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2

  三十年前,一个类似于"幸运信"的通信游戏,将南北两座城市的他与她维系起来。当时,他是在校就读的大学生,接到传递信时她正好排在三个传递者的首位,按照游戏规则,接到信的人必须给第一位寄贺卡,然后继续传递信件。据我们厂描图员说,大学生寄来贺卡的同时,还来了封热情洋溢的信,于是,两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开始了八年鱼雁往返的岁月。


二十岁,正是产生浪漫、适合恋爱的年龄。他几乎天天给描图员写信,信的字数以千为单位。有一次,他将电话打到住在描图员楼上的处长家,请求叫描图员听电话,并没有特别的理由,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平时自诩聪明伶俐的描图员,深深被大学生忧国患民的品质所吸引,一种东西慢慢从心中升腾,温暖而甜蜜。


  可是双方家长并不认可,理由很简单,天南地北,何处安家。与所有热恋中人一样,他俩坚持着,抗争着。北方的父亲拗不过执迷不悟的儿子,悄悄给描图员写信,列举其子的种种不是,期望描图员知难而退。当描图员并未动摇芳心,他千里迢迢来到南国,背着儿子与描图员见了一面。回去后,对不听话的儿子叹息:是位好姑娘,若她愿来,则成,不来,则矣。


或许爱情还需要其它东西支撑(比如金钱、住所、家人),任何情感都可能有起有落。有那么一天,热衷于学英语、读中文的描图员感到他的信件稀疏了,她的爱被忽略了。的确,激情渐退的他屈服于父母的安排,与一位不错的女孩见了面,继而谈婚论嫁,那颗为描图员坚守的心已经冷却,最后将她关在了心门之外。


  当她获知实情时,他已是有妇之夫,描图员为爱如此脆弱而绝望不已,她也匆忙结婚,尽管心无丁点爱意。


但是,匆匆进入的生活是不如意的,他俩结果都选择带着儿子离开那个毫无感情的家。


虽然远隔千里,他和她的友情却从未间断,书信、电话和网络使他俩感受彼此的悲欢与离合,分享彼此的喜怒与哀乐,心底一直无比充实。


  从他的博客中,描图员能读懂一些东西,它能勾起激情已退的以往。可是,各自经历了万水千山的心,已如止水,难起波澜。也许,有些错是错不得的吧?比如她的忙得难以抽身,比如他的迅速结婚,有时一个转身,就成了无法跨越的天堑。


  电影《半生缘》的结尾,男主人公到机场没接到回国的老友,却邂逅了曾经相爱至深的情人,在人声嘈杂的饭馆,旧情人说:"能见面已经很好了……我们是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只四个字,饱含沧桑、辛酸、无奈、悲凉,那是爱过的感觉,是爱过的人都懂得的感觉。

  是的,无论多么相爱,无论曾经如何情深,到了这一天,那些缠绵、深情、炽热、疯狂,一切的一切,都已成为过往,如今只能说一句:我们,回不去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能回去的感情,就算回去了,你也会发现,一切已经面目全非,唯一能回去的,只是存于心底的记忆。


  最后,顺便要提一下的是,我就是那个描图员,不过现在不是描图员了,是一名小编辑。他,是我的新浪博友中的一个,或许也是你的好友喔。


注:2008年4月27日首发雅虎博客,2009年9月14日《南方工报》刊登


背景音乐:《再泊枫桥》

演 唱: 沁心橘子水

【作者简介】

  凌风,雷州半岛女儿,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湛江市作家协会理事。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擅长散文、随笔、小说、报告文学写作,喜欢简洁唯美文字,追求纯文学审美情趣。先后在全国、省、市级报刊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100多万字,作品频频获奖。以网名"沁心橘子水"在榕树下、红袖添香、且听风吟、草根原创文学网等知名网站拥有个人文集,作品被大量转载,尤其散文作品深受广大网民喜爱。博客散文集《沁心橘子水》获湛江市文艺精品中篇二等奖,报告文学《大港梦》获广东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岁月如歌"大型报告文学征文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