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摄影:彰坤,实名王竹林,湖南永州人,湖南省网络作家协会会员,永州市网络作家协会支部书记、副主席,永州市直属机关书画家协会副会长,永州市作家协会理事,永州市摄影家协会会员,冷水滩区老年书画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原央企中管离职,曾受聘永州市文联任《潇湘》杂志执行主编。喜读书,好旅游,走遍了大半个中国,现致力于用文字和照片描述所见、所闻和所想。

  自从在零陵何仙观点化何仙姑成仙列入八仙之一以后,这位双眉入鬓,凤眼朝天,头戴华阳巾,身着黄色长衫,腰系黑色丝带,背插纯阳剑,具有仙风道骨气象的吕洞宾吕纯阳,在完成了收徒这件大事以后,那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他觉得永州此地能聚仙气,能孕育出何仙姑这种仙人气象,这里一定是一个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地方,何不趁这次来到这里的机会,好好地欣赏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山光水色?于是,他收住脚步,降下云端,漫步在山间小道上,欣赏美景,行走在潇湘河畔,细细品味。
  零陵的美,正如宋代的文学家欧阳修在《咏零陵》诗中云:“画图曾识零陵郡,今日方知画不如。”那一幅幅山水画卷,美的迷人,美的可爱,美的让人流连,美的让人忘返。当然,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是无法知道这位具有文人雅士气质的仙人,在这种美的徜徉中,吟诵出了多少赞美零陵的诗篇的。就这样,在陶醉中,这位吕仙顺着潇湘,一路往北,不知不觉,到了零陵治下的商埠码头小镇——冷水滩。
  冷水滩,从古代开始,就是粤湘交往的一条重要驿道上的一座驿站。一方面,湘中、湘北、湘西,乃至湖北部分地区的食盐,在当时交通很不发达的年代,很多都是靠人力从广东挑过来的,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条条从南往北的交通路线,俗称盐道。冷水滩,就是这众多盐道途中的一个重要的挑夫歇脚的码头驿站。另一方面,由于潇水河上游森林茂盛,植被众多,因此,湘江中下游地区以及长江中下游地区的竹木市场的原材料,很多都是通过水路,从潇水河上游通过放排的方式运送过去的,冷水滩,也正是这黄金水道上的交通要冲。因此,陆路、水路的交集,使得冷水滩成为了重要的商埠歇脚小镇。所以,从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开始,就在冷水滩设置了县衙的派出机构,称为零陵县二衙。可想而知,经过千年沉淀的冷水滩的繁华,非一般小镇可比。当时的冷水滩很小,只有沿着湘江河边走向的盐街(即后来的河街,是当年挑夫们和排夫们露宿和娱乐的主要街道)、小街(也叫衙门口街,当年的零陵县二衙就设在这条街的尽头),后来,又有了大街、北街等几条由官道逐渐发展起来的街道。估计走完一遍所有街道,也就是一个时辰左右,两个小时就够了。不过,镇子虽小,风景却还不错。潇湘河水自南向北缓缓而来,到这里时,环绕过双洲之后,形成一条弯弯的弓形河流,淌淌地向下游流去。河的东岸,是由浅入深的平缓滩头,水流极其缓慢。而河的西岸,则处处可见嶙峋的怪石,有的象锥形似的突兀而起,有的如刀劈斧削般的矗立于河,有的呈鸟兽状的或探头入水,或蛰伏于岸。这些千姿百态的岩石,形成了一处处悬崖峭壁,耸立于河岸,象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廊,在诠释着潇湘之美。这些岩石,任凭河水的激流和冲刷,巍然屹立,让河水弯腰,形成一个弯,向东流去,因此西岸的河水相对东岸要湍急一些。而在这些悬崖峭壁之间,又分布着一些天然的滩头和虚缓之地,这些滩头,不光徐缓了水流,也形成了天然的渡口码头和竹木排的驻留之地。两岸的风光很美,过去有一首诗是这样描述小镇的:“冷水弯弯象把弓,观音坐莲挡北风;狮子口旁藏猛虎,将军骑马射蜈蚣。”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有了小镇的建立与发展。 对于来到小镇的吕洞宾来说,他一定会被这个美丽的小镇所迷住。我想,这个救苦救难的文人雅士式的好酒仙人,在了解民间疾苦救苦救难的同时,他肯定会一如过去般地游历山水借景叙怀,醉酒吟诗与人唱和。于是,冷水滩这个小镇,也就到处留下了吕洞宾流连的脚步,吟诵的声音,和醉卧的身影。 