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原创

又一个清明节要到了。三年了,每到这个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许许多多过去的往事,曾经跟爸爸妈妈在一起平淡如水,幸福快乐的画面不断地在脑海里出现。一次次地拿起笔来想梳理一下这些挥之不去的记忆,让它带着我重温那曾经的平淡与幸福!可是,每当拿起笔来,却总是心乱如麻,泪水涟涟……
  今天我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又一次拿起笔,愿它轻轻地拨开我记忆的闸门,让如潮的往事化作涓涓细流静静地流淌,让我在记忆的长河里,慢慢地寻找印在我脑海里最早的画面……


五十多年前,我们家住着几间土房,房子前后各有一个小小的芦苇塘,夏天长着细细的芦苇。周围是一片菜地和夏天长满花草的大野地。院子里有一颗高高的大柳树,姥姥总是戴着蓝色的围裙喂鸡做饭,妈妈做针线活的时候多,也常常有人拿着布来让妈妈裁剪衣服,还有就是每当快吃饭的时候,我不是趴在窗台上,就是站在院里往厂门口望,看见爸爸从厂里走出来就跑过去接,爸爸领着我的手回家吃饭……

  记得我妈妈说过,大柳树跟我同岁,但是比我要大一点,厂里刚让我们搬来的时候院里空空荡荡,我爸爸找了两个木头柱子埋在院子里,栓绳凉衣服,没想到这一棵,慢慢地发芽长叶儿啦,没几年就长成大树了。听到这我们再昂头看看这颗大树,真没想到,这么大的树当年我爸爸还是“无心插柳”啊!仔细端详,它的树干不算高,但是又粗又壮,一个大人都搂不过来,树冠枝繁叶茂,郁郁葱葱。远看像一把巨大的绿伞,罩着我们的院子,罩着我们的家。就是在骄阳似火夏天也从不觉得闷热。记得那时候爸爸拿木板绳子,在大树杈子上给我们栓了一个秋千,白天我们经常抱着布娃娃或者小花猫坐在上面,你打一会儿,我荡一会儿,别提有多美啦!还时常引来不少小伙伴们也跟着我们一块儿玩。

院子里除了中间的大柳树,旁边还有我爸爸栽的葡萄架、周围还种了不是少吊瓜、丝瓜,扁豆以及向日葵,秋天都收获不少。另外我们姐妹几人还种了大麦熟,山芋花、喇叭花、草茉莉……说到葡萄架,其实每年夏天都长出不少的小葡萄,可是没等到秋天收获的季节早就让我们红一个揪一个地吃没了,年年如此,我爸爸不但从没说过我们,这反倒是成了他每年收拾葡萄架的一大乐趣。夏天的夜晚,小桌子往院里一放,端上爸爸刚沏好水的茶壶,再去打半桶冰凉的(深井)水,把洗好的菜瓜、黄瓜、西红柿泡在桶里拔一会儿,一家人坐在院里爸爸喝着茶,我们吃着凉丝丝的瓜果,天南地北地说个不停,我们讲讲自己感兴趣的事儿,爸爸妈妈也跟我们说一些我们不曾经历的、老一辈人们过去的生活片段,姥姥总是坐在那里一边叼着烟袋,一边听着我们说话,有的时候也会指着天上的星星和月亮给我们讲起那些千百年来口口相传,充满神秘色彩的神话传说………

  仰望天空,繁星闪烁,月亮透过密密匝匝的树枝正窥视着我们,把它那皎洁的光辉撒了一院子。微风吹来,柳树的枝条在墙上、地上、在我们的身上轻轻摇摆,夹带着一阵阵的丝瓜花、野茉莉花的幽香。耳畔不断响起房前屋后小芦苇塘里青蛙们那此起彼伏的叫声,仔细听听你会发现,这响成一片的叫声里,有的清脆嘹亮激情豪放;有的则低沉婉转从容淡定……

记不清过了多少个这么美好的夜晚,四五十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依旧宛如昨天一般。


七六年地震,我们家的房子成了危房,住进了临建棚,17年来陪伴我长大的大柳树,不知道变成了少人家临建棚的“栋梁之才”!

……

后来,我们搬到了厂里新建的家属宿舍。从此这温馨美妙的画面,深深的珍藏在了我的心底。




九九年我们家搬到了开发区,年逾古稀的爸爸妈妈跟大姐大姐夫共同生活。环境好了、住的宽敞了,我们经常邀请住在天津的二大爷和老家的老伯老婶儿一起来小住几日。这给几位老人的晚年生活增添了不少幸福感;同时我们这些晚辈们也多了跟这么多老人一起团聚的机会。我们听过妈妈、老婶儿讲过,当年我爸爸他们兄弟三为了养家糊口在天津做事,常年不在家,她们妯娌三人一块儿带着我的姐姐哥哥们,跟奶奶爷爷一起,在老家度过的虽然艰苦但又不失温馨的岁月里的那些历历往事;我们也见过90岁的二大爷,在跟我们说起他早年去沈阳当学徒,临走时我那小脚的奶奶依依不舍踉踉跄跄地往下岗儿送他的时候,仍然泪流满面的情景……

那些年里,我老伯老婶儿也总是让我们陪着二大爷跟爸爸回老家聚会、过春节。我们尽情地享受着家的温暖。就是在老伯老婶儿都去世以后,我们也常常应哥哥嫂子们的邀请陪同二大爷、爸爸一块回家大聚会、过中秋、参加孩子们的婚礼……多少次,我们漫步在故乡的乡间小路,追随着老人们蹒跚的脚步,聆听着他们饶有兴致地讲述着那些几十年前经历过的、永远都不会忘记的陈年旧事……

