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31

谁道初心如昨,不忍割舍,可后来,木鱼敲破,抬头问佛,余下故事与谁说?

沐小柒看着大殿里的佛像,柳眉微锁,眼底是化不开的情意和丝丝缠绕的愁绪。
黑衣如墨,及腰长发只简单用一根黑色缎带束起,利落干净,娇小的身体站的笔直,像是一柄随时会出鞘的利剑。
她,沐小柒,沐府少主的随身影卫,终日活在黑暗中的影子。
低眸看向跪在佛前虔诚而拜的男子,锦衣玉带,面如冠玉,她要用一生誓死守护的人,沐天麒,沐家少主。
“小柒,快快,快扶我起来,腿麻了。”前一秒还一脸虔诚的沐天麒,下一刻就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样子。
早已恢复清冷模样的沐小柒,唇角微抽的看着伸到自己跟前白皙如玉的手,听话的伸手握住,然后稍微用力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哎哟,不行,腿麻太难受了,我站不稳,小柒你先让我靠一会儿。”顺着被她拉起来的力道,沐天麒踉跄了两步,直接将半个身子都压在了沐小柒身上。
“少主,属下扶您去那边坐会儿。”沐小柒强忍住将他丢出去的冲动,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凳子。
沐天麒看也不看旁边的凳子,依然故我的靠在沐小柒身上,直接两手搂着她的脖子,换个姿势弯腰赖在了她后背上“不要,凳子没有小柒舒服。”
“……”闻言沐小柒脸颊微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因为跟沐天麒距离太近。
“小柒,你脸怎么这么红?生病了吗?”没听到回答的沐天麒,微微侧脸看着沐小柒越来越红的俏脸,唇角含笑的将脸贴得更近了一些。
“……小柒只是有点累。”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沐小柒此刻想杀人。
“才站了这么会儿就累了?小柒你体力太差了,以后还要多多锻炼才行,不然,怎么保护好我呢,对吧?!”沐天麒唇角的弧度越来越大,说出的话却认真无比。
“……”
“小柒,你怎么不说话了?”
“……”
“小柒,你有什么心愿吗?本少主可以允许你许个愿。”
“……谢少主,但小柒从不许愿!”
“你应该说,你最大的心愿就是本少主吃得好睡得香,长得好看不受伤…”
“……少主,您还是去坐会儿吧?”沐小柒将头偏向一旁,努力避开耳边他呼出的气息。
“那你许个愿,你许了愿我就依你。”将脑袋搁在她肩膀上,沐天麒眼底满是认真。
“……小柒最大的心愿就是少主吃得好睡得香,长得好看不受伤!”最好别吃成头猪!!!都快压死她了。
“这才乖嘛,本少主答应你了。咦?腿也不麻了?小柒许愿果然很灵!”沐天麒站直身子,顺便将沐小柒转过来面对面,低眸看着她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情颇好。
“少主,时辰不早了,该回府了。”深吸一口气,心里默念着:他是少主,他是少主,才能抑制住想要一脚踢上去的冲动。
“嗯,走吧。”沐天麒抬头看看外面的天色,出乎意料的好说话。
“……”收起诧异,沐小柒觉得她永远都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善变得跟天气似的,瞬息多变。
“你干嘛去?”沐天麒伸手抓住欲闪人的沐小柒,脸色微凝。
“……少主,属下是影卫!”影卫,顾名思义就是影子,她当然是躲在暗中继续做影子,难不成还要跟着他大摇大摆的下山?
