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3.13 天气:阴,雨,晴

早上不见阳光,天空有些阴暗。上午有阳光映射,偶有雨点打落。下午又艳阳高照,夜晚骤雨阵阵。

平淡的一天,平常工作平凡家务。早上,夫去上班,用食品袋装几个酥饼,几颗乌梅。吩咐我准备午餐饭菜,他还要去市区车子检修。我自厨房拿盒牛奶,装他袋中,交待中午要吃饭不能仅吃干粮。夫无言,下楼出发……
上午的语文课,绞尽脑汁调动厌学孩子们的积极性,心力疲惫,太多孩子不愿学习了。此等现状,无语!
下午学校群里有动态,大家哗然。
我及少有空浏览微信动态了,执着练习书法为己任!教学事务备案好,即躲隔壁器材室,一门心事练习书法。学校的群动态,都是旁听而来。下午放学前十分钟,由练习中走出,至办公室,许多人,包括外来者多数,见大家神情愤慨,悉心听闻,再展开群动态,恍然明白。
这次愤然议题,是有一批人年度考核登记本用完了,校负责人公布名单,指出各自寻渠道购买。连带议及开学初,需例行填写年度考核表格,也是由负责人群里通知,各自去有打印机的处室打印,当时也是呼声愤愤,但都乖乖去完成,无一人拉下……三八的福利待遇,与兄弟校有差距,有人鼓足勇气提出,百十来教师群里,除三十几大中小层干部,余下六七十一线群众,仅十来人跟贴表心声……这次怪诞状况,有人战战兢兢寻问,此等公物应由学校统一购买!仅几人跟上……
每遇不公,群情激奋,发一通愤慨,随后又恭维恭敬着。人前人后怪模怪样,教师群体,已然形成一个庞大的怪圈!啼笑皆非,精神被扭曲,人格已失守!这样的群体,想不被愚弄,难?!渴慕公众和优待,谁给?!
今晚要去书院,傍晚骤雨时袭,到书法群寻求顺风车,偶见学校群动态,有热心人做了顺手人情,把所有要补办的都代购了,从中领悟到处世的学问。
有人感叹,年度考核登记本二十多年了未涨价。纯粹善意玩笑,接一句“钱多的人才希望物价上涨,任性啊!”心念怕那人误会,迅又撒回。果然,对方发贴,“呵呵,都是老师,口里留德哟!”恶作剧回复大串“便便”网络表情图。一句戏言,与口德有关吗?说话做事向来顾他人感受呀!
后书院有顺风车,遂去书院修习书法了……余下不理。
单位群,其实,映射了许多是是非非。阴逢阳违者,见风使舵者;盛气凌人者,也有公报私仇者,后两类,基本是位居领导阶层人。自跟贴中,跟的什么人贴,钟对什么人的贴才跟,处世精明的同事们,都捋顺得一清二楚。   偶尔翻滚微信页面,展开看看,不觉哑然,又自叹不如,迅即退却反思――这样水深的群,还是潜着安全,躺着都会受伤啊!
晚上骤雨,自书院与同修们坐林站顺风车回家。进屋,微信提示有圈友邀我入群,是读书诗会之类群。接受,群友鼓掌欢迎!
随即有群友发贴,即兴诗词:
念如雨,骤歇骤澜,
风不懂,只顾疏狂,
不思量,懒梳妆,
轻倚小轩窗。

人不眠,梦未央,
谁是少年郎?
不改初模样。

忘了年龄
忘了时光
任它万丈红尘
我还是少年郎
你还是美娇娘
可好?

诗词还蛮有意境,随即回贴:骤雨助诗兴,夜色正浓时,梦回当年模样(憨笑表情图)

也有群友回贴:
忘了年龄
忘了时光
任我纵横天涯
不改初心
你是否还依旧

后查看群号信息,发即兴诗贴者是群主,群主见我跟的贴,随即问询实名并要加我私聊,礼貌在群里公示实名“许一雪”,不准备接受私聊。群主群里请求接受,盛请难却,不扭扭捏捏了,难得人家抬举。
接受后,对方在群里欢呼:心有一念,会有一雪。感恩遇见,必当相惜。又询问职业,如实相告,并说明天有早课,要早睡早起,道晚安后,退出微信页面。
晚安,今天!

