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家乡的老井,乡愁是老街的青石板,乡愁是儿时的田坎、院坝和山林,乡愁是妈妈的菜园。

2010年两江新区大开发征占了家乡土地,妈妈就放下她坚持十几年的“坝坝舞”爱好,每天乘车30公里回到家乡开荒种菜。几年来,随着建设的推进,菜地已是几易其位,游击战式地多处开荒,妈妈总是不辞辛劳,乐此不疲。她常说,这比跳舞好,既能让全家吃上放心的生态蔬菜,又锻炼了身体,还跟以前的老乡亲们见见面,吹吹牛,心情舒畅。
妈妈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每迁一处开荒都要搭建一个功能齐备的棚屋,至少也得“一室一厅,厨卫配套”,并且简单铺装,雨天不泥,她开的菜地总是收拾得杂草净除、整整齐齐,分成一畦一畦的。满地菜宝贝,不施农药,妈妈自有除虫的妙法,不施化肥,全靠自制有机肥伺候。
回到家,妈妈常常跟我们唠叨老家那些事儿,张家开了几块地、李家种了什么菜,还讲开发区哪里建工厂、哪里是学校、哪里修公园……
一年四季瓜菜丰富,自家吃不完,还送许多与亲戚朋友共享。我们担心妈妈受累,有时劝她尽量少种点,甚至劝她放弃,妈妈都是笑笑:不累,好耍!每每吃着新鲜爽口的蔬菜,心里美美哒,这种幸福叫妈妈做的饭菜。
多年来,家里阳台也由原来的小花园变成小菜园。“花不恤种花难,几日工夫一日残。最是好花留不得,不如只种菜花看。”阳台窗台,钵呀盆呀塑料箱,满插葱蒜和时蔬,所有泥土全从老家地里搬回,也正是故土难离的恋乡情结。

旧作1:

2009年8月,家乡卫星图片——

记录家乡的变迁——

旧作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