听我夫人讲,她几年前在文昌阁烧香拜观音时曾听到过一位虔诚信佛老人说的这样一个传说,说是很久以前,冷水滩有一户人家,两夫妻老来得子,视若掌上明珠,倍爱有加。没想到八岁时突然得了一种怪病,此后奄奄一息,四处请医医治,当地名医都摇头离去,没人能治。正当老两口悲痛欲绝的时候,那位流连于此,天天醉酒吟诗的道士进来了。只见他望闻问切以后,向小孩口中塞了一颗仙丹,并开了一副中药,叮嘱老两口如何用药以后,就扬长而去了。老两口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半信半疑地探探小孩气息,见气息已转均匀才有所相信,于是,买药,喂药,几天后,小孩的病完全好了。待这一家人再去寻找这位救命恩人时,道士已然再也不见踪影。于是,这家人请匠人雕塑了这位恩人的相貌,把他供在家里。后来,人们想起了“八仙”,把他与吕洞宾对比以后,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吕纯阳来到了这里,还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真是有眼不识神仙啊!于是吕洞宾的故事就流传了下来,直到现在。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我曾听朋友说冷水滩文昌阁有一个“洞宾楼”,上网搜索查询也说有一个洞宾楼,于是我来到了文昌阁进行实地考察。经过1990年重修后的文昌阁,位于原址下河线路,濒临湘江西北岸,那气势雄伟的大雄宝殿,耸立在江边的悬崖峭壁之上,两层重檐式结构,四角飞脊向上翘楚,黄色琉璃金碧辉煌,显得庄严而气派。来到大雄宝殿后面仍然保存没被拆掉的唯一的阁楼,很快就找到了墙上所写的几行字:“洞宾楼 始建于清嘉庆十一年(一八0七年),一九九0年重修。”据寺里一位老尼姑介绍,里面供奉的是一尊七祖秀峰大师塑像,我问她为什么没有吕洞宾的塑像,她告诉我,她也不知道。出来以后,望着波光潋滟的江水,我陷入了沉思,我开始怀疑“洞宾楼”名字的真实性。于是,这段时间,我向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进行求证,大家一致告诉我,这座阁楼原来不叫洞宾楼,而是“送子观音楼”,里面供奉的是一尊送子观音像。原来,这座阁楼是后来被改名的。为什么改了名呢?我在进一步追求答案。我拿出早已故去的舅爷爷姜祖维老先生(注:土生土长的冷水滩人,上世纪四十年代的老地下革命者,曾任过抗日湘南支队少校政治指导员,1945年还代表地下党从鬼子手中接收冷水滩镇公所,任副镇长)三十多年前送我的唯一的一本《冷水滩诗草》进行查阅,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与洞宾楼和吕洞宾有关的蛛丝马迹。在没有找到有关洞宾楼诗句而只有《登送子观音楼》诗时,这进一步证实了文昌阁里的老阁楼原来叫“送子观音楼”。但是,我却被另一首词《西江月 醉仙阁》吸引住了:“小阁濒临江畔,环周老树幽篁;一仙横卧醉如狂,袖里青蛇胆壮。借问道人谁是,传言他号纯阳;书生侠气弃官场,三醉岳阳楼上。”后面还写了“注:醉仙阁,原在肖家园小溪入江口,面临湘江,亭立江岸,风景清幽,翠木环绕。今阁已毁。”这座阁的原址就在冷水滩浮桥渡口西往南100米左右的临江悬崖上,我小时候就住在周围,曾见过此阁,阁不大,但塑像已毁,不知道供奉的是谁。一直到七十年代后期,这座残破不堪的阁才最后被拆除,没有留下一丝踪迹。不过,我找我八十一岁的父亲和近八十岁的姑父求证时,他们却给了我另一个答案。他们说那叫“对望阁”,站在阁前,向左可以看到文昌阁,向右可以看到小街那头的小文昌阁,所以叫对望阁。听了他的回答,我漠然了,我不知道是该相信已故的百岁老人的诗,还是该相信现在两位老人的说法?我陷入了思考之中。 思考良久之后,我突然醒悟过来。也许,历史上的洞宾楼与送子观音楼,原本就是一楼两名,只是因不同的年代,供奉着不同的神,因此才会有不同的叫法。有可能,不久的将来,因为它现在供奉的是七祖法师,它还会被叫作七祖楼也未可知呢。醉仙阁应该也是如此吧。由此,我想到了吕洞宾,这位神仙不管是真是假,是否来过,传说是否存在等等,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传说中的他的那种救苦救难的精神。这种精神,是各个时代普遍所缺失的东西,也是人们普遍希望得到的东西。因此,千百年,人们传颂和敬奉吕洞宾,实际上是呼唤这种精神的到来,并能惠及到每一个时代的老百姓。我想,这应该也是各地寺庙、道观之所以盛行的缘由吧。
2017-12-3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