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afan

周末陪妻儿去无锡鼋头渚看樱花,抵达已近黄昏,便买了夜票。想着置身漫漫樱花半岛吹着太湖的风,偶有花瓣落肩,微风拂脸,该是多少的惬意与风雅。

我不是诗人,但我可以想到一些诗,譬如美篇里的蒨衣吹雪,她写那句“樱雪吹堂座已春”,念来都是纷纷意境,叫人着迷。读别人的诗如同逛人家的园子,若无引人之处,都是枉费彼此闲情的事。

鼋头渚吸引我的原本是太湖的风光,即使在夜里我也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但终于小有失望,当我迈进景区的大门,一堆迷乱的灯光瞬间搅乱了我的视线,以及我所有的预想。

里头五彩的霓虹和激光照亮着所有的树、石头和房子,各种树、草都混为了一谈,人们主张的美都朝着群情激昂的方向去了,剩了我晕乎乎不知所以然。

妻儿也想早些离开,因为房间开在苏州。我只是想着多少也要拍个几张,也忘记了“樱雪吹堂”的后一句,“望尽回舲不见君”,后来才忆起。

樱花不再沉浸于月光之下,月光也已黯然,唯有人群拥挤,洪流般穿梭于花径石阶。鼋头渚不少景点是当年一些名流的私家园林,无论结构设计还是可考的历史都值得欣赏与追溯。然此时此刻,真应了那句花非花雾非雾了……但是很奇怪,它总能赢得多数人的喜欢。

我站在廊桥上,分不清樱花本真的颜色,却一会儿看见明清古装的女人,一会儿又是cospⅠay的女孩湖畔沿堤自拍,心想这巨幕的灯光的确帮了她们的忙,更不必担心她们脚下的不小心,嘿嘿,越发觉得可与横店媲美了。

大约玩了一个小时我们便离开。回途中影影绰绰看到太湖岸边的芦苇,于月色中荡漾,竟是这般撩人。更觉这瞥一眼的赏才是最真的赏,自然这几秒的景恰是更美的景了。

鼋头渚的人气不在话下,我只是说这样的夜色不属于我,而天明的美景,注定与我错过。

其实身在江南,随处可遇见美丽的樱花。樱花有很多品种,我是分不清的,甚至分不清与杏花梨花的区别,但这并不妨碍我赏花的闲情逸致。

我的家门口有个大学,有个王陵,里面都有年长的樱树,我时常往里面跑。

赏花的时候,我是喜欢一个人的,或站在树底下,或靠着树干坐在草地上。樱花在我的头顶织成一张细密的网,透过花间的空隙,仰望天空的蔚蓝,心就象要飞出去一般。

这些日只需有轻微的风,便能享受樱花雪的亲吻,它们柔柔地落到你的发上,你的衣衫上,你不会想着去拍打它们,如有小猫的亲昵,心生怜悯。

还会想起诗人雪花的快乐,飞扬,飞扬,飞扬,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倒不是刻意地营造一个唯美的心境,事实上,你怀揣郁郁的心事,又何来看花的心情呢。就象逆着光看树叶,看花,它们会特别的美丽。


有时候真的是越简单越美,不用去人潮汹涌的地方,也无需繁花似锦,随手一拍,只一朵,便已是满心欢喜了。


昨天中午又去学院蹓跶了会,大概是受了美篇花事的鼓舞,顺便又拍了点樱花小品,连树根也拍。这段时间父亲的身体连续保持着安康,对我来说,就有着足够的喜悦与空闲了。

我在拍来拍去的时间里,树底下站了两个女人。她们一直在说一件事,昨天一个小女孩失踪,刚刚被找到了。“你看你看,就是这个孩子,我也发了救助贴的。”“太好了。”我不经意瞧见她们头低下去专心手机的模样,很生动。

之后又遇到了几个原先单位的同事,久不联系,自然又亲热地聊到了一起,大多是谁投资赚钱了,谁单位里不干了,谁谁家又拆迁了...阳光透过花枝,打在每个人的脸上,也是很生动的样子。

散去时天空依然纯净。这个下午,时光细碎,柔软且安心,也许这就是赏樱最好的结果了吧。


说起上周去鼋头渚看樱花的缘由还有一个,之前的两三天吧,家附近的一条青年路上几株樱花齐齐开放,火火地被朋友圈刷了屏。晚饭后,妻子说去走走,我说天空还下着雨呐,她说,下雨人才少呢。

我们走到青年路边的堤坝上,迎着微风细雨,在樱花树下跓足,凭栏,远眺。说是看樱花,其实不过是借着樱花看家乡的夜色,此时的樱花树就是你抒情的凭借,感怀的背景,有着神奇之效。


路上有行人经过这里,也会稍作停顿,放下伞掏出手机,或自拍或对着盛开的樱花心无旁鹜。妻子拿了红伞,在镜头里也显得活跃,这样拍那样拍,急着要发朋友圈。我说一张够了,她说我很老了么?我说,下次带你去更好的地方。

其实不远的太子湾,樱花也开得很旺,小桥流水,是个好去处。但我们更愿意停留在这朴素的地盘上,为之欢欣雀跃,应是每个人心里都藏有一份故乡的情结吧。

我没有食言。尽管后来的鼋头渚之行仍是留下了遗憾。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家的老屋,前院有百十来个平方,爷爷在整个院子里都搭了南瓜架子,夏天的时候,头顶便是大片的南瓜花,可以躲在底下乘凉,特别爽。抬头见花的美,由此深深烙进我的心灵。

这样看来,而今我赏花,赏的无非是自己当下的一种心境,和过去匆匆几十年的人生阅历。赏樱如是,别的花也一样。

3月28日晚草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