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年1月1日起,捷克斯洛伐克联邦解体,斯洛伐克成为主权国家。2003年加入欧盟。

布拉迪斯拉发是斯洛伐克的首都和经济文化中心、全国最大城市、西斯洛伐克州首府,位于多瑙河畔,维也纳的下游。布拉迪斯拉发城市不大,只有45万人口,但老城区较好地保存了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以巴洛克式建筑为主的风貌。

  布拉迪斯拉发的历史十分久远,自8世纪起斯拉夫人就在此定居,10世纪时,这里成为匈牙利王国的领土,1526~1784年,匈牙利王国曾定都于此,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布拉迪斯拉发成为斯洛伐克首府和这一地区最大的贸易中心。

  布拉迪斯拉发被称为最安静的首都,不但名字难记,而且真的没有首都的架子。

  这里历史悠久,古堡特别多。

布拉迪斯拉发城堡是座四四方方的建筑,四角矗立着角楼,象一张倒扣的“八仙桌”,它是斯洛伐克最古老的城堡。

  布拉迪斯拉发城堡建于12世纪,最初是古罗马城堡,作为要塞,防备奥斯曼帝国的入侵。如今最古老的部分于公元13世纪重建,新的部分则是玛丽亚·特瑞莎为她最最心爱的女儿Christina建造的。

  现在,城堡内设有历史博物馆和音乐博物馆。

  这里曾是匈牙利国王的王宫。

  最值得推荐的,是由于城堡所在的地势较高,游客可以在建筑主体外围的丘陵上俯瞰多瑙河,以及整座城市。

  斯洛伐克议会大厦与古城堡相对而立

  离开城堡,走进布拉迪斯拉发老城区。


下图是首都布拉提斯拉法总统府广场

  小巷幽静,整洁。

  镜头远端的塔楼便是密切尔斯卡门,是布拉迪斯拉发现存最古老的建筑,整个建筑现仅存一座塔楼,它始建于1300年左右,16世纪时塔楼曾被摧毁,18世纪中又重建为现在的样貌。

  密切尔斯卡门和塔楼是原本布拉迪斯拉发(旧名布列斯堡)整体城墙防御工事的一部分,塔楼附近现在有一间博物馆,里面介绍了布城过去古城墙的历史与该城的变迁。

  密切尔斯卡路是一条倾斜的道路,在较高部分的街两旁,林立着漂亮的文艺复兴式房屋,其中有小专卖店、画廊等。

  罗兰喷泉又称为马克西米利喷泉,是布拉迪斯拉发最有名的喷泉,也是城市的重要地标之一。 罗兰喷泉建于1527年,为马克西米利安二世时期修建。 喷泉由雕刻大师A. Lutringer设计,形象为一个披重甲突破的骑士。 罗兰喷泉名气很大,不过,这种式样的喷泉在欧洲见多了,感觉很普通,审美疲劳啦!

  修建于1421年的老市政厅位于主广场东北侧,是一座石头构造的古老建筑物。其塔楼最初是为防御而建,现在已成为这座城市的象征。老市政厅曾用于召开市议会、法院议会,还用来接待包括国王在内的重要来宾。16世纪时,对这座建筑物进行了扩建。1773年,对遭受火灾的塔楼进行了修葺。塔楼正面改建为巴洛克式风格,但内部绘有原始壁画的哥特式小礼拜堂被保存下来。现在这座古老的市政厅被作为博物馆使用,收藏了大量的城市历史文献,向游客展示着布拉迪斯拉发的历史。

  分隔石——象征斯洛伐克和捷克的分离,其造型新颖奇特。

  步行道的最南端是斯洛伐克国家歌剧院。早期的古典剧场建于1776年,1884-1886年被维也纳建筑师改造成如今的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它是斯洛伐克歌剧院和国家芭蕾舞团的演出地。


  走入布拉迪斯拉发,会感觉到这座古城非常质朴,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巴洛克风格的装饰以及充满怀旧气息的街道,构成了既典雅又具有历史感的城市氛围。老城区保存得非常完好,风格独具的教堂、广场和坚固的城堡值得细细品味。一座座饱经沧桑的历史遗迹,无声地讲述着它们经历的时光与故事。

  布拉迪斯拉发雕塑众多,虽然体型都不大,但个性鲜明,有的还很风趣。

"掉队的士兵"成法国大使馆的方位标志。他头戴标准的拿破仑帽,身披大衣,光着脚,弯腰伏在一张长椅的靠背上,半边脸被帽蟾遮住,让人看不清楚他是得意还是落魄。

对这座塑像原型人的身份说法不一。一说是一个拿破仑军队里的士兵,因不堪军队内的压迫和时时刻刻丢命的危险开了小差;二说就是拿破仑本人。我倾向于第一种说法,试想,作为战败国怎么会把趾高气扬的战胜者形象树在广场上供人瞻仰?放一个“逃兵”在这戏谑一下,倒是可以理解的。现在这座塑像成了模特,供人们合影拍照留念。

  这是布拉迪斯拉发城里几座雕像中最让人喜欢的一个。雕像是一个叫做Ignác Lamár的老先生,他是上世纪中叶布拉迪斯拉发当地非常有名的一个人。他的祖父是位非常有名的小丑,受祖父的影响,他希望能够为这座城市带来快乐和欢笑,于是就每天穿着高礼帽和燕尾服来往于老城中,与女士们打招呼,给人们逗趣。雕像里的Ignác Lamár一手高高举着帽子,满面微笑地看着路人,仿佛在向每一个前来游玩的人送上最诚挚的欢迎。

  守望者青铜雕像(Cumil)是布拉迪斯拉发老城的雕像中最著名的一座,由当地艺术家维克托·胡里克(Viktor Hulik)创作完成。这座雕像可以说是城中上镜率最高的雕像。其原形是一个戴着头盔的工人,被当地人称为"水道工古米"。

  有人戏称“古米”是裙底风光的偷窥者,体现出了东欧人乐观的生活态度。

  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只是我们从布达佩斯到维也纳的途中过往,刚刚走近,又离开了。

  短短的两三个小时,只是轻撩起面纱,看了看你的面容,就匆匆踏上另一段旅程。不过你的安静、你的典雅、你的质朴、你的休闲、你的美丽已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中。

  今天是2018年2月22日,东欧行第八天。早上我从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醒来,傍晚时分就来到了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晚上住宿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一天内置身于三个国家的首都,感觉够奢侈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