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4月1日下午从北京回漳州,除了隔天要参加会议以外,还有点时间顺便可以会会当年漳州一中篮球队的球友和下乡的知青朋友们。此次回来,我自己悄悄的制订了一个培训计划,即准备为知青们“办班”、再培训几个热爱写作、开始仰慕《美篇》的积极分子。唉!万万没想到遇到4月1日的“愚人节”,人算不如天算,培训过程演绎了“假亦真来真亦假”的悲喜剧,好在其结果还是令我满意,且听我慢慢道来吧。

  (从漳州九龙江南岸的酒店远眺漳州的九龙江,江中左边是新建的”彩虹桥”,右边是有百年历史的“旧桥”~中山桥,对面的新住宅,形成了江滨的新一景。)

  (漳州农村的农具,我们当年下乡熟练掌握其使用要领~风车,用于吹去晒干的稻谷皮。)


      出差漳州的前两天,我当年下乡的浦林畜牧场女知青翁平在我们知青群里发了美篇文章《“刷”的烦恼》。“刷”是按漳州话音译过来的中文,其义是动词的“撒”,特指漳州小吃如“鼎边糊”盛碗后要在上面“撒”放一些好吃的配料如卤肉、内脏、炸豆腐、油条、香菜之类的意思。翁平内秀,近来创作热情高涨,时有美篇问世。我早已关注了翁平,见状马上从“关注”栏里找到翁平的另两篇美文发到知青群里,立马引丽贤、云露、淑宽、如滨等女知青们的啧啧赞扬。


      丽贤特意“艾特”翁平说“能把所看到的用照片和文字记录下来很好”。记得去年春节我们畜牧场知青聚会,丽贤提了个好建议,请大家把自己今昔的新、旧照片发到群里,由我编辑出新旧对比的照片。大家热烈响应,我也热情高涨、殚精竭虑、绞尽脑汁的出炉了《致青春~“浦林农大”知青四十多年来新老照片对比,还是青春依旧的灿烂容颜》的美篇文。没想到此文引起巨大反响,不少人看得“目屎水(泪水)”盈眶,纷纷转发、收藏。美篇如此之美,魅力如此之大,引得丽贤、云露竞折腰,她俩强烈要求我必须要教她们,我也毫无保留的使出浑身解数,树标杆似的培养出我的第一批学员,在我的指导下,她俩居然很快的且熟练的编写出美篇,其文情深意满,读来如沐清风,令人爽朗。仅此一举,我自然确立了在知青群里”美篇导师”的崇高地位。


      这次翁平在大家不知不觉中无师自通、后来居上、出手迅速且硕果颇丰,令我颇感意外,有“高手”来了的紧迫感,我骄傲不得,必须要有新举措。于是,培养更多的美篇“从业”人员的计划自然就提上了议事日程。 


      我们知青群里个个是文青,对于写回忆文章的事嘴巴说说可以,却懒于动手。记得2016冬天,莉莉去北京,我和建军相约去拜访她,莉莉提议说“我们知青们应该写写当年的生活,让大伟来编辑”。我体会写文章有两个要素,一是要有创作的“冲动”,二是要有好用的“武器”。当时“冲动”的人少,”武器”也没有。但到了去年春节后,情况大为改观,“伟哥”大伟入了群,他有了自媒体的武器,一发不可收的在群里“点射”般的写出了数段回忆当年畜牧场生活细节的小文,令大家对伟哥刮目相看,感觉他像换了个人似的。我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赶紧告诉伟哥用美篇编辑成文。伟哥是有个性的人,软硬不吃,搞得我好没面子。谁知时过境迁,至今日,眼看翁平美篇连连,伟哥有点坐不住了。


