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初,乘坐新西兰航空由上海浦东飞抵北岛奥克兰,本以为南半球此季节应该是秋老虎,其实感觉不到一丝炎热,刚下飞机,虽然当地人大多短裤短袖人字拖,但我们同行的人中还有穿着毛衣,秋裤,甚至羽绒服,显得与这个岛国格格不入。

  这次旅行社安排的是十天环岛自驾,行前在国内已经准备了国际驾照文件,一出机场,很顺利的在当地租车公司办了驾照登记等手续并拿到了车。虽然对右舵车有所了解,但是头一次开车上路,同行人有驾照并办过登记的人轮流开,“车辆行人靠左行”一时确难适应,同伴相互提醒,对时不时误启雨刷器的小失误而满车欢笑,但开车上新西兰高速可不是玩笑,在来的飞机上已经对新西兰交规路况的教学视频学习了两遍。操作虽然开始不习惯,但总体上老司机们还是成竹在胸的。

  新西兰环境不错,当地人多有礼貌,风光秀美,气候宜人,雨晴转换可以一天多次,此次出游感谢老天帮忙,一路顺利,风和日丽为多,虽早晚温差大,但随时增减衣服也无大碍,白天篮天白云,傍晚火烧红云半边天,晚上清亮的银河也时有所见,大雨前乌云压顶,又是另一番景色,甚至雨后美轮美奂的双彩虹都久久不肯消去。

  蒂阿瑙湖是南半球最大的冰川湖,湖光山色中再架起彩虹桥,怎一个美字了得。

  摩拉基大圆石座落在东海岸边,大大小小滚圆的石头分布在滩头四周,是观潮及日出的极佳地,可惜我们睡过了,到海边已是九点多,但游客仍络绎不绝。

  皇后镇依山傍水,以前的淘金者拜服此地皇室般高贵华丽而为之命名,瓦卡蒂普湖水晶般清澈,湖面野鸭结队畅游,伴随落日的火烧云够艳。

  库克山国家公园坐拥该国第一峰,山顶积雪终年不化,可要近距离接触,至少步行山路一小时,一些人行至一半就返回了。我与多数人一起坚持负重步行至山脚下的溪边,已是汗流浃背。库克雪山就在眼前,夕阳正照耀着雪山顶,不多说,架起三角架先。

  奥克兰人口占了本国1/3,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城市,除了车多,车道也变成了双向六车道,这与一路上双向两车道的"高速"形成巨大反差。同行人多数逛街去了,我们几人却开车直奔市区最高点,伊甸山,它也是奥克兰的象征。

  登上伊甸山,鸟瞰奥克兰城,天空塔近在咫尺,帆船穿梭在海港,“帆船之都”果名不虚传;密密麻麻的独栋别墅占了大半个市区。山顶上有个巨大的火山口,具说就是它在十四万年间造就了这座伊甸山。

  饱览璀璨的南半球星空一直是内心的想往,蒂卡普湖畔的好牧羊人教堂,洗涤灵魂的古老圣地。

  延时摄影,记录并伴随环岛一路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