“我知道啊,所以要形影不离嘛,走了。”像是没看到她一脸无语的表情,咧嘴一笑,然后直接拉着她柔软的小手往外走。
“……”少主,是谁跟你说影卫是形影不离的意思的?沐小柒无语的任由沐天麒拉着她的手。
嗯,因为她试过很多次想把手抽出来,然后,在一次差点得逞以后,原本紧握的双手就变成了十指紧扣……
沐小柒看着两人紧握的双手,思绪万千,她只是个影子而已,一个可能死掉也没人会在意的人,却因为沐天麒而活的像个正常人。
虽然他在她面前总是嬉皮笑脸,没一点当家少主应该有的样子,也没有一丝作为主子该有的威严,但她知道他活的很累,家族的压力,以及各方的势力,都压得他无法喘息。
“小柒,我不想娶姚家小姐……”沉默了一路,走进城门之前,沐天麒突然低声说了这么一句话。
沐小柒看着被他放开的手,前一刻还相互纠缠,下一刻就有了无法跨越的距离,就像是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形影不离,却有着难以逾越的差距。
“……那便不娶!”既然不想,那就不娶,一辈子的时间很长,她自私的希望他能娶一个真心待他,而他又喜欢着的人。
“是吧,小柒也不想我娶她是吧?听说她空有一副好皮囊,实际就是个草包,怎么能配得上你家少主我这么才华横溢,又俊美无双的美男子……”沐天麒折扇轻摇,一派的风流倜傥。
“……”几句话成功把沐小柒所有的感伤全部打散,一丝也不剩。
果然,她家少主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破坏情绪高手,谁也没办法在他面前伤感超过三秒,反正她做不到。
“小柒,走吧,本少主带你去吃山珍海味。”沐天麒帅气的微微侧脸,指着前方热闹的街道折扇一收,另一只手习惯性的往后一抓,却没能如愿抓到那只小手。
“沐小柒,给本少主出来!”看着空空如也的身后,沐天麒语气轻轻,带着暴风雨前夕的宁静。
“天麒哥哥?”身后一道脆生生的呼唤传来,声音来自一锦衣华服的少女。
“沐小柒!”沐天麒咬牙切齿的看了眼空空的前方,转身时已恢复了清冷漠然的样子。
“姚小姐。”面无表情的朝女子轻轻颔首,便再无其它言语。
“真的是你啊,天麒哥哥,你也要去万香楼吗?”听说万香楼又出了新菜色,她特地过来尝尝,没想到竟会见到她的意中人。
“抱歉,姚小姐,本少主还有事,告辞。”沐天麒漠然的听着她说完,轻轻颔首,不待女子反应,便转身离开,自始至终都没有给过一个笑脸。
“天麒哥哥……”女子失落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抬起的脚步终究没有追出去。
沐小柒在暗处默默的看着,或许,姚家小姐并没有外人说得那样不堪,只是,也许是少主不喜欢罢了。
回到沐府,沐天麒连晚膳都没用便回了房间,等待着沐小柒来自投罗网。
结果,等到了月上中天,也未曾见到人影,沐天麒的心情从兴致冲冲变成了电闪雷鸣。
“沐小柒!”有点磨牙的意味,话音没落,沐天麒就一阵风似的冲向了隔壁,直接一脚将门踢开,连敲门都省了。
“……少主?”本就浅眠的沐小柒听到脚步声时就醒了,只是,没想到来人会是沐天麒。
“还知道我是主子?”弹指将烛火点亮,沐天麒一脸的不开心加怒气。
“少主,时辰不早了……”都大半夜了还不睡觉,跑来我房间干嘛?沐小柒拥紧身上的被子靠在床边。
“你也知道时辰不早了?”他等着她主动认错等到半夜,结果她竟然倒头睡得比谁都香。
沐天麒一屁股坐在她床上,顺道还将她往里挤了挤。
“……”少主,既然知道时辰不早了,是不是就该回去睡觉了,怎么还坐下了?
“往里一点。”伸手将她往里推了推,然后衣袖一挥,关上门的同时烛火也随之熄灭。
徒留一脸懵的沐小柒瞪着黑暗无语。
“少主,这……”是我的房间,睡得也不是你自己的床。
“闭嘴,本少主困了。”沐天麒伸手将她连人带被子一起捞进怀里搂紧,然后,呼呼大睡。
“少主?”沐小柒试着动了动,结果是,纹丝不动。
“别吵……”略显沙哑的嗓音带着浓浓的倦意,沐天麒搂着她的手臂再次紧了紧。
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似乎只有在这丫头身边他才能安心的睡着,于是,他只能死皮赖脸的跑来蹭床睡。
渐渐适应黑暗的沐小柒望着近在咫尺的俊颜,近到连呼吸都纠缠在一起,似乎稍微再近一点就能吻到他的鼻尖。
她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了,毕竟在他们还是少年时他就经常跑来蹭她的床,不管她愿不愿意都要把她抱在怀里当抱枕。