2018.3.14 天气:阴睛不定

早上,天色阴暗,有早课,需早些出发。出门时,交待女儿天将大雨,早点出门,最好走在雨的空隙里。

几分钟路程,进校刷脸考勤,直奔教室。孩子们已由科代表组织在晨读了,只是稀稀拉拉,见我进去,大多数孩子很给面子,迅速投入到诵读中。
还是那几位小顽固,依然我行我素,或呆萌的坐着,或东翻西找拖延着,也有两两闲聊着,更有聪明的孩子,面前高高堆砌一叠书籍,掩藏其后……在过道转一圈,将摆放不齐的座位拉平,开辟出便于巡视的行道,把以上几类现象纠正到诵读队伍中来。
课间,分好前后两桌为背诵小组,指定小组长帮忙督促检查背诵。几个不服同学管束的小刺头,亲自督察。还有孩子买好的早点来不及享用,吩咐他们到室外走廊上吃完进来。
雨,在纷纷扰扰地下。
第一节课铃声响起,课前诵读《中庸》选章。正课,是文言文《核舟记》。自读,扫清生字读音,帮助掌握,文中各类文言词的释义和用法。时刻关注那些厌学孩子动态,尽量督导他们融入课堂,用圈点画线旁批的方式,记录我提出的重点内容。边讲边搜些与课程相关的有趣话题,三言两语,又转入正题。不间断地,把关注到的走神者,用委婉语言唤醒,那些懒于动笔却窃窃私语的孩子,用“此刻君子需动手暂不动口”之类幽默的话,激活他们的奋发精神……
课堂记录的效率,每接一个班,每期第一堂课都强调过。每堂课坚持贯彻到底,今天,内容多,为节省时间,起初没入行道察看。进行到中途,不放心,下去,直奔最后几位,一看,悲哀且无语。这些个太子爷,任凭师者如何激励,坚决不配合,根本不领情,满纸空白!
火气上来了,深呼吸,告诉自己,平静……回讲台,使出最后杀手锏,下课前小组长检查,没作记录的同学,补充好记录,课间才有自由活动时间。那几位,交本人检查……
教学任务完成,着手检查记录情况,那几位迫于形势,已然补齐!
下课,回办公室喝水。有人问昨晚群里状况,简述一遍,索性到群里向群众求证:“钱多的人,希望物价上涨,任性啊!”,这句善意戏言如何就失口德?!诚意求大家分解!
本已忘记此等烂谷子事,现有人问及,不言明一下,余下多数人,还以为是句很过份的话。心底知道是不会有人跟贴回复的,如此是非,谁淌?!背后言论,概不理会,躲隔壁去,独处,用书法缓解疲惫。雨,在窗外沙沙地下,声音和缓轻柔。放下俗世纷扰,听雨,练字,静宁中寻获一丝安暖!
中午回家,远远望见,夫的那辆老旧摩托车停在屋檐下,心底有欣喜掠过。午饭,无须自己动手张罗,真好!
进屋,夫在厨房切菜,进去,嬉笑几句即上二楼,站院子里,细看众盆植长势。
新种的海棠,有花苞绽放,红艳明丽。去年嫁接的玫瑰,已长出新的枝叶;女神节夫种下的草莓们,有白花朵朵,引来几只蜜蜂,正嗡嗡地闹着。其他种种,都已在春光里,潜滋暗长。
放眼,远望,屋后山上公园里,一树粉色玉兰,盛开在雨雾中,隐约飘渺,安祥地静立在油绿背景里……
今天女儿也回得早,上楼,喊我下去,说饭菜差不多了。随其到大厅,夫已将菜摆放整齐,又是夫领着老中青三代女人,围坐桌前,轻松自在的享用正午美好时光……
有传言通知,主管部门即日起下来检查,午休不敢安心入睡。眯个二十分钟,闹钟没响,即起来,整装出发……
下午备课,查作业,完善其他种种……一身疼痛,放学,去女子会所做个经络护理,缓解疼痛。
晚饭后,与夫一起看电视剧《初心》,近八点,书院林站来电话,请去他家夜宵,婉谢!发小群里有侄女去日本观光,进群闲聊一会,道晚安,听电视剧对白入睡……
深夜,迷糊中听到微信提示音不断,醒来,查看……捡到红包若干……难入睡了,且记录琐事,以备结册,晚年走不动时,翻阅,忆及往事,打发残年岁月……此外,别无他念。

