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岁月犹如细沙从指缝随风溜走,我们迎风而行,生活中我们得到了许多也失去了很多,唯有童年像一朵柔美的花儿在记忆中摇曳。在很小的时候就有着活泼可爱的外表,骨子里却有着小小的孤独,童年就像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那时父亲从条件好的二队调到条件差的三队当队长整天忙着开会抓生产,年轻的母亲在二队也是忙着挣工分,年幼的我每天就被送到个子很高,嗓门很大的万婆婆家里,也是村里唯一的托儿所,村里大大小小的孩子都送到这里,不许调皮,不许乱跑,我可不想呆在这里,于是就偏离婆婆的视线,从小门挤出去,跑到三队找爸爸,我像个没户口的小流浪儿,常常游走于二队和三队之间。


外面的天很高,很蓝,阳光明亮而灿烂,村子里的大人们都出工了,我自由自在的一蹦一跳快乐的跑起来,阳光下去追逐翩翩起舞的蝴蝶……又在墙角捉会儿蜜蜂,那时没有化肥灭草剂类的农药,田间地头路边到处都开满了各种野花,摘野花找野果忙的我是不亦乐乎。


在桥头的小溪边有一大片苦豆子,奶黄色的花儿一串一串的在阳光下争相怒放,散发着悠悠的香味还带着淡淡的苦味,久闻会头晕,许多小蜜蜂在花儿上嗡嗡的忙碌着,我喜欢摘一把野花编个花环带头上,绿野仙踪,那种天真烂漫,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花一草一童心,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美好。

那时,我常常独自一人,边走边玩,一直玩到肚子咕咕叫,抬头看村里炊烟袅袅……有时走到村头就被村里的叔叔婶婶拽家里吃饭。有时走到谁家就在谁家吃,谁家做好吃的也不忘叫过去,不管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虽然都不富裕,但都亲切热情的像一家人。


有时在村里的食堂里抱一些油条回来,在哪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我总是让万婆婆惊呼“这盲流丫头,又在哪抱的油条”。在这惊呼声中,总能感觉到父老乡亲的宠爱。


就这样懵懵懂懂的吃遍了小村的东西南北,以至于后来老公第一次到家里,村里的叔叔婶婶们依然热情相迎,这个说萍儿在我家吃过饺子,哪个说萍儿吃过他家的肉片,天哪,我真是无言以对,老公惊讶的说“你小时候是要饭的”我晕死了……这暖暖的乡情却成为心中抹不去的记忆。

父亲白天忙生产,晚上召集大伙开会,闹哄哄的会场里,我总是在父亲的腿上戏耍,然后睡去……夜深人静人散去,有时从父亲宽厚的背上醒来,数着满天的星星回家去……童年是父亲宽宽厚厚的背,温暖而舒适,是梦中的摇篮。


清晨,眼睛还没睁开,就伸着胖乎乎的小手要吃的,父亲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块糖饼,香香甜甜真好吃,童年就是那块甜甜的饼。

往事如烟,岁月如歌,我们的童年没有名目繁多的兴趣班,也没有的学业的压力,家里的小鸡小猫小狗,爬满围墙的牵牛花,飞来飞去的蝴蝶蜜蜂,宽阔无边的田野绿地都是我们童年戏耍的天地和伙伴 ,我们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却也有物质匮乏的尴尬,但是依然感恩岁月赋予我们的童真。


童年是父老乡亲善良纯朴的笑容,童年是一条清澈的小河,童年是溪边美丽的小野花,童年是廊檐下燕子的呢喃,是春天里清脆的柳笛声,是一抹明媚的阳光……

童年如门前的小溪哗哗的流向远方了……在岁月的长河里我们一路风雨兼程,生活中我们失去了什么才能保留一份天真呢?那份童真却时时滋润着我们的心灵,那散发着芬芳的土地让我们魂牵梦绕,留恋不舍……


当我们回首遥望,阳光下的牵牛花依然静静的开满墙角篱笆,依然骄傲而倔强的朝着更高的天空伸展,时光静好,素心安然,那份天真却烂漫了岁月,唯愿把这美好流淌于笔尖素笺之间,让淡淡的墨香飘着牧童的笛声和溪边天真的欢声笑语,在岁月深处的流年中伴我浅笑安然。

文字——沙漠玫瑰

图片——戈壁红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