      3月30日那天,伟哥终于按捺不住的在群里问翁平说“那写文章的制作工艺培训机构何时开课,俺报名入学考试。”武彬迅速跟上“我也报名入学”。见有人上钩,我赶紧火上浇油的说“我们每个人都是作家,满肚子的故事,现在到了回忆的时候了,要写出来,给自己留个纪念,给朋友们欣赏。我推荐用美篇,上手容易,编辑方便,我和云露、丽贤、翁平都可以当老师。”并且补充一句“用了有疗效啊!”武彬很自信的说,翁平和丽贤两位老师就在漳州“侯款待(招待好)”,“刷”她们几次搞定,等毕业了再大搓一顿。少毅也近乎于恳求翁平“开个培训班吧!”武彬甚至把教室都订好了~在伟哥图书馆的工作室里。淑宽担心请不动翁平老师。其实翁平近来确实很忙,否则她肯定会首肯的。

  (这物品现在的年轻人一定很陌生~棕衣和斗笠,当年漳州农民的雨具,我们当知青时人手一套,防雨效果很好。)


      回到漳州的4月1日晚上,我和伟哥联系好在他工作室里当”培训班”教室的事宜后,便在知青群里发布培训通知:“我今天下午回漳州,明天有会议,定于三号上午九点半在伟哥工作室举办普及美篇培训班,包会,不会不要钱,欢迎有志于学习美篇的农友们前来参加,过时不候”。我是认真的,但此通知的语言延续了我一贯的调侃风格,但没想到的是我一年回漳州也就一两次,突然如此高调说回来了并且还要大发慈悲做好事大家未必当真。最悲催的也是我疏忽了、没有意识到这天是“愚人节”。


      姚明最先响应说“好可惜,我在成都错过了一次学习机会”。看得出,姚明是认真的。

      伟哥和武彬马上响应“俺参加”。

      小鹏说“参加培训包吃包住,并且每人补贴一百元,请大家踊跃报名,报名截止时间今日零点”。我后来想来,小鹏肯定以为我是在“愚人”,跟着添油加醋,他的话明显的像传销广告。如此一来谁会信?

      姚明接着问说“不知下一期什么时候,希望提前通知”。姚明还是很认真。

      小鹏接着落井下石:“下期定在明年四月一日”。坏就坏在这句,有恶作剧的意思。

      少毅紧接着发了个捂嘴偷笑的小图像。他这理工男,有多年和洋人打交道的外贸经验,似乎看出了什么。

      小鹏更加肆无忌惮:“报前十名者有额外惊喜,补贴及奖励统一从微信转入”。

      跃进不知是看热闹还是故意着继续愚人节游戏,“艾特”小鹏说“您给画两只小虾就行”。小鹏喜国画,画虾是一绝,堪比齐白石,得小鹏的画有巨大的升值空间,比小鹏说的”奖励”价值不知髙出多少倍。


      热热闹闹的一顿忽悠,让人云遮雾罩的不知真假。许多人没有发言,没有几个响应来报名的,或许是明白今天是愚人节,开开玩笑而已。而我却还蒙在鼓里,甚至还以为小鹏、跃进是在帮助我的“招生计划”吆喝呢!


      掐指一算,铁杆参加的有伟哥和武彬,都是当年知青同宿舍的,应了那句话“打虎亲兄弟”,捧场也要靠兄弟。有一个是一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以后要靠伟哥和武彬去向知青们传播美篇的”革命火种”了。

  (伟哥的工作室在漳州市老年大学里面。)

  (美篇培训班教室~伟哥工作室就在二楼。)


      直到4月2日晚上,春琴怯怯的在群里问一声“许老师,明天有开课吗?”我马上回答“开课,九点半”。此时很多人还不知是真是假呢。


      4月3日上午九点半,我准时到了伟哥那像图书仓库般的工作室。伟哥很高兴,赶紧泡茶,拿出“爱派”,恭恭敬敬摆出一副学生准备听课的架势。我看他没有下载美篇,让他调出翁平的“刷”文,指导其点击“马上制作”下载。可是七弄八弄,美篇就是下载不了,伟哥很失望,在群里“酸小(漳州话:讽刺)”一下我说“俺老鼻子不服气,当教头的玩不转任何工具,卖晓使船嫌溪挨啦(漳州话:不会驶船嫌溪窄)”!言下之意是埋怨我连下载美篇这点小事都搞不定,有“水货”之嫌。下载不了我也纳闷,不得其解,后来查了才知道,说是“爱派”要花钱购买软件,这不太厚道。于是赶紧要伟哥换成智能手机来上美篇。