2018.3.15 天气:晴朗 去繁从简的学问

天气很好,因为要感谢生活中遇见的有缘人,感恩他们在人生修习中,给予我各方面的美好

引领,曾与同事议及,想用最朴素的方式传递真意――请吃饭。我与她要请的是同一批有缘人。
今天,同事课少,特意电话传我,过去她办公室商量请客一事。两人厨艺都不精,我问她在家宴请,还是到酒店宴请?她说去酒店,家里坐不下,不想太操劳。我提出可否请厨艺好闲居家中的亲友帮忙,到她家里宴请,我们买好食材,请其代劳,另付二百块酬劳费,这样可以避免垃圾食品,吃得放心,又更显诚意。
两人都觉得请人代劳好,当即搜索人选,我想起好友兰兰,厨艺好,勤劳热情,家里房子宽敞,拾掇得干净整洁。向同事提出,说先电话征询人家意见,再定夺。拨打电话两次,兰兰没接。同事说她有个远房亲戚,厨艺好,人也热情,且在不远的乡下,有自种新鲜疏菜,正宗绿色食品。我附和可行,同事拨号,响两声对方已接。同事将事情说明,对方爽快应下。
定好请客去所,两人又商议人员,两人所请宾客基本一致,然后着手一一电话相请。我负责查询电话号码,依次写于记事本上,她拨号传递真意。还好,所请宾客都没有推脱,随后,同事建个小群,便于联络。趁机,我在群里留言,诚挚邀请大家周六共进晚餐。
稍后,我与她说,我会再邀请两位,一位女士,常于她同行,是一位值得信赖的善良人;另一位是男士,也是一位值得信任的朴实人,且跟随着去过他家几次吃饭,我必须回请人家一回。
下午,同事请热心人开车,把食材送往她亲戚家,邀我去认路,以备请客时,她需先去帮厨可由我领行。向值班干部打个招呼,请一节课假,随行即回。
在校门口等车时,恰逢文学会罗老师,骑着自行车路过。惊喜地打声招呼,罗老师下车,询问我有无小说文稿,说文艺专刋栏目紧缺小说文稿。老师无奈地说,小说栏目极少人投稿,投来的又……我说正好年前写了一短篇,老师问为何不发给他,我说过年吃吃喝喝给忘了。
正好车来了,同事与驾车热心人都熟识,热情招呼,我与同事邀请罗老师上车同行,以便谈谈文艺专刋的事。罗老师婉拒,校园门口,不宜停车过久,我即上车,应承今天一定把小说文稿发往指定邮箱里。
路途不远,十分钟左右即到,放下食材迅即返回。到校,正好下第一节课,广播里在放眼保健操口令。进办公室,预备第七节历史课案,完事,去隔壁修习书法。放学,回家……
傍晚,约那位女士同行去书院,路上,试探征询请客一事,说常由书院男神们请吃饭,我们是否也要回请一次。得到信息是,不要太复杂了,简单点好。由此,我打消请她周六约的念头,不能让人家尴尬。各有各的想法,以简去繁的方式最好。我把人家拽入饭局,会让人家为难,回请,不想繁复化,不请,怕会让她自觉没面子……不知不入,更清静!
午饭时候,将请客一事与夫商议,夫说到家里操办,一顿客饭还到别人家去请。我极难为情,一楼设施大过陈旧,邋里邋遢,自己出入都不舒服,如何待客?以前,曾不当回事,将同事,熟人请来,有人躲避不赏脸,事后传言,说是见不得此种情形,吃着不舒坦……自此,极少与同事来往,只在校园见面时,点个头挥挥手而过!
