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赴美,有机会尝试了多种交通工具。飞机、火车、长途汽车、地铁、公交、uber等,并倒过几个机场,且跟我看来……

先说一下咱老百姓最常见的公交车吧,在UMASS学校那儿,来回乘坐的都是这种车,与日本一样,各条线都有固定的到站时间,一般不会延误。而且最重要的是,全-免-费!

看到车窗那儿有一条横贯车厢的黄线了吗?知道那啥干啥用的?先卖个关子。

纽约的公交车就贵了,上车就是4刀,相当于我们的26元钱,跑的远是不是更贵,我不知道,反正我坐了三站就是4刀。看见每一个窗框边上都有一个黄色的竖条了吗?知道那是干啥用的吗?

其实这个黄条和UMASS的黄线都是一个用处,就是你要下车时只需要拉一下或者碰一下,就通知司机你要下站下车,司机停稳后,你就可以下车了。想想在日本也是每个座位旁边都有按钮的,不用跌跌撞撞地在车的行驶中跑到门边去摁那个铃,国内与国外最大的区别是我们要在车停稳钱前先起来,国外是车停稳后你后起来,一前一后,差别很大。安全性提高了很多。

机场大巴。在康州,由于乘早班机去的早,酒店提供免费机场大巴送机,虽然免费的,但是小费不能少,最少一刀。

看看机场吧,本次在美国境内共经历了四个机场,首先看一下康州的哈特福德机场(BDL)。

由于到机场的时间较早,值机还没有开始,值机一般是自助,行李的检查是通过那个山洞一样的设备进行的。

大概清晨5:30分,机场就忙起来了,晨曦中,一架架飞机陆续起飞,美联航占多数。

好像也就是50分钟左右,就到了纽约的纽瓦克机场。

晨曦中,一架架飞机正在起飞。

纽瓦克机场(NYC)属于国际大机场,每天起降的航班很多,墙上的显示屏仅能显示短时间以内的,时间长的就必须到电脑上去查。

最让我吃惊的事情是,这儿到达和出发居然是一个登机口出来,出来后你就进入到候机大厅了出发的、 到达的,大家混在一起,像个集市。

有不少人睡在机场的地上,估计是转机时间比较长的,睡得呼呼地,人来人往双方都习以为常,美国人真是心大。

机场人来人往,吃饭的地方也不少。

小钱包饺子!我念了好几眼, 搞不清饺子是主语还是宾语。

由于前一晚刚刚下过雪,所以机场在给飞机除雪清扫。

从机场直接买了机场快线的车票,就可以坐到转乘地铁的地方了

机场快线

坐机场快线可以快速进出机场,并且与城市地铁相连。

地铁我们回头再聊,下面说一下我最喜欢的一个机场---田纳西州的诺克斯维尔机场(TYS),虽然这只是一个军民共同的小机场,但是每天也有近400架飞机起降。

机场很简单,感觉也就是烟台机场的大小,

但是机场里面放置了很多的摇椅,这种摇椅在美国很多,但在这个机场里只要是风景好的地方就放着

有一对一对的

也有子母椅

还有这种联排的,感觉这很美国。

我们的航班原来是下午两点多的,但是由于华盛顿天气情况一再推迟,好在我们不急,一抬头,机场里面快没有人了。


工作人员召集剩下的旅客开会,研究对策。

研究的最后结果是,今晚不飞了,在机场的希尔顿酒店免费吃住,明天一早不用到华盛顿转机,直接飞纽约就好了。完美!

美国的很多机场都有希尔顿酒店,与候机楼之间有回廊连接,住在这里方便第二天乘早班机。

房间很宽敞

晚餐也很丰盛。

最重要的是:全免费。


在美国,几乎所有的酒店抽屉里都放着一本圣经。可惜我看不懂。

一夜休息得很好,虽然第二天很早出发,但仍精力充沛,直飞纽约。

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BOS),本次入关和出关都是通过这里,)这也是一个比较大的枢纽机场,每天起降1000多架飞机。

一下飞机,看到旗帜上写有汉语,感觉很亲切。

由于我进出的航班比较晚,所以人都不是很多。

最后一班就是我这趟飞香港的国泰航空班机了,中国人比较多。

天上蛟龙说完了,下面谈谈地下吧。

美国的地铁真是不敢恭维。无论是纽约还是波士顿,虽然有的地方很大气,但总体来讲,地铁都十分老旧。


这是纽约

这是波士顿

纽约的地铁口大部分都很狭窄,没有电梯,真的是在街角,不注意你可能都会错过。

波士顿的进出站口相对于纽约来讲明显一些,像这个科普里广场的地铁站口整个是铸铁的,古朴典雅。


这是麻省理工的站口

但是波士顿地铁经常同一个地点,方向相反,进出站口都不在一个地方,有的甚至不是街对面的问题,而是差很远。

个别的站点标示很不明显,在昆西市场附近的站点上车时,手持google地图走来走去,明明看到站点就在附近怎么没有呢?月黑风高即将崩溃之时,有个人从附近大厦出来,在他开门的瞬间,我们听见了地铁的轰鸣声,天!居然在这个大厦的地下室里,从大厦进去而且毫无标示。

欺负我们农村人吗!


