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开年后,南京马帮的第一个集体出游点选的是"老地方"皖南歙县的坡山村。另外新增了一个英坑村。时间是3月22日至24日(周四至周六,因为山上的住宿在双休日早就被别人订满了,所以没办法照顾上班族)。活动由新成立的旅游部具体负责。由于英坑的小刘欢和旅游部聂传贵部长说,该村的接待能力有限,只能安排四十人以下的团队,并且进村道路狭窄,只能行驶40座以下的大巴车,因此,此行的报名人数定为36人(向东航国旅车队租用37座大巴)。

发通知时,我曾担心因连续两年都去过了,这第三年去恐怕报名人数不多。采取的办法一是放宽报名时间(一周皆可报名);二是如果人数不足大巴座位数,就改自驾前往。谁知道,通知发出后仅几个小时,36个名额已经报满,后面再报名的只能做替补了。

出发前一周,全国忽然降温,最低温度回到了零下。并且阴雨不断,还常常雷鸣电闪。这的确让人担心。一是我们前两次上山都遇到了阴雨天气,虽然云雾很美,但毕竟是去看油菜花的,这花儿没了阳光其美就大打折扣了。二是担心天气冷了油菜花开得迟,待我们百里迢迢地赶到山上花儿未开,岂不扫兴(我们第一次是4月头去的,就已经晚了,油菜花谢了,大部分都结了绿荚,的确有很多遗憾)。好在我们运气好。从3月20日起天气转好,估计上山不会再遇到阴雨天气。

3月22日上午8点车从南京江宁开发区出发(因为实际报名人数是38人,蔡效文先生只能和夫人自驾前往)经过5个小时到达坡山村山脚下,再每五人或六人一组乘当地面包车摆渡上山。大巴车进入安徽后,一路上都是青砖小瓦马头墙的徽派建筑和绿水青山油菜花黄的春色美景,的确给人一种视觉享受。有人说"如若没有徽州,中国的春天将失色一半",此话虽有夸张,但细观眼前的美景想想也的有几分道理。

上山时,天气尚好,太阳高照,近处的油菜花黄和远山的青黛之色形成层次对比,犹如一幅天然的山水画卷。坡山村相对于江西婺源、云南罗平、青海门源油菜花观赏名头来说是十足的小众之地,但其"云山雾海映花黄,海市蜃楼幻如烟"的独特山景是那些大众之地所难有的,也是吸取我们摄影人的独特之处。

放下行李后,因正值顶光,便让大家休息至下午4点再出去拍照。由于山里天气变化太大,待两个多小时后再出去时,云层已经涌上来,太阳只剩下一个亮斑了。有很多第一次上山的帮友,面对美景盛宴还是拍个不停。有人担心天气会变坏,我说,最好晚上能下一场小雨,第二天早上才会有"云山雾海""海市蜃楼"的美景奉献给我们。

晚上6:30用晚餐。晚餐的菜都是十足的土菜:清炒油菜红烧肉,土鸡咸肉和香肠。自采蕨菜鲜竹笋,柴灶米饭锅巴香。这是真实地道的农家味!

晚饭后天下小雨,给我们一种希望。但愿半夜能停,否则又是难见天日了。当晚大家自由活动,掼蛋、聊天、看电视。至夜11点左右,天晴了,一弯新月呈暗红色已经离西山头不足一竹竿高。天上繁星闪烁,离地面很近很近。我拿起相机去二楼南端的茶室窗口拍星星,一直到十二点,效果还不错。

23日晨6点我出门一看是个好天气,整个小山村云雾缭绕的犹入仙境。我赶紧登上西山头的观景亭,那时亭前好机位已经站满了人。有上海口音的人对站在他前面碍事的人发脾气:"我凌晨3点就上来等了,好不容易有这个位置,请帮帮忙好伐了?"我一身大汗地正在寻找好机位时,一个女的扛着相机忽然离开了一个好位置,我赶紧占了上去。那位置正对日出点和瀑布云流动的方向,且前无阻挡,不知她为何离去?这只能解释为"天助我也"!

应该说,我们这群人的运气真好!太阳升起之前,整个坡山村周边全是云雾,伴有红色的光映照在云雾之间,更加增添了一种魅力。东边的山头越来越亮,似乎太阳随时都可以跳出。我们所住的房子处正是东山和西山的垭口处,只见云雾由北面的山凹向南面的山凹流动而来。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云雾在阳光侧逆光的照射下非常具有立体感地由北面高处向南面低处涌来,犹如一挂云雾的大瀑布呈现在眼前,这真是"飞流直下三千尺",十分神奇也十分壮观(请注意看后面的照片)。这美景和奇景在坡山村也并非多见,属可遇不可求也!我们能欣赏到并用相机记录下来,只能归结为"运气超好"!