将内心感受实话告知,夫觉得很失颜面,恼怒而言,你想咋样就咋样,你的事不要再来烦我?!沉默,不能针锋相对,等他平息了再想办法说服。后想到一个折衷办法,回自己娘家请弟媳帮忙,弟媳勤劳能干,厨艺也好。跟夫一说,态度缓和多了,电话与同事委婉解释,表示歉意,电话弟媳,爽快应下,心里十分感谢!此事,就这样敲定。
怪不得有文化名人概叹:如若觉得一天太清静便请客吃饭,不想一年太清静,去建新屋,不想一生太清静,即去娶妾!
其实,也很喜欢去繁从简的处世,只是,有时又偏重人情,偶尔为之,只为值得感谢的人繁一天,很好!
繁中求简,把请客经费大度地交由夫去操办,省心省力,还有几位中学同学及其家属要答谢,这一拨人,已是铁定的好关系。他们,不会嫌弃我们所处陋室,预备周日约请家里来,吃饭,逛狮山公园,搬砖活动……春节,包里还余一仟九百块现金,全交由夫去张罗,我自乐得清静,不也甚好!
上午,第四节历史课,两孩子,一男一女,自上课起,确切地说,自我接手上这班历史课起,那男生便我行我素,不听不学,还挑衅前后桌,放肆妄为,劝说无用。
今天也一样,已完成一单元课程,安排复习,以参照教材完成练习册为主,我在行道督促答疑。
绝大部分同学在认真查找,做习题,少数几个不学的,在偷偷摸摸玩,钟对这些同学,委婉劝说不顶用,家长们也无可奈何,教育者也只能退一步而言,不过分的举止,教育者只能提醒兼包容。
懂分寸的,老师走过去即会收敛,然,这一位男生,好话相劝反嫌老师啰嗦,每回都是横眉怒目以对。
今天也不例外,肆意玩乐,笑声张扬过极,走过去,站旁边。其扭扭捏捏,一副厌烦状,巴不得我站开,只差没喊出“走开”两字来,神态显示,也许是更恶毒的字眼。
我不言不语,我太懂得,如此顽劣者面前,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我就静静地立于其后,静观其变。那男生扭捏作态后,即挑逗同桌女生,引其发笑,偶尔侧视,观我动静,眼里满是挑衅!几分钟,那女生笑声越来越响。
我走近,提醒她,该写作业了吧!那女生扬头,笑容还来不及凝固,眼里已显露出极其邪恶的光芒,轻狂挑衅地斜望着我。旁边男生眼红脖子粗,眼球暴虐,几近吃人的神态!寒心至极,兼有恐惧!种种教师被无理取闹学生欧打、羞辱的画面,呈现脑中。
我无语,极速逃离危险地带,安立至讲台旁,背后,是凉飕飕的寒意!教室里,前面同学在安静写作业,我把目光投向他们,寻求慰藉。后面,那几位不学者,已然起哄!
我面向全体学生,将刚刚发生的惊悚一瞬,想陈述给大家……
不等我说完,那男生大喊:你知道么?我们班有一半人,根本不想上你的历史课!
我不予理会,面向全体,请求全体同学容我阐述事情原委!那几个起哄者安静了,全体肃宁。
我情绪激动,但竭力把控自己,将前后情形简单陈述完。
问:有同学故意扰乱课堂,老师要不要劝说?!异口同声答:要!
劝说不听反羞辱老师,行不行?!又是齐声且激昂:不行!
我再问,不愿上我的历史课的同学,请举手!
