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 影:随缘 (妹妹)

文字原创:柳暗花明 (姐姐)

手机拍摄:柳暗花明 (姐姐)

春风缓缓陌上行,由南到北,所经之处,早莺争暖树,新燕啄春泥。春天不负众望,带着点点桃红,丝丝新绿,就这样款款而来。紧接着,姹紫嫣红,每朵花都绽放着独特的色彩、形态和香气,都有各自的相见欢。

知己好友三五人,相约踏青赏花,不失为春天的一大乐事。金川的梨花、婺源的油菜花、武大的樱花、龙泉驿的桃花……让人们趋之若鹜。赏花人如织,花容亦失色。其实,只要心中春意浓,赏花何须去远方。

春天绝不厚此薄彼,它的脚印无处不在。你所居住的院落,临近的公园,马路两边,甚至你家窗前屋后,何处不是春,何处不飞花呢?莫负春光莫负花,去赏花吧,一出门就会与春天撞个满怀。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最急不可待与春天相约的就是桃花了,恰似一个急性子新娘,不等春风缓缓掀起盖头,自己一把扯了下来,露出粉嫩嫩的一张俏脸,笑得肆无忌惮,天地间张扬着艳艳的粉,哪里还有一低头的娇羞?

戴望舒的《雨巷》给丁香涂上了惆怅、愁怨的色彩。近一个世纪了,这种色彩在江南的烟雨中,在油纸伞下氤氲着,不曾淡去。


北方的丁香是一树一树的朗朗,每一朵花的心里都住着喜悦。一个个紫色的小喇叭,吹出浓郁的香。一串串淡紫粉白向春天吐露少女的情怀。

紫叶李花,邻家女孩般可亲可爱。晴有晴的好,雨有雨的妙。薄如蝉翼的花瓣近乎透明,盈盈一笑,便让那青春少年无处可逃。


紫叶李花美,叶子也美,待到秋来花落后,叶子由红变紫,竟也是一番花开的模样,一直将春天延续到雪花飘落。

杏花,从牧童遥指的村庄里走出,一直走到能抵达的所有地方。白里透粉的杏花,不是一朵两朵,一开就是一片热闹。


杏花村、杏花沟、杏花坡、杏花山……漫山遍野都是杏花。我总觉得,有了杏花,就有了乡村,有了炊烟,有了姐姐妹妹。

看到贴梗海棠,我便会生出一丝疼惜,她们定是妈妈贴心贴肺的小棉袄吧?那样紧紧地贴着母亲,万般的不舍。


小小的花芽儿贴着梗,含苞欲放的花蕾也贴着梗,粲然绽放的花朵还是贴着梗。我最不忍看到的是贴梗海棠花的花梗两相离。

一夜春风,梨花就开了,唯有梨花能称得上玉树琼葩堆雪。纯净的白,热烈的白,庄严的白,夺人眼眸的冷艳。


梨园女子唱尽人生酸甜苦辣,一次一次为爱死去活来,她们一如梨花,容颜终会老去,纯白依旧。

人间四月尽芳菲时,雪花翩然而至,给姹紫嫣红的北方之春,披上了洁白柔软的婚纱。给赏花爱花之人带来惊喜和欢愉。

有花又有雪,就有了情趣,有了诗意。三三两两的赏花人,笑音震得花枝乱颤,雪落纷纷。我的手机中又多了一抹雪中红颜的妩媚和妖娆。

走着看着拍着,忽然想起一句诗”不如怜取眼前人”,对呀!何不怜惜眼前人身边花?何不守着实实在在的小确幸?偏要一味追求遥不可及的海市蜃楼呢!


赏花,只要有一颗恋花的心,一双惜春的眼睛,携一个相机或者手机,就已经足够。有花可赏,有蝶可待,我们就可以把春天的花容玉貌定格在心,就可以拥有一段属于自己的美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