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高超医术,成功施救。

留美学者,报效祖国。

康复训练中心,坐落在西郊一条偏僻的马路边,环境幽静,设施齐全,交通方便。进入中心,阵阵清香,扑鼻而来。草坪里的花坛开满了鲜花,走廊里部分病人在悠闲地散步,病房内,医生和病人亲密交谈……好一个病人恢复健康的美丽家园。

雅丽每天一早就赶到康复训练中心,协助医护人员一起对华卿进行康复训练。脑外科主治医师安医生和护理工作人员每天都对华卿进行康复指导训练:看图片、讲情景、做计算题、讲故事、回忆往事、拉家常、交流情况、一起散步谈心……

  经过半年的康复训练,华卿的脑部和身体已基本恢复了正常,但仍需进行科学的康复治疗和食疗。刚退休的护士长华美亲自为哥哥制定了健身计划,并为华卿开出了每周不同的健康食谱,营养搭配齐全,便于健身养生。不久,华卿健康状况良好,即将出院。


几天后,雅丽陪着华卿在住院部的花园里散步。"华卿,你知道吗?你昏迷病重的三个多月里有很多人在为你忙碌、为你诊断、为你确定治疗方案。"

"是谁?我很想知道。"

"你猜猜看,是哪几位医生?"

"是每天来病房看我的主治医师吧?"

"不止是他,还有好几位呢。其中一位还是叔叔的大孙子安华医生。"

"你怎么知道安华是医生?"

"你病得这么严重,我急得四处打听好的医院和医生。来,好好坐下来听我慢慢说来。"

雅丽扶着华卿在花园里的长椅上一起坐下:"后来家乡的亲人知道你的病情后,叔叔马上托人写信告诉他的孙子安华。安华在上海的军医大当导师,而且脑外科与他的专业也有关联。安华知道后,特地赶到医院,了解病情后,把你直接转入他们的附属医院,立刻检查诊断,制定手术方案。"

"我的病有这么严重?"

"是呀,你本来就心血管不是很好,一下子晕倒,后脑落地,血没有流出来,都在头颅里面结块了,差一点丢了性命,是安华医生和他的学生制定了最佳治疗方案,不怕风险,为你进行了开颅手术。

手术时间很长,人的脑部各种神经系统及血管都很细密,清除血块时需非常的细心和熟练,一不小心,就会碰到脑部神经和毛细血管,其中一小血块很难清除,牢牢粘在细细的血管上,是安医生在显微镜下用器具很轻很小心谨慎地慢慢剥离,在场所有的医护人员都睁大眼睛默默地观察着手术,做好随时发生意外的准备。

好险啊!六个小时后,手术总算成功地完成了,脑部的血块全都清除干净了。

我和孩子们在手术等待室中煎熬了六个多小时,总算挺了过来。安华和所有医护人员太辛苦了。"

"真的好感动呵。可我却一点也不知道。"华卿感激地说道,"安医生和整个医疗组的医护人员太敬业了。"

"是呀,这种开颅手术风险很大,稍有不慎,病人就会变成植物人,或者面临死亡。"雅丽感激地说:"真的要好好感谢医疗小组的每一个医生,感谢他们高超的医疗技术。感谢安华和叔叔的热切关怀。"

人间处处都是爱,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三十大洋,感恩回报。民族美德,千秋传颂。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祖国各地的建设日新月异,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中华民族,迅速崛起,祖国的大门热切地召唤迎接海外各界人士的归来。

九十年代中期,林伯伯和晓敏一家踏上了回归祖国的征途。接到电报,华卿一家和华美高兴极了,兴高采烈地前往浦东机场迎接亲人的到来。

候机厅里,到处是喜迎客人的人群。飞机准时到达机场,华卿高举着写有"林伯伯、晓敏一家,欢迎你们"的标牌,眼睛不停地朝出口处张望,随着人流的涌出,不一会儿,只见人群中一白发老者和两位年龄较大的学者夫妇及一位年轻人朝着华卿他们大步走来。呀!是林伯伯和晓敏一家。

"华卿!好兄弟!"

"林伯伯、晓敏,我们总算见面了!"

兄弟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许久不愿放开。华美和林伯伯也紧紧地相拥在一块,雅丽的双手也与晓敏夫人、儿子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大家互相问候问好,欢乐的泪水任意流淌。晓敏儿子和夫人感动得热泪盈眶。将近四十年了,大家依然能认出对方,只是模样从青年人一下子变成了老年人,林伯伯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者。


"林伯伯,您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好不好?"华卿迫不及待地问了很多,"美国的医院医疗效果比我们好吗?来之前有检查过吗?"

