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未民初,赌博盛行,治赌乏力,屡禁不止。清民两代赌风兴盛到什么程度:一是赌博方式种类繁多,有传统的赌博方式如投壶、叶子戏、象棋、马吊、纸牌、骨牌、骰子、摇摊、斗鹌鹑、花会等;后来也有不少新创的方式 ,如“叉麻雀”,近似今天麻将牌的形式。还有从西方传入的彩票、赛马、赛狗、扑克和打弹子等赌博方式;二是参赌人员广泛,遍及社会各个阶层。从高官显贵到社会底层的贩夫走卒,从士大夫到村夫妇幼,参与赌博活动的人数众多。虽有严苛律规,仍不奏效。

民间有清民两朝:十人九赌之说,赌博泛滥,官朝屡禁不止,以至后来以连坐治罪的形式加强对赌具的查禁的严法,但因吏治腐败、贪污成风,官不做为,实际收效甚微。有学者考证,赌风盛行之时,皇室的赌,当官的赌,当兵的赌,教书的赌,男人赌,女人赌,老年赌,少年赌,土匪赌,帮会赌,娼妓赌,乞丐赌,流民赌,穷人赌,富人赌,几乎到了无人不赌的程度。当时赌风弥漫天南地北,遍及城乡,赌风充斥,整个社会颓废、人性迷失,精神荒芜,社会风气由此越加混浊,国力越加衰败。

大多参赌者越赌越输,难以自拔,直至输个精光,赔上性命。赌场靠敛财发家致富,赌徒则输的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家败人亡,有的输光自己的财产便去盗抢别人财物,甚至杀人越货,身陷囫囵,有的服毒自杀,有的投河自尽,有的则流浪街头饿死他乡,了却人生。当时的赌风泛滥,也形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

富人家女人们打麻将赌博

敌伪在军营内打麻将

民国时期富家孩子打铜钱赌博

广告、画作里的赌博场景

描绘当时赌博的塑像

1932年秋季,天津华商赛马会正式开张赛马。专营“赌马”,让当时的天津成了名副其实的“东方赌城”。

百姓深感赌博之害,一九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广州举行禁赌请愿大巡游。

一九三六年九月,广州实行禁赌后被封的一家赌场。

赌场就是捉弄人生的舞台,又是赌徒自我毁灭的坟墓。赌博恶习滋长泛滥是旧中国社会动荡不安的因素之一,赌博害己害人害社会的沉痛教训,对于当今社会也有着非常重要的借鉴意义。
远离赌场,活出快乐健康有意义的人生!

(收集整理,版权属于原作者。)

其它作品:

《裹脚之苦》

网页链接

《青楼之泪》

网页链接

《鸦片之毒》

网页链接

《辫子之累》

网页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