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3

写在前面的话


我们不如意时,总感觉心头布满乌云,满目凄凉,一副天塌的样子。熟不知此刻定是情绪控制了我们的心魔,迷失了我们的心智,让我们只感受到了生活的痛苦,其实让我们不妨从头细数,总有那么一个时刻,感觉自己被疼爱,温馨如旧。

静 写于2018年4月2日

过年前去父母家,给他们买了两条不常吃的鱼,收拾时,不小心刺了一下食指,我的皮肤好,自愈能力向来极强,平时磕着碰着既使见了血,既不用创口贴,也不忌讳下水,过几天就自愈,这次也照样,压根就没把这点小伤放在心上。


腊月里,打扫卫生,洗窗帘,备年货,忙得不易乐乎。四五天过去了,食指下水时偶尔疼痛,捞出来才发现,食指指甲缝有点儿化脓,整个食指肿得变了模样。晚睡前我在伤口处涂了精华素,第二天起来就好多了,浓也吸收了不少,我就没再去诊所。


大年二十九先生从单位回来,不知什么时候发现我的伤口,他说:"真皮实,十指连心,都肿成了这样,也不懂得去处理。"


他要领我去医院,我认为很麻烦,如此小伤真没有必要去医院挂号排队费时费力,先生依了我。


看上去指甲边缘的肉缝里黑点定是残留的鱼刺,挑出来清洗一下,皮肤再生能力好,一两天准会好。


于是先生儿子带着我去门前熟悉的诊所,可是已经关门,又跑了附近几家,也吃了闭门羹。先生说大年都二十九了,他们都回家准备过年去了。



那可怎么办?先生去药店买了碘酒双氧水和棉球,打道回府。


一进门,他便忙着找放大镜,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他,搞什么名堂,我问。你躺沙发上,把受伤的食指伸出来,等着,儿子搬个小凳子过来帮忙,他边找东西边分配工作。


他们俩过来,先生坐在沙发上,儿子坐在他对面的小凳子上,他把放大镜递给儿子,"你配合好我的工作,把你妈受伤的手指放大,我才能准确下手。"


他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又多捏了一根缝衣针要给我挑刺。


"消毒了没?"我惊呼!""煤气灶上烤了。"先生笑着,手法轻柔地捏起了我受伤的食指。


"爸,爸,干什么呢?你的针都没碰着我妈的皮肤,在那儿还不停地挑。"儿子笑得拿放大镜的手都在颤抖。


"认真点儿,就是因为你没拿好放大镜我才判断失误。"我正还纳闷呢?怎么手指没有任何触觉。原来他竞这样小心翼翼。


终于有点儿痛觉了,我单手摸出手机,探出头想把这温馨的一幕记录下来。


"妈!别动别动,消停一会儿。手指跑了。"儿子喊着,他们俩嗔怪嫌弃地停下手来,重新拿放大镜定位我的手指。"这真是不怕疼。"先生笑着斜了我一眼。


针在表皮处浅"点",根本够不着那黑色的小刺毛,先生终于下狠心拿针向深处探寻。一挑两挑三挑,然后再拨开一点,再拨开一点,真是十指连心哪,疼痛一直扩散到心脏,才真切得感受到了"心疼"的感觉,我没敢叫出声来......


终于针头处挑出一点黑色的小刺头,又挑出一点儿,他先拿给我俩看:"这要留在皮肤里,怎么会一下好,好了也会有暇疵。儿子你出门在外,一定要引以为戒,不能象你妈这样大意,细菌扩散有时会很危险。"


处理完最后的一点黑点,他用药棉蘸着碘酒擦试干净,再把双氧水倒进瓶盖里,把我的整个食指的指头伸进去浸没消炎,然后再用药棉擦干,整个过程看起来轻车熟路,我被惊到了。


"你要是学医,一定也是个好医生。"我急忙夸他,他俩围在我身边,细心且宠腻,我真庆幸自己没去诊所,不然真会错过了这被"前呼后拥"的"女王般"的感觉,真好。


"当然,当一名军医是我年轻时的梦想,只是高考提前录取差几分而已……",我相信,如果梦想成真,他一定是个称职的好医生。


那一刻,感觉自己被疼爱。

其实生活中,我们何尝又少了这样的被疼爱呢?只是我们有时候把亲人的付出看成了理所当然,为自己的付出索要回报,少了感受幸福的能力。可生活却是只有时时心存感恩,才能感召幸运垂青。疼爱每天都在上演,也许只是缺少感受的心意,不妨我们从头细数,总有那么一个时刻,让我们动心动容。


此时翻看相册,寻找曾经记录的那个美好画面,忽然发现那天正是2月14日,偶然且温馨,我喜欢的仪式感竞然也在悄悄地孕藏在其中……


此时我伸出曾受伤的那根食指,没有留下任何伤痕的印迹,痊愈如初,但那里却悄藏着家人的疼爱,让人分感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