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南是法属殖民地,柴厂要向他们交税,日本的侵略,又横征暴敛,安南闹饥荒,死了很多人。工人都半饥半饿,柴厂生意日下,原来一百多个工人,只剩下四十多个。一天,传来阵阵枪声。一艘轮船从远处驶来,船上高挂太阳旗。开始,人们站在岸上观看,日本鬼子向岸上射击,人们才慌了,纷纷奔走相告。工人和乡民纷纷向山里逃,奶奶不肯走,说要看护柴厂,金华说服奶奶,石生和小桃也叫奶奶快走,说:“日本鬼子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我们赶快逃吧。”他们架着奶奶,向山里走。金武和十几个持枪的工人断后。他们住进了山洞,金武派几个工人站岗,放哨。

他们在天乐山住了两天,在山上远眺,柴厂若隐若现。晚上,金华和金武,石生,小桃,还有十几位工人下山,想潜回柴厂,带一些粮食上山。

柴厂驻扎着许多日本兵,他们在工人的宿舍休息。柴厂旁边是甘蔗园,稻田和山林。甘蔗园也驻扎着许多日本兵,只见十多个妇女正帮着做饭,她们有年老的,也有年轻的,脸上涂着烟灰,突然,金华看见阮梅,她正在烧火,那火光照着她的脸,一脸漠然。沙郎和几个日本兵来叫阮梅,把她带回柴厂。金武他们在后面偷偷跟着。柴厂的一间宿舍大概是日本兵的一个军官,那沙郎和几个日本兵把阮梅带到当官的房间便关门走了。

金武他们埋伏在窗边,金华透过窗缝往里看,只见那军官正裂开嘴笑着,阮梅躲在屋角缩成一团,大大的眼睛尽是惊恐。那军官呼哩哇啦说着什么,接着抱住阮梅,阮梅拼命挣扎,她单薄的身子那是壮实军官的对手?军官嘿嘿笑着把阮梅抱向里屋。金华带着尖刀,爬进屋里,他轻手轻脚,走向里屋,只见那军官脱得精光,正压在阮梅身上。金华摸出尖刀,向军官的后背猛扎几刀,只听见他哼哼几声,便没有声息。金华叫阮梅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兄弟们蹲在窗下正瞧着金华,他们摸到柴厂放大米的屋子,每人背一袋大米,爬过围墙。日本兵发现情况,只听见他们吹着口哨紧急集合,接着爬过围墙向他们追来。金武叫大家快走,背粮食上山,金华和金武,石生、小桃把日本兵引向北山,他们且战且走,不一会,就把敌人甩掉。

第二天,日本鬼子向北山进发,他们抓了一个村民做向导。山高林密,金武他们埋伏在树丛中向前边的几个鬼子射击,前边的几个鬼子倒了下去,那向导趁机钻进草丛逃走了。这时杜南雄和徐通带着他们的兵支援来了,他们向日本鬼子开火,把鬼子打得鬼哭狼嚎。鬼子愤怒了,搬来山炮,向北山轰击。杜南雄他们撤向天阳山。金武他们潜回天乐山,躲进山洞里。山洞里人多,他们白天躲进山洞,晚上才出来活动,下山找粮食。为了节省粮食,他们大米拌野菜吃。

山里潮湿阴凉,没几天,金明便发热,玉香嫂找来了一把四方苦楝,烧了一碗青草水给金明喝。金华拿来被子盖在金明的身上,一会儿,金明流了一身汗。金华找来一条手巾给金明擦身子,摸了摸他的额头,热已经退了很多。

金凤和金兰忍不了山洞里的寂寞,两人看她妈忙着为弟弟煲药,便偷偷走出山洞。山上开着星星点点的山花,有很多金凤她俩不认识。金兰摘了一捧山花,金凤却叫金兰摘多尼果,说:“这些多尼果可以充饥,现在是困难时期,要想办法,要吃苦,度过难关。”又说:“不认识的山果不要摘,怕吃了中毒。”金兰却不听,说:“哪有那么多的鬼子?他们怕早就到城里享福去了!”她又爬到山腰摘那开得正欢的浅紫色杜笔花,她站在一块山石上,望了望山下,风景多美啊!她一时兴起,唱起家乡的山歌:

高高的山岭高高的坡
山岭下面一条河
阿哥砍柴河上过

阿妹看见暖心窝




长长的河堤长长的竹
趟过河水是山坡
阿哥砍柴莫把山稔砍
山稔花开把媒托


山下响起了枪声,几个鬼子追了过来。金武提着手枪走了过来,对金凤金兰说:“快回山洞,我引他们走。”说着,向对面山坡跑去。到了对面山坡,金武向那几个鬼子射击,那几个鬼子被吸引过去,向金武追去。金武甩了那几个鬼子,回到山洞,他呵斥金凤金兰:“你俩不应该离开山洞,这不是你俩的问题,这关系到我们几十人的生命!”金凤金兰红着脸,金凤斥责金兰太天真了,象孩子一样,一点也不知道危险,那金兰被两人斥责,那眼泪便流了下来。

杜南雄、徐通和几个士兵送来几袋大米,这个时候,徐通才小声对金武说:“我们是胡志明同志领导的越南共产党游击队,希望你也加进我们的游击队之中,为赶走日本鬼子而努力奋斗!”金武点了点头。徐通说:“准备精选一些精干人员,组成一支武工队,和日本鬼子作长期的斗争!”徐通说:“天乐山地势险要,作为游击队的一个支队,有什么困难,我们互相帮助和支援。”金武对徐通说:“日本鬼子这支军队,是沙郎带来的,沙郎想利用日本鬼子,报天阳山狼穴被剿之仇。”徐通说:“找个时间,先把沙郎除掉!”


沙郎对日本鬼子中队长松井说:“天阳山有越共,最近骚扰我们的就是天阳山的共匪!”沙郎和几个手下化装成越南农民到山里砍柴,他们边走边侦察天阳山的情况,徐通和阮香到山下小镇卖山货,边观察,打探,搜集情报,他俩见那几个人鬼鬼祟祟,便闪在路边的大树后观察,沙郎正和旁边的一个鬼子小声说着话。一会儿,沙郎和那几个鬼子穿过一条小路便下山了。

徐通和杜南雄、金武相量对策,看来日本鬼子要血洗天阳山了。日本鬼子武器精良,又有大炮,要对付日本鬼子较难。杜南雄叫人送情报给黑石山游击队和金武游击队增援。他们连夜和队员们在天阳山的险要小道黒石崖挖战壕,堆很多石块。第二天天蒙蒙亮,松井和沙郎便带着一队鬼子向天阳山进发,当他们的队伍有一大半通过黑石崖的时候,杜南雄一声喊打,战士们推下石头,那石头纷纷向山下滚去,那后边的鬼子被砸得鬼哭狼嚎。前面的鬼子懵了,后退又退不得,徐通和杜南雄带着枪手,狠狠向日本鬼子扫射,来不及躲避的鬼子倒下几个,其余的纷纷跳进路边的树林躲避。

躲在后边的松井和沙郎赶紧叫鬼子后退,后边的几门大炮便向黑石崖轰击,当松井以为黑石崖被炸烂,赶着鬼子向山崖扑来。杜南雄又领着战士跳上战壕,向鬼子射击,举起石头砸向敌人。松井领兵向黑石崖攻击了几次都失败,知道杜南雄实力强,硬攻损失更大,便领兵向山下撤退。

沙郎和鬼子躲在柴厂很久不敢出来。徐通他们要赶紧除掉沙郎没有机会。沙郎终于耐不住寂寞,和几个便衣到河内金莲大酒店寻欢作乐。阮彬送来情报,徐通和金武,金华和阮香几个人化装成商人,到坤兴隆家具店喝茶,寻机杀掉沙郎。

(未完待续)

原创作品,不得侵权,转载请邀约,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