除那位,还有两位举手,这两位,都是上课被我制止过他们玩闹者。
孩子的心灵,有时候,真的被扭曲得不成样子!他们,已掌握到,用什么方式,能最大限度地去打击一位老师,践踏老师的尊严,只因这位负责任的老师,干涉了他课堂上肆意妄为,行为嚣张的自由!
联想到那些,向学生民意检测教师日常课务测评的妙招,禁不住寒心!这样扭曲的心灵,会给教师一个公正公平的评价吗?
那孩子见只两人附和他,又歇斯底里地嚷:那些人怕你,当面不敢承认!
此刻,我的心已极其平静,头脑异常清醒。
我知道,这个孩子病得不轻了!
我缓缓地说:这样吧!你课后拟个章程,向学校申诉,迫切需求换掉你们班历史课兼任老师!大家签名,学校不会给我看到的,放心。我一介普通教师,无权无势,家属只是一个公交车司机,他也没权势!我没有反抗的能力!而且,我向你们保证,决不询问签字人姓名,对讲台发誓,也决无报复心理!不过,我倒是要问一问:
许老师哪里做得不对,与你是前世仇人吗?
还是借了你什么东西没还!?
我清楚地记得,没有说过任何伤你自尊心的话语?
你为什么如此仇视我?!
我向同学们申言,每堂课我是认真准备的,没有敷衍过任何一堂课!我的课堂里抓住了重点,没耗费你们时间,课堂里也有幽默风趣的时候,我见过你们闪亮的眼里,入神地听许老师侃侃而谈的专注,那样的时候,不止一两次。且,我接手后,你们班历史成绩进步很大,这是事实……
凭心而论,我真有那么令你们难以忍耐吗?齐声:没有!
那孩子,气焰稍落,但,在后面的二十多分钟里,依然反身,与后面男生肆无忌惮的戏耍!
我,静心安立讲台边,由认真作业的孩子们提出的问题里,悉心解答,以寻求慰藉!
课后,深思,这样的情形,该不该向班主任反映,班主任课务重,不忍心再烦人家。向学校领导反应,更是引火烧身!传出去,种种猜测,不理解,风谅见解,都将随之肆起!顾虑重重,最终,我选择沉默!
我太了解人们的心态,一六年年末的遭遇,是选择沉默的充分理由!
每遇教师与学生间的矛盾问题,善意者会劝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不打架闹事,不学就不学……偏执自以为豁达者,会居高临下而言:不要只追究学生的成绩,孩子是一个家庭的希望,教育者要包容,要看看他全面……也有尖锐猜测着反应,这人工作能力不行,工作态度有问题,平时……
最终,我选择忍耐!去繁从简。张爱玲死于冷酷流言,我也领教过流言的狠毒可怕,真的像一柄锋利的剑,伤人不见血,但却有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残酷无情!
佛曰:
笑着面对,不可说,不可说。
种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以物物物,则物可物,以物物非,则物非物。
我想:人心如此,只有自求多福,惊悚之余,还唯愿那孩子好好成长!
教师,高危职业!立身于三尺讲台旁,是该重新定位自己了,小心裁度余生,以求安暖!
一辈子,不容易!






