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3

◆我什么也不说◆

             文/周贤德

忘记了多少年前,太阳正好
风儿正好,一切都正好
端午节也正好差几天

父亲在织网,我从网眼的大小
看出了他的野心,从织网的快慢
看出了日子的松紧

顺着时间往回走
我回到一张网中间,回到
充满气的汽车轮胎,回到一根
充满父亲怒气的竹鞭下

我能看懂竹鞭的忧虑
但是我什么也不说

■读周贤德《我什么也不说》■
                文/谢方生(广东顺德)

        过几天就昰父亲节了,读了周贤德的巜我什么也不说》,倒要说上几句。这首诗,是父亲节时送给天下父亲们的一件有意义的礼物。人们都说理解万岁,而儿女们对父亲们的理解往往是肤浅、偏执和扭曲的。但周贤德此诗对父亲的理解则是深刻、正确的。有诗评家说过,诗可以不写一个一件事,只写一瞬间的感觉。巜我什么也不说》,就是这么做,只写了端午节前观看父亲织网的感觉,从而联想到在父爱简单呵护下的童年。作者从父亲织网的情景中,读懂了父亲,知道他肩上担子的沉重,知道小时候他以竹鞭鞭打自己是一种负责的表现。由于诗仅写瞬间感觉,笔墨十分集中,在很短的篇幅里,将父子情深勾勒出来,将草根父亲和走向成熟的儿子的形象勾勤出来。最难得的是此诗注意语句锤炼,表面看无奇句警句,却句句都是真正的诗句。ˉ我什么也说¨,结句似奇峰突起,把对父亲的敬重爱戴之情推上新高度!

         我认同金华的看法,周贤德的《我什么也不说》,是近段时间五月微群里写得最好的一首新诗。我再加点码,就我读过的五月微群和五月诗笺作品中,也沒有几首诗达到了此诗的诗化高度和精炼程度。作者喜欢写抒情短诗,在我读过的他的短诗中,此首写得最成功。
         读《我什么也不说》,我自然而然地想到诗坛泰斗臧克家的代表作巜老马》。臧的作品,以继承古诗炼字炼句炼意的技艺见长,诗中佳句横陈,没有废话。周贤德此诗也是这样,诗中无多余的句子,多余的字词,要动其一个字都很难。
   什么叫诗的精炼?巜我什么也不说》作了很好的回答。此诗写得精炼,除了诗句字词的锤炼功夫外,还得益于诗的构思。诗人抒写对父亲的深情,没有铺陈他养育自已的桩桩件件往事,只是捕捉了他织渔网的瞬间感觉,展开想象翅翼,思路急剧跳跃,追忆儿时淘气遭父鞭打的情景,凸显父爰的沉重,此时,抒情主人公才真正理解父亲,知为人父之不易。这样写父爱,笔力集中,不枝不蔓,短短十几行诗,把一个坚忍负重、教子严苛的底层人父形象展现在人们面前。精炼,即用极少的文字表达较多的思想情感。周贤德做到了!
        《我什么也不说》所表达的内容,一篇数千字的散文不一定能完成。散文与诗歌的区别,在于精炼上有很大差别。



◆情定猴年马月◆
          文/周贤德

她的眼里荡着清波,只一眼
我的心里便揣上了一只兔子
心锁悄然打开
将这一天定格成永恒
就在这一天
温柔是我身上唯一的饰品
就在这一天,她朝向我
俏话嫣然,心波荡漾
仿佛要叫出我的名字

【构建诗意的华美殿堂】
       一一试谈周贤德《情定猴年马月》的构思艺术
             文/谢方生(广东顺德)

