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三月中旬,想象着江南雨雾中的粉墙黛瓦,想象着春风里的姹紫嫣红,我们决定走一回徽州。

高速路上,大片的色块猝不及防地迎头撞来,红粉紫白大花团,在灼灼盛放,宛如满树云霞落户在一无人野地,触目就有一种“惊心”感。直觉告诉我们,这是一处不能被遗忘收编的“此情此景”。

我们打算要一把薅住这擦肩而过的偶遇,定好方位,便直奔最近的高速出口,折返寻觅,很快完成“我来了,我在场”的一种无憾。

我们在一片没弄明白是野杏花,还是野梨花,或是野樱花的白碎花林里一阵忘我之后,进入了高速上撞见的红粉紫白的大花团里。这花团原来是玉兰,简洁大气又自我,高冷出尘又寒香,柔软宜人又强硬,它们埋伏在惊喜的角落等我们,阳光下,颇像弹射在空中欢迎我们到来的礼花。

庆幸,急行军的粗糙,没能阻挡我们往生活的深处望去。


同行:华影,多年以后yc,小塔儿;客串出境:多年以后yc,小塔儿;拍摄地点:安微省绩溪县孔灵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