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注定就这么毫不介意,
默默地把生命的触须,
扎进那片肥沃的土地。
树,
是为了站起,
而你,
是为了托举。
一绺一绺的根须,
象一个个吸盘,
吮吸、聚集、输予。
长年累月,
你在生命的底层竭尽全力,
为了枝头绿色的希望,
无私奉献,奋斗不息。

如果没有根,
大树
怎么会枝繁叶茂、生机无限?
如果没有根,
花儿怎么会美丽妖娆、沁人心脾?

如果没有根,
枝干怎么会硕果累累、迸发出生命之绿?
正是根,
这个最平凡的东西,
用它的美丽滋养树木,
吸收大地母亲的乳汁,
哺育了一代代的桃红柳绿。

树根,
虽然很少见阳光,
但它并没有气馁,
没有自暴自弃,
而是默默地在地底下,
构建着属于自己的王国。

树根,
拥有的一种积极向上
自强不息的精神,
这,
正是我们需要学习的。

无论是在宽阔的平原上,
在无边的沙地里,
还是在悬崖峭壁间,
都生长着郁郁葱葱、高大挺拔的树木。
人们总是欣赏它们的风采,
赞叹它们顽强的生命力,
但有多少人会赞叹,
这深埋在地底的树根呢?

根的坚强,
可以让树干
任凭狂风暴雨的洗礼,
而不为所动,
让枝叶感受,
雨后绮丽的虹。

根,
深深地扎于地下,
吸收着水分供给枝干。
根,
就是这样担负着最艰苦
却最不为人所知的角色,
然而,
根,
始终是生命的依靠。

挡不住深深的诱惑,
你才会扎入厚厚的泥土,
在黑暗中搏击,
让生命在那里展示精彩。

不管风沙还是雨雪,
不管干旱还是洪水,
树根,

总是把根扎在深深的泥土中,
给大树输送养料。

倘若没有
那顽强的
深扎于大地底下的根,
何来挺拔参天的大树呢?

学习树根,
去掉身上的浮躁,
深深扎进泥土,
和泥土拥抱,
感受泥土的芳香,
塑造出坚韧的品性。

盘根错节,
你吸取大地的养分。
虔诚信念,
托起五彩斑斓的梦想。

只要有根,
无论多么艰险的环境,
无论多么贫瘠的土地,
生命总能萌发。

当你旅行在峻岭中,
赞叹松柏的挺拔时;
当你漫步在森林中,
感受绿树成荫的清凉时;
当你流连在路边,
分享枝繁叶茂的生命时;
当你悠地游走在公园,
欣赏杨柳的婀娜时;
请你也低头注视一下,
那裸露着的树根。

当你在如盖的浓荫下小憩,
在如火的丹枫旁漫步,
在香风袭袭的兰桂边陶醉时,
你可曾想到:
正是那些默默无闻的树根,
哺育了一团团葱茏,
一串串艳红,
一脉脉馨香……

树根,
凭着它对树干、树枝和绿叶
深沉的爱,
默默地在地下吸取营养,
孕育出一个
多姿多彩的世界。

古今中外的文人墨客,
总是不惜笔墨地尽情赞叹
那耸立的大树,
但谁又将这一切成果,
归功于默默无闻的树根呢?

对于外出的人们,
根就是家;
对于游历他乡的旅人,
根就是故乡;
对于侨居海外的游子,
根就是祖国。

树根是树木的根本,
我们中华儿女的根,
就是中华民族!
就是中华大地!

外一篇:老藤涅槃 


一株生长在荒郊野外的老藤,

近百年来,

采天地之灵气,
吸日月之精华,
藤蔓周身长满了灵芝般的藤瘤,
犹如大海中的苍龙......

年复一年,
星转斗移,
老藤日益渐老,
藤蔓渐枯。
某日,
一匠人慧眼识宝,
取其一截,
打磨抛光,
制成文人案头清供。

丙申夏日,
缘份已到,
此物入吾手。
老藤蔓制作的摆件,
其形极雅,
似灵芝,
状如意,
周身布满大小不一的灵芝形藤瘤。
细数,
恰好十八个。
摆在案头,
既可搁笔,
亦可把玩。
抚之,如老藤对话;
观之,叹时光流逝。

欣赏之余,
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
藤蔓生山崖,
而今成清供;
君已不释手,
此物最致雅。
夏夜,
呷一口清茶,
把玩此物,
不由地发出感叹:
嗟乎,
老藤涅槃重生了……

根艺收藏:大山里人

摄影:大山里人(封面照片:2017年12月摄于美国圣地亚哥,其余照片摄于家中)
配文:大山里人、徐洪、李勇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