似乎他从小就睡不好,有一点动静就会惊醒,然后就再也睡不着,直到后来,有一次他赖在她房间不肯走,困了也懒得回房,就直接在她床上躺了一晚,结果,就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
从进沐府到现在有近十五年了吧,从小就跟在他身边,陪着他从懵懂少年到现在独当一面,点点滴滴都不曾忘记。
窗外月色朦胧,窗内满是温情,相对而眠的两人,呼吸交融,睡颜纯净,像是沉浸在美好的梦中,嘴角扬着浅浅的笑。
当天空开始泛白,看色彩染上灰败,任由岁月蹉跎着深情浅爱,徒留冷风袭来,吹拂着剪不断理还乱的依赖,压抑着偶尔扬起的无奈,空余往事斑白,落满时间的尘埃。
沐小柒看着依旧慈眉善目的佛像,依旧是当初的大殿,当初的画面,只是,少了一个最重要的人,就显得有些伤感。
依然是黑衣墨发,沐小柒静静站在大殿中央,手中拿着染血的剑,原本素净的小脸上血迹斑斑,眼底是抹不去的不舍和遗憾。
今天是他的迎娶别人的日子,她想送他一份大礼,也想就此逃离,杀了他的仇人,就当是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沐小柒,你好大的胆子!”熟悉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她却连回头都没有,只是自嘲的笑了笑说“影子麒,你再这么凶,我以后就不让你出来了……”不过是幻影罢了,竟然还敢对她这么凶,都说中了那人的毒会让人产生幻觉,看来果然是真的。
“沐小柒,你又皮痒了是不是?以后再乱跑,信不信本少主把你捆起来。”沐天麒伸手将她搂紧怀里,压下了心底的恐惧,却无法抑制自己发抖的身体。
当他即将迎娶别人,当他感受不到她的气息,找不到她的踪迹时,才发现对她的情意有多深,才明白她的不可或缺。
于是,他取消了婚礼,出动了所有影卫去找寻她的踪迹,才知道她一个人跑去杀了所有想要害他的人,才知道她下定了决心想要逃离他身边。
他找了她整整一天,在心底的恐惧越来越明显的时候,才终于在大殿里找到了她的身影,当他看到她浑身是血的样子时,才明白她在他心底的无可代替。
“影子麒,我累了,你带我走吧……”静静任由他抱着,失血过多的她有些无力。
“嗯,我带你回家。”沐天麒心疼的将她拦腰抱起,转身施展轻功朝沐府而去。
“影子麒,你说,如果少主知道我送了他这么大的新婚礼,会不会很开心?没有了仇人,他就能安心的睡觉了吧?就算没有小柒了,他也可以睡得很香了是吧?这样是不是就算是实现了小柒的心愿了呢?从此以后他就可以吃得好睡得香,长得好看不受伤了,即使小柒不在他身边……”似乎是因为受了伤,神志不清,以至于她的话比平时多了很多。
只是,她说得越多,沐天麒就越难受“小柒,你错了,只有你好好的,他才会开心,其实,他最想要的就是你能一直陪在他身边。”
“你才错了,你知道吗?我是影卫,可以不存在的影子,就像我是他的影子,而你,是我幻想出来的影子是一样的,我们看似形影不离,却有着怎么也无法跨越的距离……”随着倦意来袭,沐小柒的声音越来越小,双眼紧闭的窝在他怀里,却不知何时满脸泪痕。
“沐小柒,你要记住你的命是我的,如果我不同意,就是阎王也无法带你走!”几个疾驰落在院子里,沐天麒低头看着怀里呼吸浅淡的沐小柒,低声宣誓。
很多时候,我们都在追逐着远在天边的东西,却忽略了近在眼前的风景,直到别离在即,才发现原来影子也有情意,只是他们习惯了沉寂,才让我们忘记了他们的守护的意义。
沐小柒一睡便睡了半年之久,沐天麒几乎每天都守在她床边,寸步不离,生怕她醒来看不到他,也更怕她随时离他而去。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沐小柒终于悠悠转醒,只是在看到眼前的人时,眼底有些陌生的情绪。
“小柒,你醒了?”沐天麒激动的看着睁开眼睛的沐小柒,双眼泛红。
“你是?”沐小柒看着眼前胡子满腮,双眼通红,衣衫不整的男子,有些疑惑。
“我是沐天麒啊小柒,你不记得我了?”看到她眼底的陌生情绪,沐天麒从激动变成了紧张,她失忆了。
“……沐天麒?”沐小柒想她一定是还在做梦,不然,她那一向爱美的少主怎么可能变成这个样子?
“对啊,我是沐天麒,你最爱最喜欢的相公,你是沐小柒,是我最爱最喜欢的娘子。”沐天麒咧嘴一笑,失忆了没关系,只要她还在他身边,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
“……”沐小柒确定了,眼前的人就是她家少主,只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疯了……

形影不离两相依/文/冷芯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