"华卿,你像连珠炮一样问我,我可来不及回答了。"林伯伯笑容满面地答道:"其实不用问,看我站在这里,我的脸色、形态都可告诉大家,我恢复得很好。一直想写信告诉你们,可因特殊原因,联系不上。现在好了,改革开放了,什么都通了,不光是通信、 通航,还要通商,通所有的吧。时代在变化,今后会越来越好的。"

"是啊!"晓敏略有所思地说道:"历史在前进,时代在发展。以后的变化肯定越来越大,越来越好。"

"华卿,听说你前几年病得很严重,如今康复了吗?"晓敏关切地问道,"我和爸爸一直都惦记着你。"

华卿握着晓敏的手感激地说:"已经康复了,谢谢林伯伯和好兄弟!我会注意自己身体的。"

  到家啦!大伙一起从出租车里下来,走向那久违的老洋房,还是那老房子,只是门口的铃铛换成了电子门铃。

"林先生,小林先生,夫人和小先生,前辈们,欢迎你们!你们终于回家了。"满头白发的阿姨和她的女儿早已在门口热切地迎接亲人的到来。

"两位女士好!你们辛苦了。"大家一起向俩阿姨问好、致谢!

"快把行李给我们,我俩一起拿进去。"

白发苍苍的阿姨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年轻能干的好管家了,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家事。自从老洋房归还给原来的主人后,阿姨就一直在这老房子里等待林伯伯和晓敏一家回来。附近已退休的女儿也经常来帮忙打扫收拾,整理得和原来差不多。这次听说林伯伯和晓敏全家一起回来,她更是开心得不得了,和女儿一起购置了很多生活用品,把这老洋房布置得很有特色,很适合林伯伯、晓敏一家居住。


迈进大门,走进客厅,一切仿佛在梦中,还是原来的布置,这书橱、这钢琴、这沙发、写字台、台灯……林伯伯和晓敏望着此景此物,激动!感慨!感动!眼眶湿润,泪水盈眶,这么多年了,总算回来啦!

  "啊,还是自己的家好!"林伯伯深情地说道:"美国虽然各方面的条件都比我们好,那又怎么样呢?总归不是自己的故乡,没有亲近感。"

"对呀,在美国工作也是这样。"晓敏动情地说道,"在美国大学任教,教学设施、理念虽是他们的好,可是这是美国的大学,不是我们中国的高校。论文学学问,我国的文学经典更胜一筹。"

"说得好!"晓敏夫人把背包放在一边,点头称赞道,"我们中国的文字在世界属于一流,而且是最难的一门学科。"

"大家都说得对。"华卿翘着大拇指夸道:"我们中国的文学,世界领先!四大名著,更是文学的经典。"

"前辈们说得有理!"晓敏的儿子连声赞道,"我这次来就是想好好地学习中文,细细地研究祖国的文化宝藏。"

"大家都请坐!好好坐下来说个够吧。"华美热情地招呼大伙,并把椅子搬了过来,"来,坐沙发,坐椅子,都坐近点,多聊聊,这么多年了,有很多很多的事要说呢!"

"喝茶,喝茶。"雅丽边倒茶水边快乐地说,"这一别近四十年了,这么多年的事和情,几天也说不完呀。"

"我这次回来主要是F大诚邀我去他们学校任教。"晓敏边喝茶边微笑地告诉大家,"F大知名度很高,急需一批导师带研究生。我已决定留下来,在F大带硕士班,担任部分教学工作。"

"太好了,以后孩子们也可以上你这儿来请教有关学问了。"


"林先生,小林先生和各位前辈们,大家先吃饭吧。"阿姨的女儿满面笑容地招呼道,"边吃边聊吧。"

"谢谢两位亲人精心的准备。"晓敏感动地对俩阿姨说:"这么多年来,你们俩一直不离不弃地替我们管理老房子,太感谢你们了,你们的家人都好吧?"

"好!儿女们都早已成家,有他们自己的生活。"阿姨的女儿笑着回答:"我和妈妈已习惯现在的生活了。你们离开上海后,街道安排妈妈做里弄生产小组工作,又将我从故乡带出来一起参加这一工作。现在妈妈和我都已陆续退休,享受退休生活。顺便照管你们的家,你们安定下来了,我们可要告老还乡啦。"

"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后可要经常来往哦。"林伯伯感激地对两位阿姨说:"多亏有你们的照料看管,我们在国外才能安心。那个特殊年代,一点信息也没有,我们还以为老洋房会不见了。"

"不会的。我一直在楼下小间里住着。"阿姨告诉林伯伯,"当初确实有点变故,但后来还是归还了。"

"好啦!吃完饭好好休息一下。"华卿高兴地对大家说,"星期天你们都上我家来玩,顺便吃午饭。看看我们工人新村的风貌。"

  原创小说,不得侵权!转载请邀约。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