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怀想

  我的祖先是湖广填四川那个年代,100万移民大迁徒时来到这里的,当时是明末清初,四川的川民几乎被屠戮干净了。这里地名叫破石岗,至今在导航地图仍能找到。传说是雷公把半山腰的这块巨石打破了,先辈在中间铺上石板,形成一条进出的道路,并在离巨石不远的地方用树木搭建了一所简易房屋,破石岗因此得名,从此在这里定居。

当时有个说法叫“插占为业”就是你在竹片上写上名字,插在一块荒地上,这块地就归你所有。先辈们就这样在这里落脚,辛勤劳作,开垦荒地,繁衍生息。

经过了几代人的努力,居住的房屋从纯木结构演变到后来的土木结构,屋顶盖的是土瓦。占地大约一畝多。

我家的祖训是:

读书好耕田好学好便好,

创业难守业难知难不难。

 这两句话分别刻在祖父母墓两边的石柱上,至今清晰可见。这石柱大约3米高。

  我的爷爷葬在我家山后,现在的高凉路旁。墓上有:“云山锁四围,竹策引风清。”的诗句,我至今也不太理解其含义,只能是一知半解。可否理解为:云雾缭绕锁定在山的四周,翠绿的竹林跟随清风而摆动。好一幅田园风光,山乡美景,正是:

观云雾缭绕似人间仙境,

梦烟雨缥缈若世外桃源。

你莫说,近年来回到这片土地,因人口急剧减少,耕地大量荒芜,就真的像是来到了世外桃源。据我所知爷爷是个文人,小有名气,风流倜傥,在清朝当过地方官,相当于现在的乡政府官员。

  我的父母是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初相继去逝的,享年86岁,一生辛劳、节俭、纯扑、善良。死后葬在他们生活了八十多年的破石岗旁边。

清明是个没有祝福话语的节日,

巍巍寨坪,云住风泣。

我的父母亲人,音容宛在,

您们在那儿过的可好?

天堂里是否桃花开了,

草儿绿了,蝴蝶蹁跹,

鸟儿欢歌,碧空荡着云影,

您们是否隐在天龙,福佑子孙。


无论我们忍不忍得住眼泪,

雨总是下得格外缠绵。

无论鸟儿会不会停止鸣唱,

思念都是春藤一样地蔓延。

点一支蜡烛,燃一段心香,

为了那永远的怀想······


愿所有故世的亲人们安好,

你们永远活在这春天里,

活在我们的生命里,

点一支蜡烛,燃一段心香,

为了那永远的怀想……

  (下边这棵法国梧桐是1991年栽在父母坟地的,至今已成参天大树!)

 石龙寨坪(俗称老人坪),海拔1000米左右,苍松翠柏、人杰地灵,是块风水宝地。沧海桑田,时代变迁,没想到,几十年后爷爷的孙辈杨秀才又担任石龙乡党委付书记。

远离城市的喧嚣,来到这里,蔚蓝的天空,仿佛没有一点瑕疵,茂密的树林,特别是针叶松树林,产生的负氧离子含量极高,使人们的心灵得到洗礼,植被复盖达到了最佳状态,随处有山泉,到处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饮用水源几乎是零污染,这就形成一个使人长寿的生态环境。

到了春天,莺歌燕舞,鸟语花香。几年前就有远见者,打算在此修建老人公寓!的确是个好主意。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这里没有了昔日的辉煌!从20世纪开始,外出打工的打工,搬迁的搬迁。只有极少数的人还留在这片土地上。仿佛成了与世隔绝、人迹罕至的世外桃源。

破石岗的房屋现只剩下残破的一小部份,已经无人居住了。

也许是上了年纪的缘故,对故乡的种种是那样的眷恋,儿时的记忆时常在梦里出现,这些梦中视频,大多是身在家乡,童年时代的美好的片段……

燕儿呢喃细语声声,

田园生活与世无争。

梦回故里叶落归根,

浓浓乡愁心潮难平。

至今还有少量村民居住在这片土地,他们纯扑勤劳,心地善良。就像天上的云彩一样,纯结无瑕。在这片土地上过着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

  昔日辉煌的破石岗,至今已淹没在草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