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底,抓住春天的尾巴,陪父母回到丹巴。

当年父母响应祖国号召、放弃内地舒适的环境,在丹巴、在杨柳坪,我们的父辈甘于清贫艰苦的生活、把自己的芳华奉献给了祖国的云母事业,如今的他们已经是耄耋之年、芳华已逝,但我知道,在父辈的心中,云母是他们那一代人记忆中永远抹不去的回忆,是他们心❤️中的芬芳年华。

是对阔别30年故地重游的向往?是对老友的思念?是沿途的美景?……父母一直充满着兴奋,小小的车厢内洋溢着激动和喜悦的气氛。

一直担心年近80岁的妈妈那安了四根支架的心脏受不了3800多米缺氧的稀薄空气,特意准备的氧气居然没了用武之地。

感谢上天,沿途的西岭雪山、巴朗山和四姑娘山都银装素裹、毫不吝啬的用他那最美最雄伟壮丽的景色迎接我们。

(第一张西岭雪山、第二张巴郎山、第三第四张四姑娘山)

  位于中路乡的墨尔多神山下的寺庙。

千百年来,神山庇护滋养着丹巴的各族儿女。

  风景如画的中路藏寨一年四季都是那么的充满魅力!

夕阳下的中路,美得让人窒息!

夕阳下的墨尔多神山,雄伟得令你振撼!

  太阳喷薄而出时的中路,在光影这个调色大师的勾勒下,那山那房那树充满着令人陶醉的魅力,让你如痴如醉!

感叹上天对中路的眷顾。

  看到几个藏民路过,赶紧“抓拍”了一张。

  当年的杨柳坪是丹巴云母矿的一个云母加工厂,集云母加工车间、基建(负责全矿的办公和职工住宿修建)、电厂(负责保障全矿职工的生产生活用电),是我出生到15岁以前生活成长的地方,这个带给我无尽记忆,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现在成了丹巴县革什扎乡政府所在地。

父母告诉我,我就是在这个老房屋背后出生的。

  去杨柳坪途中,俯瞰布科藏寨和革什扎河秀丽风景。

  在这个简易的索桥上,吹着清爽的河风,看着革什扎河那奔腾不息的河水,望着两边高山上的一草一木,不自觉地在索桥上来回跑上几次,当年在河边用大头针做鱼钩、用蚯蚓做饵料钓石爬子和细甲鱼,在河边采摘乌泡、酸梅子、上山捡野菌子、和小伙伴一起跳房、跳拱滚铁环捉迷藏、在河边捞木材(拿回家作为煮饭的燃料)、冒着被家长体罚的危险下河游泳……那么多的童年趣事,一股脑地在眼前晃动和闪现,昔日美好的时光,恰似一幅幅流光溢彩的画卷,烙在记忆的深处,一幕幕,如诗如画,一段段,如梦如歌。

  父母在这个我们当年称之为“甩甩桥”上留影。

  这个电厂的水管历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霜雨雪,至今还在为当地群众送去光明!

  妈妈见到了她当年的学生(也是我的同学),回忆起当年的趣事,是那么地开心和兴奋,师生之情、难以言表,随着岁月流逝,杨柳坪变得面目全非,不变的是那浓浓的师生情、浓浓的同学情。

感谢同学们的盛情款待,欢迎来德阳再叙同学情。

  知道大渡河吧!但估计没多少人知道大金川到了丹巴才开始称大渡河的。

科普一下,大金川经过日夜兼程来到丹巴县城,与从小金县流来的小金川在这个叫三岔河的地方汇合后,这条奔腾约300公里的大金川有了新名字,这就是著名的大渡河,对,就是当年红军飞夺泸定桥下面的那条大渡河。

照片左边那条稍大点的就是大金川。

  美丽的嘉绒大桥、当年我们称之为西河桥,是丹巴途经金川、马尔康进蓉,途径康定进蓉的必经之路。

  见到老友,握手拥抱、总有说不完的话。

  甲居藏寨距丹巴县城约8公里,犹如田园牧歌般的童话世界,享有“藏区童话世界”的美称。甲居,藏语的本意是指“百户人家”。藏寨从大金河谷层层向上攀缘,一直伸延到卡帕玛群峰脚下,整个山寨依着起伏的山势迤逦连绵,在相对高差近千米的山坡上,一幢幢藏式楼房洒落在绿树丛中。2005年由《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组织的选美中国活动中,以甲居藏寨为代表的“丹巴藏寨”被评为“中国最美的六大乡村古镇”之首(此段来源于网络)。

  隔河欣赏梭坡乡那秀丽的风光。

梭坡是整个丹巴,乃至全世界范围内古碉最集中的地方,共有84座之多,其中包括世界上唯一的五角碉,其价值不言而喻。

隔河观碉,对面的碉楼群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巍峨壮观,一座座经受了百年乃至千年风雨侵袭、战争洗礼和地震考验的古建筑群仍旧傲立在河谷两岸悬崖峭壁之间,无不惊叹于藏族人民的聪明才智和无穷智慧。

  偶遇藏族婚礼,藏族主持人口若悬河地介绍着丹巴的风土人情、新郎新娘的恋爱经过以及来参加婚礼的客人,我对几个参加婚礼的藏族嘉宾说,主持人忘了说“丹巴美女如云”这最重要的一句话,逗得她们哈哈大笑,对我伸出了大拇指👍。

遗憾的是因为时间关系,未参加完婚礼我们就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祝这对藏族新人新婚快乐!扎西德勒!

  再见了丹巴,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这个总是出现在我梦中的地方。

祝愿您更加美丽更加富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