2018.3.16 天气:晴朗

轻松的周五,要完全放松,不自备早餐,剩饭剩菜吃得腻了,到常去的早点店去,来一碗热腾腾的米面。

到了,老板说米面没了。换炒粉吧,索性要求打包。炒好,端起,拿双筷子,边吃边走斑马线过马路。
进校园,于僻静处,花坛边,拣花坛上干净的瓷砖坐下。学生已进教室晨读,于各教室传出清朗读书声里,自在享用手中简单早点,这境界,也美妙!
吃完,在满地阳光下,绕操场缓步行走两圈。炒粉不易消化,实在嘴馋时,才吃一回。饮食做到适量,决不忌口。“等年岁大了,牙齿松动脱落时,想吃都吃不了。牙好吃得动时,什么都要尝试。”我牢记夫家姑姑所言。
上午基本如常,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把昨天历史课上情形,告诉班主任。孩子在受教育阶段,师者,解惑也。孩子在迷途上,教师有责任唤醒他!口头说不清,又不在一个办公室,把经过编成美篇,私下微信发给她。留言学生姓名……
中午回家,把请客经费交由夫,请他打点料理。告诉夫,周六晚上的客人酒兴较浓,可能要丰盛些。周日的同学们,喝酒的少,女士多,宜清淡些。夫默然,收下连号的崭新票币时,嘴角有一丝蠕动,我知道他是在偷笑。我嬉笑着,说他见到连号新票子就心花怒放!经我这么一说,夫才咧嘴笑笑,我认定了夫会张罗打点好,午饭后放心午休了。
下午,躲器材室,按昨晚书院讲解,潜心练习写“之”字。其间,有体育老师,领学生进室里练习仰卧起坐,几个九年级孩子围过来,看我写字,不住赞叹。
: 第一节课间,昨天历史课上闹事的孩子,举动找来,进门即躹躬嘴里连说对不起。我牵起他右手,拿他到办公室,轻问他是自己真正认识到的,还是迫于班主任威力,无奈而来的。他说是自己认识到错误了,并发誓,以后课堂上他不会闹事了。我告诉他,我不相信誓言,只看实际行动,问他会不会写作业,他说一定会认真完成。见其态度,还算诚恳,也不为难他,嘱咐两句即让其离开。
幸好,以人为本,平静理性中,了却这桩“公案”。但愿,这桩事后,八(4)班历史课,会比以前更得心应手!
晚上,赴路行农家饭。主人家门口的小土墙上,搁一排白色泡沫箱,种上各色小植,草莓正白花朵朵,青青的大葱,顶着球状小花,玲珑地美着。
: 也有用塑料油桶,剪裁的自制花盆。一下,喜欢上这堵十来米的小土墙,仔细地观看墙上小植们,几盆多肉,繁星似地肉叶,簇拥在盆中。我驻足在它们旁边,似遇见故人,亲切自然,静怡地观看着。无需言语的对白,我的心底流淌的是静宁,祥和的情愫。顾不及其他,手,已伸向盆里,贪心地拧下一朵,两朵,转身向女主,先宰后奏,强要了两朵肥厚、灰白肉瓣紧簇的肉肉。放干净的一次性塑料杯中,装外衣口袋里,预备带回家中养植。
美味大餐,男神围坐餐桌旁,喝酒,高声谈笑,豪情满怀。各色菜肴品吃一点,搁下筷子放下碗,趁天色还亮,到主家门前的田间去。
大片的田野,已很难见到,美丽的田间,都被政府征用盖建房屋了。终年累月,视觉在高耸狭窄的楼盘间穿行,拥堵,阻塞……
难得还有一大片田地,偶遇又能近前,骨子里地道的农人本色,瞬间冒发。走在长满野草的田间小路,满眼都是绿,绿草如茵,这样的景致,已然很难遇见。自然的草地,田野,细碎的粉色小花,知名的,叫不出名的,隐约在绿草丛中,星星似地闪亮……
仔细察看,田间地头,没有积水。轻踏入内,试探走几步,田间泥土,稳固,没有滑湿感!放开着脚步,行走在厚实如棉絮的草丛间,有芳香扑鼻而入,久违的,地道的乡间气息,清爽宜人,有儿时的味道。
天色渐暗,有人催促,无限依恋,告别田间草丛……
男神们酒兴正浓,请客的主人在喊,进去,依礼给每位在坐的男神盛两勺汤,以表未能敬酒的歉意。趁着酒兴,男神们不失风雅的,打趣了一翻,都是些性情中人,笑而不理。东道主请我给男神们加酒,依礼而行,各人爽快,嬉笑声中,坦然领酒……稍微助助兴,酒又添两巡,东道主给每人盛好饭,晚席,在欢欣喜悦中散去……
晚七点多,分乘车辆回家,到家,微信群里报平安,道谢,说晚安!

