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天气,两天阴雨,三天暖阳。就在这阴晴交替中,那些花儿们,喝饱了水,晒足了太阳,渐渐苏醒过来,慢慢蓬勃起来了。


从办公大楼门口出来,穿过马路就是天鹅湖,每天下班徒步必经过此湖。在这草长莺飞的三月,景色像变魔术般变化着,我们有意无意地隔两天走下湖南边,过三天走下湖北边,因为总有让人惊喜的路遇在等着我们呢!

这不,前两天看迎春花还探头探脑的那么几朵,羞答答的,像是春天派来打探消息的小天使。没过几天,便刷的一下全开了,湖的一条边都是黄色,倒影也是黄色的一长条了。


定是小天使们回去报告了春的消息,真是尽责尽职啊,迎春花仙子们便穿上黄裙子,急急忙忙地赶到湖边,婷婷袅袅地跳起了迎春舞来。

桃花们一定听到迎春花出行的消息,也慌慌张张地随后赶来了。寻得湖边几株桃树,穿过树干,进入树枝,使劲用头那么一顶,嗬,便开了出来。


一根树枝上,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竟挤了几十朵花。一朵花一不小心,被挤掉下来。我正好从桃树身边过,分明听到那朵桃花“哎哟”叫了一声。啊呀,你这朵小笨花,让我带你回家吧,到我的书里来,让你做个识文断字的花博士吧。

湖边玉兰花好像没那么急,桃花快谢的时候,她们才来。来了也不急着开,先树起一个个蜡烛台,红的,紫的,满树都是的,难道百花们晚上也靠你照明,加着班地开?


一定累坏了吧,没过两天,蜡烛台就塌了,风一吹花就开了,然后花瓣一片片地落下来,落了树下一地。


落下来的花瓣还那么鲜活,水灵,像一只只泊在岸上的小船。走在我前面的妈妈带着孩子,不忍心踩在花瓣上,踮起脚尖,轻轻走过去。

更不急的是红叶李,大概她知道,白白的小碎花一开,红叶李就白了头。


这几棵红叶李,我看着她们长大的。你瞧,年纪轻轻的,早早地就得了少白头,有什么好呢?


我站在树下,抬头看着满树的小白花,闻着淡淡的香味,正感叹呢,一阵风吹过来,小白花飘飘洒洒,撒我满头。


嗐,我也白了头了。


只是,我要是跟红叶李一样,哪怕少白头,也该有多开心啊!

这两天双休,没能到湖边走路。


星期五就见,海棠的花梗上,立起了一个个小花苞,路边的映山红也已蠢蠢欲动,有打苞的迹象。千万别这两天我没来就偷偷全开了吧?


湖边的柳枝,估计这两天又抽出几片绿叶来了。好吧,你就疯长吧,看你随风曼舞怎么舞得动哦?

每天湖边对面走过来的漂亮女子,下个星期你还会准时出现的,对吧?我们还那样,或笑着点头致意,或轻声打个招呼。哪天说不定,我会约你停下来,花下坐一会,你愿意吗?


那位坐在湖边长椅上孤独地唱着《洪湖水,浪打浪》的老太太,下次碰到你,说不定我会在你身边坐下来,跟你一起唱完才走。你喜欢吗?


今早这么写着写着,有点想去上班了。你信吗?

文字:自创

图片:网络(鸣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