山上摄影的人很多,但大多数都是刚入门或出道不久功力欠佳的,属于学了一点技巧,但拍摄无思想,眼中无活的小雏鸟。还在那儿呼左呵右的瞎叫唤。

太阳升高了,我给几个帮友拍了几张照片(我强调每人只拍一张,不能左扭一张右扭一张的耽误时间)就和巴蜀雄鹰下西山了,路上碰上了傅大哥。

下到路边就听到坡下路大师的说话声,但雾很浓,看不见他在何处。我们寻声找过去,在云雾的间隙里看到他们4个人在坡下的油菜花丛中。我们3人找到下坡的台阶但还需进人菜地,待走到他们那儿,鞋子和两只裤脚都是泥。由于云雾太浓,无法拍照,我们带两脚烂泥无功而返。而关格格则组织西山上的马帮人员迎着朝阳大合唱,获得了一片叫好和掌声,同时,他们也成了义务模特儿,引来了无数相机和手机对他们一阵狂拍。

早餐也很好,茶叶蛋随便大家吃。馒头、糕饼、稀饭还有好几种下饭小菜都很可口。吃饭时我在朋友圏发了4张坡山村瀑布云照片,引来了一百多朋友的点赞和几十个朋友的好评。坡山村的方四清书记看到照片后,在微信上问我"刘老师,你上山来了?"其实,我22日到时还和他打招呼的,或许他见我并未认出我来;或许人多,他忙忘了。估计前者的可能性偏多。

早餐后,旅游部安排大家去坡山村寻古。在关格格的带领下,马帮百花(合唱)群的女同胞换上了红色的演出服,到"梦幻坡山"的石刻前面合影留念,同时所有人也来了个"全家福"。随后往村里去。云雾山村,随处都是景,大家走走拍拍,可谓兴趣盎然。

由我们住处向东行约千米便是坡山村。百余间保存完好的古民居依山而建,错落有致,虽经沧桑却还完好,准确地说是别有风情。路上遇到的村民,大多数都很友善,巴蜀雄鹰与一位82岁老人交谈,得知,他是五十年代入伍的老兵,比七十年代末入伍的巴蜀雄鹰要早了20多年。因为不是双休日,山村客人不多,我们避开了人看人的困窘,这种安静正是我们喜欢的氛围。

由山村回住地的路上,我和康力在82岁老兵门前小憩,那时正值口渴难耐之时,老兵的女婿为我们倒来了两杯水,体现了山里人的朴实。

午饭后,我们前往英坑。一路是乡道,大巴前行的确不易,特别是错车困难。好不容易到了英坑小刘欢所发的位置图所在地,发现住宿条件十分差,三十几人分房间睡大通铺,且四处无景可看。询问了一下当地人,要想看景得花个把小时登上东面的高山才行。开大巴车去了一趟英坑村(据说有一个古祠堂)车无法调头。想方设法调头时,一群在车后打牌的当地人,丝毫不让地方,体现了典型的农民特色,任大巴驾驶员小距离的前后折腾。看这情景,显然,我们是被英坑小刘欢忽悠了!当即我们决定放弃英坑赶往泾县住宿。

泾县的朋友很给力,我一个电话就安排妥当,漂亮的宾馆,可口的饭菜,让大家如释重负而喜笑颜开。第二天我们将去泾县古村落——黄田一游(请看下篇)。




本篇所有照片皆为本人苹果手机所拍摄(相机照片尚未整理)

春到皖南

车窗小景

油菜花黄与远山青黛显出坡山之景的丰富层次

22日下午晴转阴,但景色尚好

远处的坡山古村

一枝独秀

教大家拍摄全景

北山凹里的美景

夕阳只有一抹亮晕

坡山小景

人在花海里

花开正艳

早晨6点云雾缭绕

山头上红晕呈现

南面山凹成了雾海

雾海之上天空泛红

另一种视角

西山角下的农舍仿佛海上浮岛

观景亭北面的云海

从西山上往下看

我意外获得了这个好机位

这个机位拍的全景,十分美丽十分壮观

等一会儿瀑布云就从远方暗红色处向右边白色处流过去

云雾增大了

南面山凹完全成了云海

一种色彩的对比

层次丰富

北面的云海因阳光的变化而改变

远处的坡山村如仙境一般

云海一层层

太阳快升出山头了

有云海瀑布在从左向右流动

这张照片可以看到云瀑的细节

云瀑更加壮观

似乎右边快给填满了

红色的雾

山头都是人,那个上海口音人就在其中。可怜三点上山,不知是否拍到东西

让格格、岳萍、高晓敏在人群里举手

剪裁后像素小了,还能看看

再次举手多了雪天梅花

选了这个景为帮友拍照

马帮合唱也成了西山上的一道风景线

下山时看到此景,也是难得

下山的另一条路

四角放暗后的另一种效果

朦胧民居

逆光下的油菜花

在这儿听到下面传来的路军的声音

随便一个景

顺光也还可以

侧逆光的效果

油菜花和云海

云瀑还在流

近处看云瀑

天很蓝

雾里看太阳

北山凹

一种组合

北山凹美景

题图

两种花

九点了,雾还未蒸騰

雾开始上浮

似有小岛

再来一个全景

很美

隐约可见

云雾正在退去

村庄露出了

这个全景也很诱人

退到远处的云海

南面风光

北面风光

从村子的下方看过去

桃花挂角

一个婴儿在晒太阳

前景是桃花

看看错落有致的村庄

西面山头全是顺光

透过油菜花看村庄

山凹里还有村子

右上角白房子下方,格格带红衣队在拍照

快到中午了,阳光很高

炊烟升起

村庄小巷

村庄小景

一朵红茶花

路边小景

村庄在夕阳下,色调暖暖的

皖南特色

无梦到徽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