2018.3.17 天气:阴,雨

美好的双休日,是从1995年开始的,十分感恩这一劳动法的颁布和实施。

今天是周六,天公不作美,阴沉沉的,不能外出,上午赖床至十一点多,这是难得一遇的赖床史。
夫清早即去菜市场买好待客的菜,送往高楼弟的家中。十分感恩弟媳肯帮我忙,上午还来过电话,说弟自酿了酒,要我不要带酒去,果点,也还有,不用买去,只需买点水果就好!
本来,书院下午安排我与林站去上埠,给孩子们上书法辅导课,好心的林站考虑我今天请客有事,另请同修罗代劳。热心的罗应下了,后得知,罗竟然是从市区赶过来的。那份歉意和感动,让我无法形容。
按理,请客,需繁琐地忙一天,因周围的人们都体谅我,竟然,我可以清清闲闲的,待在家中。
中午,淅淅沥沥的雨下起来了,呼呼的风吹起来了。午饭后,电话联系了,两位未在微信群回复的宾客。得知一位要送妻回娘家,实在走不开,其妻老兄的生日,必去不可,诚心表示歉意。另一位回娘家姊妹周末聚,也表示……人家实在走不开,只能体谅。
弟媳说不用我帮厨,她上午已把荤菜洗好蒸好切好,蔬菜也已洗好切好,万事已备……心底禁不住赞叹,弟媳做事利索漂亮。
想起自己前些日子,请娘家亲人吃年饭,如上战场,亲人们得知我亲自炒菜,个个惊讶!家务事,真的要加强锻炼了!
不需帮厨,便可安心在书房,巩固练习书法,铺纸,执笔,蘸墨……窗外是风声,雨声,窗内有墨香蕴藉,好一个宁静安逸的周末下午。
近四点,雨停了,风还在吹。搁笔,收拾好书桌,把在外悠闲的夫叫回,要他陪我一起买两样水果,先送我回弟家,再……
坐在夫的老旧摩托车后,凉风吹来,阵阵寒意袭来,又恐雨来,不好意思麻烦林站来回接送宾客,想起大侄子在书院附近开灯具店,想请他顺路去带几位宾客回高楼。电话,他也在家里请人吃年饭。还有个外甥,也在书院附近经营电瓶车,电话,在忙业务,走不开……夫听我电话,极不耐烦了,说我一下一个主意。
我不与他争辩,直说自己不对,请他耐心点。说话间已到弟家,下车,提着水果进屋。弟媳把家里拾掇得清清爽爽,整整洁洁,去年新装过的房子,宽敞舒适。娘家人都用勤劳踏实,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很令人安心。
弟媳笑说,她也到外面走脚,才刚回来,我赞叹她做事利索,跟她进厨房,问有事情做么?她说没有,要我客厅里坐,等客人来了,泡茶就可以。
我问弟几点回,要弟陪宾客们喝酒。弟媳说有朋友请弟晚饭,我随即拨打电话,请弟留家里吃饭,帮我陪客人喝酒。弟应下了,放心搜索电影频道,坐下看电影,微信联系宾客,指明路线……
宾客们相继到来,我沏茶端上,个个赞叹乡村房子宽敞舒适……
菜齐,宾客业已到齐,开餐!宾客们又叹服弟媳厨艺了得,夫把二哥也请来陪酒了,我安心品吃各美味菜肴……酒至中巡,我依礼敬宾客们酒……酒,宜喝不宜醉,更不宜深劝,我敬宾客一轮,即由弟圆杯。我当即为宾客们按各自需求盛好饭……
饭后,我脱了外套,准备洗碗,弟媳拼力拦住不让我洗,只好作罢!稍后,夫负责开林站的车,把宾客们送到书院。我等夫返程车,于晚上八点前回到家。
一次请客吃饭,终于圆满结束。周日同学宴,未落实,多数人还在应邀其他地方宴请,等以后再说吧!
平常人家,平凡人生,平民意识,平淡真诚地生活,惜物惜时惜缘。