      武彬来了,我抓紧时间培训,秉承“动口不动手”的原则,指导武彬按步骤操作,这样学生记得牢。武彬上手很快,马上试着制作了他近来改造居室的美篇。伟哥没闲着,拍了一张照片发到群里,附上“俺入学考试不及格,只能旁听许教头一对一培训圆山居士(武彬马甲名)”。这明显看出伟哥有不满情绪。

  (左起:武彬、许教头。)


      此时,群里突现少毅的话“真有培训啊?我还以为是愚人节快乐”。此话肯定说出了很多人的心里话,后悔来不及了。汪莉莉说许教头回来开会的事“已经在漳州新闻露脸了”。其义是我回来是真的。可那天漳州新闻很多人没有去关注。


      十点左右,春琴游完泳也来了,头发还是湿的。闲扯几句,伟哥说小鹏在家,我们去他家茶室喝茶加培训。临出门,武彬和春琴寻摸着从伟哥这”顺走”几本书。

  (左起:春琴、伟哥、武彬。)


      出老年大学的大门,是熟悉的北塔路,当年我们一中篮球队的晓滨家就住在这,当时叫“龙溪地区展览馆”。老街的老房子还在。

  小鹏已泡了茶等候我们,他那小孙子和爷爷好,黏着他,小孙子帮着给我们端茶杯,水撒了一地,小鹏没有怨言,赶紧拿抹布擦水,看得出小鹏很享受这绕膝之乐。左起:小鹏、小孙子、春琴、许教头、武彬。伟哥在哪里呢?伟哥在拍照。

  我开始给春琴授课了。春琴很认真,旧款手机很不给力。但是,春琴很快的也开始上手,选出照片编辑了“参加游泳比赛”的第一篇美文。我教她写文、修改、更换照片、如何发送等等,春琴眼看大功告成,乐开了花,把美文发到自己家人的群里,她很高兴,脸上露出了标志性的几个酒窝窝。

  许教头教高兴了,手舞之,伟哥抓拍下精彩瞬间。

      今天培训结束了,正式毕业两名学生。伟哥发言说“京城许教头今日巡回传艺,正式收徒二位,旁听陪练二枚,静观其效”。伟哥有点失落,于是要我和他摆出一副培训的架势,拍了照片发到群里,不明真相的人会以为真像那么回事。左起:许教头、伟哥。

  时近中午,武彬说一起吃饭去,到不远处的“老龟风味馆”去吃漳州土菜。

  武彬负责点菜,所点的菜品都是漳州名吃,琳琅满目,忍俊不禁,胃口大开。致斌也从舞蹈队练习“形体课”回来参加饭局。

  席间,伟哥透露了他现在的宏伟计划~要编辑漳州革命史之31军、28军、长江支队和南下工作团的有关史料。我要为伟哥大赞一下。可以想象,伟哥一旦用上美篇,那肯定是如虎添翼,精彩纷呈了。我们共同期待伟哥的成果面世。参加聚餐的从左起是:许教头、伟哥、小鹏、武彬、致斌、春琴。

  这顿饭吃得高兴,一来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美篇培训过程以喜剧结束,有硕果;二来是回漳州又见知青朋友,大家心情愉快。吃毕出门回家,见餐馆路旁居然有几棵不知是什么树掉落的黄叶,点缀了马路,竟然感到画面如此之美,愿我们的知青朋友们能有更多的人学会美篇,为我们的业余生活添新乐趣、添新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