         2016年6月18日,青年作者周贤德在广东五月诗社微群发表巜情定猴年马月》。这首只有九行的短诗,构思巧妙新颖,诗味浓郁耐咀嚼,我感到诗中有一种感情冲击力,呼啸着扑面而来,直抵灵魂。
        诗的构思,是作者在写诗的创造性劳动中,为完成主题对素材进行选择、组织、提炼、安排的过程,简单地说是诗的谋篇布局。构思不是雕虫小技,它与诗的质量品位高低息息相关,正如著名诗评家、教授谢冕所说:ˉ超凡的构思可以造成华美的殿堂,平庸的构思,只能产生千篇一律的火柴盒。¨
        周贤德这首短诗,构思上匠心独运,可以说达到了ˉ超凡¨的境界,因而使材料物尽其用,诗思缜密流畅,营造了诗意ˉ华美的殿堂¨。
        《情定猴年马月》是一首爱情诗,通过抒写一对青年男女一见钟情暗送秋波的风流韵亊,赞美人世间纯洁忠贞的爱情。在社会生活中,可用于表现该主题的材料多如牛毛,但作者根据诗歌以抒情为主的艺术特征,用ˉ截取方式¨,围绕所表现的主题精心选取材料,只写这对青年男女眼晴相对、以目传情的瞬间细节。情人都有一双会说话的眼晴,眼写活了,爱情就写活了。这种以小见大的选材方法,一滴水中见太阳,具有摄影的聚焦效果,能最大限度地集中笔墨刻划诗的抒情形象。ˉ她的眼里荡着清波¨,抒情主人公从情人温情脉脉的眼波中,知道自已被对方接纳。ˉ我的心里便揣上了一只兔子¨,此时他脉管贲张,热血奔涌,心跳加剧,激动得情难自抑。寥寥几笔,就把热恋鸳鸯的形象刻划得栩栩如生。
        作者在选材时打破习惯,千方百计创新,人弃我取,人无我有。诗歌选材最大的障碍是既成的习惯。朦胧诗人顾城在《学诗札记》中深有体会地说:ˉ诗的大敌是习惯¨,ˉ习惯是感觉的厚茧¨¨。人们在抒写爱情这个永恒的主题时,形成了思维定势,表达模式化。习惯写花前月下,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习惯写卿卿我我山盟海誓,进而搂抱、亲嘴、偷食禁果。这种构思写出的诗,似曾相识,千首一腔,不能打动读者。周贤德是聪明的,他勇敢地打破这个习惯,只写一对青年男女目光对视,眼对眼,心碰心,ˉ此时无声胜有声¨,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火辣辣的爱,销魂夺魄!读着诗,使人如临其境,如见其人。
         为了更好地完成诗的构思,深化诗的主题,周贤德在提炼加工素材时使用了情感极化手法。所谓极化手法,就是运用夸张、变型等修辞手法,使诗中情感极端化,从而产生情感的强化叠加作用,构成超常的冲击力,打动读者的心灵。如李白的《赠汪伦》:ˉ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诗中用了夸张的手法对情感进行极化,维妙维肖地展现出李白与汪伦之间的挚友深情,读了此诗,我们都深深为之感动。《情定猴年马月》中,作者运用情感极化手法是恰当的。ˉ将这一天定格成永恒/就在这一天/温柔是我身上唯一的饰品¨。抒情主人公得到恋人的青睐,要停止时间的运行,把这幸福的时刻留住;爱改变了他的性格,变得格外温柔。作者这样写,是违反常识的,时间似流水一刻也不会停留。但从诗艺上说是允许的、合理的。诗中情感极化手法的正确运用,形象生动地表现出抒情主人公对心上人坚贞不渝的爱,这爱永恒不灭,像烈熖般燃烧。
        出色的构思,给《情定猴年马月》插上了成功的翅膀,有力地推动了主题的集中突出,语言的工巧精炼,结构的有序完整,意境的澄明静美。我们希望作者坚持以构思取胜的艺术特色,创作出更多新人耳目的好诗。
                               2016.6.19   于顺德

◆布鞋◆

文/周贤德

换个名称吧,千层底
从童年走到少年,走到
离开家的视线
那时没有千层,现在也没有

对于电这种奢侈品
我们只是从书上见过
煤油灯下闪烁的心思
不是千层,不只千层
少年踏着没有千层的底
不只千层的爱,欢歌前行

刺伤的手指吮在嘴里
数不清的夜,轻易被刺伤
同时被刺伤的
尚有沉淀在时间深处的影子
影子日渐消瘦
名字逐日伟岸——母亲

【谢方生老师点评】:

《布鞋》,贤德诗友的又一首好诗。他的诗,以构思巧妙、语言精炼见长,已初步形成自己的风格。这首巜布鞋》,前面大部分篇幅一直写自己穿着布鞋闯荡人生的经历,后来笔锋一转,写母亲在煤油灯下一针一线为儿子他制作布鞋的情景,最后以一句饱含哲理的警句点题,"影子日渐消瘦/
名字逐日伟岸____母亲"!结尾似奇峰突起,把感恩之情推向惊人的高度,冲击读者心扉,留下铭心刻骨的印象。读此诗,我想起散文大家朱自清的巜背影》,一诗一文,有异曲同工之神韵!

【朱明贡(唐溪)老师点评】:

《布鞋》好诗。诗歌不一定非要写实,但是写实更容易感人。此诗抓住布鞋,千层底,“纳鞋人”(做鞋人)的主线条,诗意的述说母亲千万的爱,不是千层是千层,不见情浓是情浓!随着岁月的流走,母亲的伟岸形象越发清晰,彼此的爱愈发浓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