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教越南华裔水墨画家张汉明先生

请教齐白石二代传人一一金石书画家方禹门先生。

请教齐白石二代传人一一金石书画家方禹门先生。

谢砚铭,湖南临湘人,从小酷爱画画。一九八九年出外打工,四处流浪,却不忘初心,拜访名师,勤学苦练,终有所成。现兼经营一家玻璃工艺美术店。

记得小时候,

母亲拿着你半截小铅笔,

在饭桌旁教你画"鱼肠带"、"向日葵"、"啄木鸟"……

最神奇的是母亲一笔就能画出一只小老鼠。

太阳照在红扑扑的脸蛋上,

从上午到下午,你全神贯注一笔一笔描划着。

低飞的红蜻蜓溜进小院,一二只蜜蜂嗡嗡嗡在墙角鸣唱,

你全然不知。


终于你画出了最得意的一张,你高高举起,

奔跑着,呼喊着,跳跃着。

象举起了一面鲜艳的旗帜,飘扬在家乡的上空。

还记得,

你曾经卷起一场破旧的铺盖,独自一人去洪湖。

只因聂市街边一张学画画的培训海报。

没了生活费,父亲怀揣几十元钱。

可长江江雾迷漫,寒风凛冽,船已停航。

你在那头,父亲在这头,不得相见。

回家没有车费你硬是从江南走回聂市。

那一年,你十三岁!

自此,走在路上你比小伙伴多了一样东西。

一块淡绿色的画板背在身上更象一位小战士。

于是大厅里、门楣上,屋里屋外挂满了你的杰作。

又一次你卷起了从前的铺盖,迢迢千里南下打工。

你失学了

只是因为哥哥高三你初三,考大学还需要多交三年学费。

爬上绿皮火车的那一刻,

你扭头看了看身后斑驳的站台,

还有站台上挥手的父亲,

不禁潸然泪下……

那一年,你十六岁!

特区深圳,你踯躅在灯红酒绿的街头。

一切是那么的诱人,一切又是那么的新奇。

你暗然走进一家电子厂,每月三百元工资。

夜半三更还要起床上班,你好累!

那时没手机,没电话,身无分文。

病了拖一拖,饿了忍一忍。

然而,

你把三个多月攒下来的工资上了深圳夜大。


那时,去深圳市区一定要边境证。

你只能掏钱给"蛇头"带你钻铁丝网,再爬山路去上课。

晚上下课又没有班车出关,也没钱打的,

只有步行几十里路赶回龙岗上夜班。

有一次你从广州赶回深圳上课,

恰遇深圳那次全城水灾。

你不知深浅.,趟过起脖子深的水赶到学校,

然而同学们已下课。

老师看到教师门口湿漉漉的你,很是感动,

欣然单独为你补上那一课。

追梦少年啊!你流落人间。

一瓶矿泉水,一整天,你流连忘返在画展的每一个角落,

不吃不喝也不累。

追梦少年啊!你流落人间。

没钱,你把车间里的包装纸当做宣纸,

一笔一画描绘着你寂静无声的世界。


岁月轻轻地来,又轻轻地去。

追梦少年啊!你却依然未改变。

没有人为你遮风,没有人为你挡雨;

没有人为你摇旗和呐喊!

你不屈不挠坚守一方。

一路走来,

背负着太多的压力与责任

也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

生活的窘迫,人情的冷暖,你坦然受之。


你曾说:生活之美在于一种体验,一种感悟。

贫也罢,富也罢,自己喜欢就好。

可云淡风轻的你,却依然为母亲流泪,为爱人为孩子低头。

你说你亏欠的太多太多,但你停不下自己的脚步。


前些天,家里急需用钱。

你幽幽地说:家里还有些画,看有谁要便宜卖了吧!

电话那头我仿佛看到一位父亲依依割舍的情怀。

因为你曾说:画也是有生命的,

那一草一木,那一花一叶都是有生命的。

是呀!不信你用心去聆听!


伫立于画前,我恍如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那气势磅礴的山峦让我挺直了脊梁,

那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地方定人神往。


我想你就是那座伟岸的高山吧!

一任岁月潺潺,云卷云舒。

却只是巍然屹立

坚守着第一缕曙光。

我想你是那一丛清瘦的玉竹!

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也虚心。

又何尝不是你人生的写照?


我想你就是荷叶下那一尾寂寞的鱼吧!

你有你的方向,你有你的梦想。

而我,

此刻好想是你画中那一抺留白,

不是旁观,

而是闻香悟道…………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铺开画纸吧,尽情去挥毫泼墨。

路的那端是曾经的风雨,

路的这端是更漫长的旅程。

一路的风景还将由自己来描绘,来书写……

(品画如品诗,品诗亦品人。如有意请电18666893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