有的地方即使一个地方,站台也不一样,不像我们一转身就可以的。

我也查了一下资料,

纽约的地铁开通于1904年,距今有114年的历史;

波士顿的地铁开通于1897年,距今有121年的历史;都是百岁以上的老人,

而我们最早的北京地铁则是开通于1971年,距今只有47年的历史;

上海地铁开通只有25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

拥有百年以上的历史而仍在正常运转,坚固耐用,确实是美国地铁的荣耀;但设施老旧也说明美国这些年公共交通方面的投入不足,使现有设施不能及时更新,难换新颜。

希望我们国家的地铁不止今日光鲜亮丽,待我们百年以后仍然先进高速,运转正常才是最大的成功。

说完了天上地下,我们回到地面上来,看一下地面交通。


首先,让我惊讶的是红绿灯,在麻州的乡间的一个十字路口上,我见到了吊在钢丝上,在风中摇摆的交通信号灯,本来困意十足的我立马就清醒了,我是在美帝吗?

这组信号灯就更奇葩了,足足8个,怎么看呢?

长途公共汽车也是美国经常使用的公共交通,从纽约到波士顿,大概2.5小时的车程,我们就在公共汽车站乘大巴前往。

这组雕塑是纽约中央长途汽车站里的。

长途汽车也是由各个公司分别运营,同一趟线路,因为公司不一样,出发时间也不一致。

车站很大,人流熙熙攘攘。

波士顿的长途车站

这个,很让我惊讶,波士顿长途车站的电梯,很吃惊它的个头,足足能开进去一辆汽车呀!

最后来说一下,我非常喜欢的地方,在我的心目中它与纽约公共图书馆齐名---纽约中央火车站。

美国纽约中央火车站(Grand Central Station)始建于1903年,1913年2月2日正式启用。

纽约中央火车站是由美国铁路之王范德比尔特家族建造,是纽约著名的地标性建筑,也是一座公共艺术馆。

美国纽约中央火车站(Grand Central Station)是全世界最大的火车站,也是美国最繁忙的车站。其公共空间是全世界最大的。

车站最吸引人的地方是挑高的候车大厅。

进入中央大厅,挑高宽敞的空间,拱形的穹顶,给人以视觉冲击。

内部大理石的装饰与精美的雕塑让人感到震撼。

高大的拱形玻璃窗周围也都布满了精美的雕塑,穹顶是精美画面。

候车大厅里的主楼梯按照法国巴黎歌剧院的风格,大中央火车站每天到站和离站的列车有500个班次、50万人进出。

大厅的拱顶由法国艺术家黑鲁(Paul Helleu)根据中世纪的一份手稿绘制出黄道12宫图,共有2500多颗星星,

星星的位置由灯光标出,一通电源便似银河落九天。

大厅内有许多的穿堂走道,乘客可进出不同的候车月台。

车站拥有44个站台,有两层铁路在地下,

地下一层有41条铁轨,地下二层有26条铁轨。

它还是纽约铁路与地铁的交通中枢。

大厅里的售票口

据说车站内设有暗道,便于疏散,有的直通外面的宾馆。

车站里面有很多的商店和餐饮店,价格与外面一样,并不贵,不仅方便候车人群,同时也是促进销售的一种手段。

地下的休闲空间

著名的网红汉堡“SHAKE SHACK”在这里就可以一饱口福。

镇站之宝---火车站大厅中央问询处顶端的四面钟,在车站大厅内非常醒目。

据说这四面钟的盘面都是用猫眼石造的,价值大约为1千万美元至2千万美元之间。

纽约中央火车站,英文原名是Grand Central Terminal,不是Station,而是Terminal。

Terminal本是交汇的意思。参观完后,感到这并非是一般意义上的火车站(Station),它是许多条轨道的汇合点。与其叫火车站,不如叫中央枢纽(Terminal)更合适。
所以,感觉到百年前起名字的人不知是谁,非常了不起呢!
Grand Central Terminal

总的来说,美国的交通很便捷,但是设备有的老旧一些,可是质量杠杠得。结实、耐用、大气是我对美国制造最直接的印象。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一定有许多人都难以想像,如此恢宏精致的纽约大中央火车站会是在100年前建设的。见证了岁月流逝的大中央火车站,虽历经百年风雨的洗礼,依然屹立在繁华的42街上。它和上个世纪的许多美国人一起走过了属于各自的黄金时代,但今天在这里,仍就是每天人头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