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觉得,初春西湖的美,会让人觉得言语乏力。哪怕罗列再多的赞美之词,依然会觉得完全无法准确形容。

  我曾无数次的想,该怎么去拍、怎么 去表达初春的西湖,到最后却发现,我根本没办法完全领会西湖的深厚底蕴、根本无法描绘其美于万一。

  初春的西湖宛如清晨的女子,自顾对镜妆梳,不张扬、不招摇、不招谁惹谁,却总能引得万人驻足。哪怕是一缕微风,也能令她散发沁人的清香;虽不曾发声轻吟,依稀间亦能听到悦耳的清曲。

  她是如此清秀。

  又是如此艳丽而不低俗。

  一枝一叶、一花一草,仿佛跳动的精灵,无不让人万般怜爱。

  我从来就是个简简单单的人,而面对如此纯净、秀丽而又十分淡雅的西湖,我想,再多的技法也无法完全表达初春西湖的美。所以,我只能简简单单的去拍、去记录。


  西湖,就在那里,一百双眼睛去看,会有超过一百种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