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5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配诗均引自徐志摩诗集)

一瞬瞬的回忆,

如同天空,

在碧水潭中过路,

透映在水纹间斑驳的云翳;

又如阴影闪过虚白的墙隅,

瞥见时似有,

转眼又复消散;

又如缕缕炊烟,

才袅袅,又断……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 ,
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 ,
不求有结果 ,

不求同行 ,

不求曾经拥有 ,

甚至不求你爱我 ,
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 ,

遇到你 。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看一回宁静的桥影,
数一数螺钿的波纹,
我倚暖了石栏的青苔,
青苔凉透了我的心坎。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