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岩峡谷是位于拉斯维加斯以西24英里的莫维沙漠州立公园,占地197000英亩。峡谷以其独特的地理环境,绮丽的风光和色彩鲜艳的红色岩石,吸引着许多前来游览和探险的游客。

  旅游接待中心,免费为游客提供旅游导图。

  保护区常见的野生动物有山猫、野牛、响尾蛇、蜥蜴和美国特有的白头鹰。

  蜿蜒曲折的公路通向峡谷深处,高高低低的山峰和那些红色耀眼的石头,仿佛把人带进6亿年前的海底世界,亲历着亿万年地壳变动所产生的奇迹和自然景观。

  红岩峡谷的蜂鸟经常出没于公园保护区,保护区专门为这些蜂鸟准备了一瓶瓶挂在树上的蜂蜜水,为临时栖息在此的蜂鸟提供方便。

  大漠戈壁的蜂鸟鲜艳美丽,翠绿色羽毛在阳光直射下闪着丝绒样的光泽,这些小精灵东张西望活泼可爱。

  千百年气候的演变使戈壁的植物更适应环境生长。窄而尖的针叶状结构锁住水分减少蒸发。干枯的树干和毫无生气的灌木散落在戈壁,寂寞苍凉。

  中国人生性热闹,看到保护区人烟稀少满目苍凉,心头难免生出些许寂寞。

红岩峡谷戈壁在美国人眼中却有另一番韵味。他们兴致勃勃地开着车在大漠荒滩上奔驰炫酷!与大城市生活的比较中体会那份广袤大漠的浩瀚和寂寞之美。

  在他们感染下,我也试着变换角度,"逆思维"地逆光拍照。那些毫无生气的枯枝老树在阳光照耀下,洒落在地上的影子似乎真的有了灵性。

  这里的岩石非常奇特,红色与黄色的交替像小时候玩儿过的橡皮泥,不同颜色之间界限清楚,合而不同。

  沙漠中一种最常见的植物叫"祈祷"树,说它像一个站立的人,双手合十,默默祈祷。这种植物的真名叫约书亚树,the Mohave Desert 沙漠中随处可见。

约书亚树分布于加州、亚利桑那州、犹他州和内华达州,它们像"昆仑山上一颗草"一样在干旱的土地上顽强地繁衍生息。

  清浅薄云下面的砾石裸露着肌肤,或浓或淡,或明或暗,砾石带着岁月沧桑向旅行者们倾诉着一生的寂寞与苍凉。

  也许我们不知道它的寂寥,更不懂它的鸿鹄之志,看到的只是沉默不语,默默忍受这一世孤独。

  三三两两的拜访者打破了往日的寂静,沉默的山谷喧闹起来。沙沙的脚步声伴随谈话声,一声高过一声。峡谷绽开笑脸,赤红色脸庞晕染出满目苍桑。

  走进峡谷的游人开始摩拳擦掌,攀岩爱好者准备工具开始热身;徒步旅行者也不甘寂寞,一身短打装备随时出发;随父母一起旅行的小朋友更是兴奋地吱哇乱叫,跑前跑后不甘示弱。

  攀岩者们专挑悬崖、裂缝,用专业绳索进行训练。  

进入峡谷深处,山峦由远及近,看得更真切更清晰,攀岩者在山脊上小得像只蚂蚁。

  那些镶嵌不同颜色的岩石会让你为之倾倒为之着迷。自然界的鬼斧神工常常给我们带来惊奇,不同颜色的山体像一件拼接双重颜色的时装,简洁时尚。

  怪石嶙峋的岩石裂孔,神奇对峙的构成一线天。氧化铁沉淀的岩石红得似火红得惊艳;碳酸钙的灰白岩又显得轻浅淡黄素面朝天。

  经过6亿年地壳运动的变化,沧海变桑田。大自然的奇妙造化,今生今世难得一见。

  在红岩峡谷,孩子们自由自在地随父母徒步旅行,快乐无约束地接触和了解自然。

  红岩峡谷不仅有红色、黄色、白色,还有含铁镁的绿色岩石,它像水晶中绿幽灵一样幽暗诡异,激起你的好奇,让你心驰神往。

  阳光下的山峦起伏叠嶂,光与影的结合给了我们无限遐想…,像仰面熟睡的脸,那么甜美,那么安详。

  途中见到的徒步爱好者,拥有健硕的身材和小麦肤色,裸露的肌肤在阳光下闪着油光,行进在沙漠中的身影会让你真正感到人类生命力的顽强。

  高大的山峰扯着云朵用宽厚的胸膛遮住了太阳,光线被云层屏蔽到山的背后,光线暗淡得连山的肌理也模糊不清。


  车子绕过山梁,我们重见光明。天空似乎澄澈起来,山峦舒展柔美的曲线,换上淡雅的素装。

  红岩峡谷与中国西部的"万里关山","大漠长天"和"西出阳关无故人"的诗句有许多相似之处,不同的是没那么极致的悲苍荒凉。

  也有人把红岩峡谷称为印第安人的圣地,说它与瑟多那Sedona相似,来旅游的人像到此灵修一样。

领略过美国西部美景的粗旷豪放、戈壁瀚海和红岩奇观之后,才会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州自然保护区—红岩峡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