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雪如花

今日花如雪
山樱如美人
红颜易消歇

辰时云似草

丑时草似云

岸柳似娇女

白首难展开

樱如雪

纤纤散絮春时节

春时节

韶华未领

已然轻别

樱如蝶

盈盈弄舞双心叠

双心叠

值春时候

不思风月

夫赏花有地有时

不得其时而漫然命客

皆为唐突

寒花宜初雪,宜雪霁,宜新月,宜暖房

温花且晴日,宜轻寒,宜华堂。

暑花宜雨后,宜快风,宜佳木荫

宜竹下,宜水阁

凉花宜爽月,宜夕阳,宜空阶

宜苔径,宜古藤巉石边

若不论风日,不择佳地

神气散缓,了不相属

此与妓舍酒馆中花何异哉?

——《瓶史》袁宏道

一种美到了极致

任何的语言

就成为多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