草头剪下来,加白酒或黄酒烹了,吃上去香喷喷的嫩。葱葱郁郁的草头地,轻轻踩上去,脑海中会闪出两个字,就是“踏青”。

人们的脚下也犹如“草头地”,一日比一日葱茏起来。此刻的乡郊路边尽是密匝匝的草,缀着星星点点的小花,初踏上去时一丝怜惜,马上被那种喷薄沁人的绿意冲淡了,身体里跟着酝酿起一股朝气。踏青呵,端的是这种与天地自然合一的心欢喜。

青草、青麦、绿蔬一多,人们采割了榨出汁来,拌了糯米粉包上豆沙馅做青团吃。艾草、青麦苗、菠菜叶都可以榨了汁做成青团,但用浆麦草汁做的青团最有天然浆草味。市井间食品店门口,常见摆放着青团出售,沿街买两个吃,一时蛮难品出是哪一种味道。超市里用保鲜膜裏住的小绿团,更不知道添加的是哪一种绿色了。

纯正的青团碧青、糯籾、清香、爽腻,时令美食里有它的座次。亲见亲知其制作的过程,更能品尝到春天里的阳光气味,品尝到种稻割麦蒸尝的陇亩与家室风景。

青团当令,也常作为祭祀扫墓的供品,这便就是清明之事了。踏青赏花吃青团之时,落英缤纷拂面,转眼已至清明。


二十四节气中,唯有清明既是节气、也是节日。清明节即踏青节,是游玩踏青的节日,也是祭祀、凭吊和追思的节日。

游春赏春乃人间大热所趋,而祭扫凭吊属幽冷伤怀之事,深感古人将清明节定在这繁花肆放生机勃发的时节,是有深厚的文化哲理的。

繁花肆放,生机勃发,的确适合踏青游玩。天人相应,桃李春风一杯酒,得意马蹄疾,人们感受着生命的激情和怒放,流连沉醉之时,清明节如期而至。祭祀时“直面”祖宗先灵,追思里重现别离伤痛,扫墓中亲见来路归途,无一不在提醒世人,后来者该有怎样的责任和使命;无一不在敲醒世人,当下该有怎样的感念与珍重;无一不在震醒世人,人世终将何去何从。

这种强烈的对比,犹如《金瓶梅》中将西门庆之死放在最热闹的过大年之时,给人情绪上的猝不及防的碰撞,无形中达到深深的警世之意。

反过来,当清明节的人们感时溅泪,消极惊心,沉浸于对故人的哀思时,了悟到人世与情爱的虚妄时,感受到生命的无常缥缈时,抬起头来,却见山花正旺,放眼山下,闻得油菜花飘香。杨柳花树动,绿意润暖风,此情此景,生命的热情重又滋滋生长。天空中飞扬起的风筝引导人们看向前方,人们继续游春走下山去,奔上了以春为起点的人生征程。


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雨打花树缤纷落英,转瞬已在仲春暮春相交之时。江湖夜雨,十年灯下,满腹追思都沉默。 牡丹欲开,月季待放,花期仍未尽,惜春正当时。

(文中花卉图景多选自家中长辈达叔父的兴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