时光荏苒,十几年过去了,我的老伯,老婶,二大爷都相继离开了我们。但是家永远在,亲情永远在。

2015年7月28号,我们91岁的妈妈由于咳嗽发烧,住院20多天以后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们万分悲痛!在我们心里妈妈勤劳智慧,心灵手巧,持家有道。正是因为这样,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姥姥刚来的那几年没有户口,这在当时就意味着没有粮食、布票和任何副食品供应的情况下,一家六七口人,全凭着我爸爸每个月62块钱的工资过日子,妈妈仍然把一家人的生活安排的井井有条。这其中的艰辛是我们这一代人无法想象的……

妈妈不在了,我们把全部的爱都给了94岁的爸爸。老人的情绪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么低落,倒是打起精神来跟我们做伴儿,没有多少兴趣爱好的爸爸,每天看书看报,写写毛笔字,看看中央3台的文艺,听听董湘昆的大鼓、小白玉霜的秦香莲……,为了让爸爸开心,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就带着爸爸出去遛遛。大草坪、绿游、于家堡高铁站、八大街看看花草、游航母……,生态城我妹妹家更是常来常往。老人家又拾起来自己年轻时候的手艺,剥花生瓜籽给我们做起了糖粘子,吃着90多岁的爸爸做的糖,我们心里充满了幸福。对爸爸的技艺赞不绝口。大家的赞扬让爸爸信心十足,接着做!送邻居送朋友送亲戚,一时间,这成了他生活中的最开心的事……在妈妈离开我们的日子里,我们这样陪伴着爸爸度过着每一天……

但是,老人毕竟年事已高。2016年的夏天,我们发现爸爸日渐消瘦,但自己从不感觉难受,在医院住院期间经常跟我们打扑克,教我们打算盘。一周后回家静养,几天之后,7月25号夜里,95岁高龄的爸爸在睡梦中安详离世。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了里,我们亲爱的爸爸妈妈先后离我们而去,虽然他们都是90多岁的老人啦,可是这仍然让我们感到猝不及防……

2016年7月28日,爸爸妈妈在老家合葬,这一天正是妈妈去世一周年的忌日。

父辈们都不在了。但是 亲情在我们这一代继续传承。我们三个家庭,叔伯兄弟姐妹12人,情同手足,从来不分你我。犹如一母所生。这些年来,我们在一起共同陪伴了几位老人们生命中最后的日子。报答父辈们的养育之恩。


爸爸走了以后的冬天,我们姐妹4人一起收拾家里有东西,地下室角落里的旧皮箱再一次勾起我们对妈妈的深深的怀念。那是一个尘封近20年的箱子。九九年搬家的时候,我们把一些舍不得扔掉的衣服装在了里面。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打开过,当我们擦掉上面的灰尘,打开皮箱的一瞬间,我们的泪水夺眶而出!几乎是同时从心底里涌出来两个字:妈妈……!我们如同发现了珍宝一般,小心翼翼地翻看着里面的每一件衣服:这是妈妈的一件黑布小棉袄,我记得这是用爸爸穿破的旧面袄改成的,里子补着好几块补丁。还有这件是妈妈自己拿姥姥的大襟皮袄改制的制服式皮袄。还有我们姐妹4人每人一件小棉袄,其中有的是妈妈用她结婚时缎面棉袍、旗袍给我们改成的,一件紫红色的、一件墨绿色的 、都泛着亮闪闪的小星星,袖口怕磨破了,都绷着一块小花布。再看看棉袄里儿,好几个颜色,是拆了几件破衣服毁成的,有的还补着补丁……。一件件衣服,一块块补丁,跟我们述说着当年生活的艰难。就是一块小小的花补丁,也让我们一下子想起几十年前,兴高采烈地跟着妈妈去买花布时的情景,窗前的缝纫机旁,昏暗的电灯泡下,妈妈劳碌的身影不断浮现在眼前……再往下找,还有40多年前我大外甥女出生以后,姥姥给精心制作的婴儿服、小饭单,还有小旗袍,小风衣,棉大衣……这些小巧玲珑的衣服,就是在今天看来也仍然不失时尚!

  妈妈的一双巧手,为我们几代人做了多少活,数也数不清……

我在想,当年我们放进箱子的是普普通通的旧衣服,只是觉得扔了可惜,可是,当今天打开箱子再看,却一下子感到了它的珍贵。它装满了妈妈的爱,这是家的缩影啊!我又在想,如果妈妈还健在,我们肯定兴致勃勃地抱上几件衣服,放在妈妈面前,围着妈妈听妈妈讲起这些衣服背后的许多故事吧……

可是妈妈已经不在了,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们付出的太多太多了。如果说父爱如山,那么母爱似海,亲情就是天!我们每个人拿回一些衣物作为永远的纪念。因为看见它们就想起了家,就像回到了爸爸妈妈的身边。


这一段写得断断续续,因为眼泪又在不断地模糊着我的双眼!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尽情地倾诉我对妈妈的深切思念!


  感恩我们的祖先,给我们留下了清明这个节日,让我们一次次地祭奠我们逝去的先人,不忘他们的恩情。那就让我把这不尽的思念献给我亲爱的爸爸妈妈以及我那些逝去的亲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