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可以完美描述水的形状,它可以是一个浴缸,它可以是一个水池,它可以是一座陈旧却质朴的老房子,它亦或就是一片海,无尽的想象和无垠的未来。在充满爱的水里,无处不在的感受到爱的包围,难以言状,柔软却坚实,无色却多彩,没有铠甲的模样,却有着安全的守护。仰望着透过水的光,照亮了他们的爱,他们的灵魂……

  故事就这样开始了,一个哑巴不能和一般人正常交流的清洁工,同时又是单纯充满美丽幻想的女人艾丽莎,身边两个朋友,一个穷困潦倒不得志的画家吉尔斯,自言没有艾丽莎会饿死的人,却为了自己内心难以启齿的同性倾向买了一冰柜的难吃的酸奶派,只为了去看看餐厅的小男服务生。一个是天天保护艾丽莎,整天抱怨生活却勇敢正直的黑人胖同事泽尔达。 日复一日周而复始的工作,让这些社会的边缘人只是在社会的底层挣扎着活着,但也各自心存幻想的憧憬不同的向往。在他们单调近乎枯燥的生活里出现了人鱼,一个异类,却没有被所谓的社会污染的物种,他被关,被研究,被拷打,被歧视,却一直掩藏着自己神一般的能力。

  或许只有那个被祖国抛弃又不被重视的潜伏美国的苏联科学家霍夫斯泰特知道这个人鱼真正的价值,他一直渴望被尊重但同样也是一个边缘人。当祖国和美国因为冷站要摧毁人鱼的时候,他和边缘人站队了。

  村上春树说:每一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主流社会排挤社会弱势群体,让他们边缘化成为被歧视一族,种族肤色、残疾、性取向。慢慢这些人群走向孤独,但这个故事始终给我们阐述了,社会限制了他们的地位,限制了他们的生活,但却无法限制他们去沟通,无法让他们因卑微而沉溺。他们需要生活,需要明天,需要爱。那时的他们是孤独的,孤独的无视身后的巧克力厂着火,孤独的无法在社会上谋求一份职业,孤独的只能每天枕着帽子看着车窗外的雨滴和远远的余晖,但孤独不是妥协,而是选择,是一种无言的自我救赎。艾丽莎生活重复着几个场景,关闹钟、自慰、煮鸡蛋、擦亮皮鞋、靠车窗垫着帽子围巾的冥想。这些场景对应着的表达就是,一成不变的枯燥卑微的工作、孤独没有慰藉的身体、平淡却自怡的日子、自我鼓舞对生活的渴望、孤独而又不息的灵魂。

  人鱼出现让一切改变了,他有着奇怪的外表,令人诧异的身体结构,是主流社会研究的对象,是超级国家争夺的资源,受尽折磨但没有去妥协,但是艾丽莎在初识人鱼的时候,就没有恐惧,好奇的眼里还满是同情和爱意。她的鸡蛋和留声机让人鱼和艾丽莎之间没有即便语言也不再有隔阂了。

  于是,拯救人鱼,从艾丽莎的大胆粗陋的想法,成为一群边缘人自发的行动,与其说是去拯救人鱼,倒不如说他们都在拯救自己,拯救自己被凝固的灵魂,被剥夺的自由,被压抑的爱。漏洞百出的他们成功了,干掉了看守,撞坏了象征分界主流和边缘的产物那辆青色凯迪拉克。

  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不是权力和武器,也不是金钱和地位,而是爱,是不顾世俗偏见的爱。不要因为身怀缺点而互相伤害,这样的爱突破了一切的禁锢,突破了物种,而让爱显得如此唯美。艾丽莎抚摸着坐在浴缸里的人鱼,身上鳞片上闪过蓝色的光亮,我宁可相信是因为爱,人鱼的神迹才会发生。这是科学研究,严刑拷打,活体解剖得不到的。

  艾丽莎片刻的犹豫是她挣脱世俗枷锁的一个举动,摘下眼罩,堵住门口,让一个浴室成为他们爱的浴池,这一刻没有觉得物种不同的冲突,而是唯美的爱的展示,女人是水做的,在水里,尽情展示着无尽的温柔,真正的爱不需要婉转的柏拉图。不管用什么方式交合,爱本身就是令人尊重的。吉尔斯打开浴室门后和艾丽莎对视一笑又悄悄合门而去,那是同样渴望爱的人的理解。

  故事的最后依然得到一个童话般的结局,人鱼抱着艾丽莎跳入大海,人鱼亲吻让艾丽莎重生,她重生的一刻,阳光透过略带浑浊的水面径直的和水一样包裹着艾丽莎,向着光,艾丽莎深吐一口气,从小在脖颈的三道抓痕成了呼吸的鳃,那一刻突然明白,本来艾丽莎就是和人鱼是同种,她的疤痕只是为了他呼吸而埋下的鳃。艾丽莎的重生是爱的回归。那双靓丽的红色高跟鞋慢慢沉入海底,艾丽莎和人鱼环抱一起,他们的世界里满是水的温柔,死亡与重生同时来临。改变世俗认为的命中注定,才让命运有了天壤之别。

  不知道最后怎么来定义这样的电影,被"和谐"过后的片子多少影响了导演的表达,但不影响这部灰色调片子表达的唯美感觉。用吉尔斯最后片尾的旁白来结束自己的感观。---"想起这个故事,想起艾丽莎,唯一想到的是一首诗,那首诗是几百年前,为相爱之人所唱诵:无法形容你的形状,因为你正环绕着我,我的眼里只有你,和你炽热的爱,它充斥着我的内心。--致无处不在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