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听到老婆被叫着“满哥”,是在老婆的学校里。我接老婆下班时,孩子们来找老师,左一声“满哥”右一声“满哥”,喊得十分亲热,答得也相当自然。

谁先一个叫起,我现在也没必要去考究,但我觉得这个称呼,相当贴切恰到好处。老婆在娘家排行老满,外表上美丽温柔,女性味实足,但性格上,哥们义气,不太拘小节,有着满满的男人气概。

  我和老婆,是在30年前一次出行时,在车上邂逅相遇的。车上没聊上几句,下车时正赶上天下小雨,我便把雨伞送给了素不相识的她。这一来一往,也就成全了这桩美好姻缘。现在想来,似乎像是老天爷预先导演了的一幕情感大片,非常精彩美好!

当时,她有男朋友,是她高中同学,十分优秀,写得一手好字,分配在省城厅机关上班。她大学几年,两人鸿雁传书,一直保持着谈恋爱关系。面对如此动心的女孩,我想,只要他们没领结婚证,每个人都有追求爱的权力。

八十年代,女大学生少,漂亮的女大学生更是稀罕难求。我凭着天时地理的优势,作为半路上杀出的程咬金,横马夺爱。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最后,我实现了这段奇缘的完美大逆转。我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婚姻的领证台上。

我们结婚前夕,她前男友特地从长沙赶来,在火车站的一拐角处,以省领导的口吻跟我说:“你是胜利者,以后好好待她”。

 当时情场上,诸侯混战,狼烟四起,以防夜长梦多,等她大学一毕业,我俩就登记结婚了,算得上是“先结婚、后恋爱”吧。婚后,我们夫妻之间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磨合与适应过程,才最终破茧为蝶、修成正果。

刚结婚那一阵,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幸亏还好,我脸皮厚,学会了插科打诨、油嘴滑舌。比方说,老婆有时发气时,也吵嚷着要闹离婚。我说,离婚可以,但必须答应一个条件,那就是“白天离、晚上婚”。凭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每次吵架,竟然还能起到“愈吵感情愈深”的效果。

  一次周未,陪老婆去玩,回家的路上,因为一点小事,惹老婆大人生气了。好说歹说,老婆才终于破涕为笑,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我背她回家,以示惩罚。

我想,反正离家不远了,再说,天黑人家也看不见。不过,一背上老婆,我就后悔了,没想到她会这么沉。刚走没多远,一辆的土停在我的身旁,没等我开口,师傅说话了:“快上车吧,这里离医院还远着呢!”。原来,那人把我老婆当病人了。于是,我赶紧赔笑对师傅说:“没事,我在背我老婆玩呢!”。那人一愣,用眼看了我们一下,然后一踩油门走了。

临走时,丢下一句正宗的岳阳土话:“这年头,真搞不懂,居然有人半夜没事背着老婆玩!”

  老婆平时话不多,爱干净做事勤快,为人老实本分。每一次,我们回乡下看老娘,一下车她总一个人在厨房忙开了。烧菜做饭一把好手,很快一桌丰盛的大餐便张罗好了。

我八十多岁的老娘,喜上眉梢,逢人便夸:“我满仔媳妇,话不多,埋头做事,既勤快又会做事!”

2014年,我82岁的老父亲,突然去世,我一下慌了手脚,乱了分寸。但老婆却从容应对,里里外外一把手,把丧事安排得有条不紊,一丝不拘。

  工作上,老婆也是爱岗敬业,高标准严要求自己,不愿给领导、同事增添一丁点儿麻烦。今年元月,她因病做了大手术,一直还在恢复之中。但对手术之事,一直守口如瓶。本学期,学校每周照常安排了12节课。我曾向她建议找领导照顾一下,她却坚决反对。事后,我只好瞒着她,向她学校领导反映情况,减少了两节课的工作量。

现在,我俩结婚整30年了,孩子们也成家立业了,有了一个快2岁可爱的小外孙。家庭幸福,事业有成。这一切都得感谢老婆的辛勤付出,也愿我们执子之手,慢慢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